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资讯›帝血争辉裴灵川沧洛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裴灵川沧洛全文阅读

帝血争辉裴灵川沧洛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裴灵川沧洛全文阅读

《帝血争辉》

司南亦迷路

沧洛 现代言情 裴灵川

看过很多奇幻玄幻,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全民求生:从灾厄中一步步超脱》,这是“林若风”写的,人物叶林叶林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转眼间,所有人都来到了原初大陆,每个人都只有一座小茅屋。频发的灾难、恐怖的巨兽,威胁着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就连活着都成了一种奢望……...

来源:fqxs   主角: 裴灵川沧洛   时间:2023-11-10 23:14

《帝血争辉》小说介绍

《帝血争辉》是作者“司南亦迷路”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裴灵川沧洛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灵川,看在本少爷对你一向不错的份上,你去苍魂殿帮我把噬魂兽要回来吧!”勾梧居然破天荒的对裴灵川开启撒娇模式“少爷,您真是在说笑,我什么东西啊,我去给您要噬魂兽?那可是苍魂殿!你们麒麟族神君的地盘!”少女看着台…

帝血争辉第8章 麒麟凤族联姻在线免费阅读

“神君!凤族女君已至苍玄神域,老君后让您亲自出宫迎接!侍卫匆忙来报,打断了沧洛要对裴灵川所说之话。

“有好戏。沧凝对着徐陌州挤眉弄眼。

“什么好戏?徐陌州天真的问道。

“即将上演二女争夫戏码!沧凝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徐陌州,咱们打个赌,就赌这麒麟族君后之位最终是裴姐姐坐上,还是凤族女君凤倾城获得?

“我赌裴姐姐赢!沧凝看着自家皇兄一副不争气被裴灵川吃得死死的样子,笃定的说道。

“我赌凤族女君。徐陌州认真的说,天真无邪的表情仿佛初生的小龙崽。

“为什么呀?我皇兄那么喜欢裴姐姐,他不可能屈服于母后选自己不喜欢的!

“区区麒麟君后之位,我觉得我主人也不太稀罕,她定然懒得与人相争。

“你瞧不起我麒麟族?你这个小破龙!沧凝气愤的伸手掐住徐陌州的脖子,两人顿时如小菜鸡互啄般打了起来。

“既然神君有事,就先去忙吧,这里也无甚大事需要神君费心的。裴灵川客套的打发道。

“裴姑娘既说了本君多次对你舍命相救,那本君也算是姑娘的恩人了,如今恩人有难,裴姑娘是否该伸出援手,帮恩人一把?为了留住裴灵川,沧洛心机颇为深沉的算计道。

裴灵川一听,嗅到了些许阴谋的味道,尬笑道,“神君真是说笑了,灵川无权无势无背景,口袋里也就几两碎银,且神力低微,而您,可是高高在上只手遮天的一族神君,还有什么能难得住您呢,何需我区区一平头百姓出头。

“裴姑娘怎么还有两副面孔?不同的对象还有不同的处事原则了?对勾梧的栽培任用,裴姑娘倒是知恩图报,到了本君这儿,怎么连一点小忙也不愿帮了?沧洛故作不满,以理施压。

这就是裴姐姐不对了,她这是看我皇兄偏疼她,所以使了劲儿的糟践我皇兄的一片真心。沧凝有些许大声的故作悄悄的对着徐陌州打抱不平。

你皇兄摆明了没安好心,我主人怎么就不能拒绝了?你这是,这是道德绑架。徐陌州生涩的反驳道。

你这人!一生病全然不向着我了,哪天你若是想起来你如今这般对我,你定会后悔!沧凝对着徐陌州呲牙咧嘴,一副恨不能咬死他的架势。

沧洛与裴灵川听着不远处这两人的“悄悄话,大眼瞪小眼,双双沉默……

许久,沧洛才开口道,“本君要裴姑娘帮的忙,既不违背天地道义,亦不需要裴姑娘出卖自己,只是让你拿着此物与本君一同去迎接凤族女君罢了。

“这是何物?裴灵川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手上的锦盒,脱口问道。

“赠予凤族女君的礼物。沧洛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裴灵川进退两难,想了想只能妥协的跟了出去,合着就是做个端盆提礼物的侍女?如此简单?

不会是借机看看我会不会嫉妒吃醋吧?沧洛当真心悦她裴灵川?不至于吧?兴许只是一时兴起,一时新鲜,一定要冷静,况且他也没对自己表明过任何心意嘛,成天瞎想什么呢!

为余驾飞凤兮,杂瑶鹊以为车。

万千人海眼前现,熙攘喧嚣喜乐生。

一看就是凤族的做派,浩荡的声势,五彩斑斓的随侍,一副万凰朝凤的架势。

如此大张旗鼓的来麒麟联姻,看来也并不似传闻中那般惧怕龙族嘛。裴灵川真是开了眼界,就那车辇,襄满了各种美玉,还有那鸾驾全是金灿灿的凤凰,若能抠得一块,够麒麟镜那与自己肝胆相照的小乞丐们吃一辈子了吧?

“凤族此行如此声势浩大,给凤倾城做足了面子,皇兄若是直接拒婚,便是拂了凤族的脸面,那母后主张的“合纵之策便无法施行了。沧凝沉稳的剖析道。大场面上,竟然有了一族公主的模样了。

裴灵川看了两兄妹一眼,虽年纪尚轻,但也是经历父亲暴毙,麒麟变故,在种族摇摇欲坠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少年少女,又岂会真的只是天真无邪之辈。

“倘若你皇兄一意孤行非要选我主人,拂了凤族的美意,恐合纵不成,还会落个凤族与龙族连横的下场,要知道因爱生恨的女人可是很可怕的。徐陌州略有危言耸听之意。

站在两人中间的沧洛和裴灵川只能沉默,努力按耐住心中的无奈,静静听着两人编的戏折子。

看着从凤辇上缓缓走下来,沿着台阶一步步向上靠近的凤倾城,四人皆安静等待,不再言语,周围的仆从也在屏住呼吸,等着看看这位九州闻名的绝世美人是何长相。

“凤族凤倾城见过沧洛神君,神君有礼了!凤倾城身姿挺拔,略微点头行礼,言语恭敬,但全身却写满了傲慢。

红纱遮面,身形高挑纤细,姿态端庄,声音清冷,略微闪躲的眼神……

沧洛轻轻一笑,示意灵川将锦盒递上,“女君不必多礼。此乃本君赠予女君的见面礼,还望女君笑纳。

凤倾城示意身边女官接过锦盒,便开始打量起站在沧洛身边的裴灵川,素腰纤指,肤若白雪,明眸秀色,气绝若兰。

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

她就这么往这儿一站,便如此熠熠生辉。

“谢过神君!这位是?凤倾城看着裴灵川直接问道。

裴灵川一惊,生怕沧洛说出点后果不堪设想的话,立刻鞠躬答到,“吾乃教授神君课业的师傅,女君有礼了!

在场三人震惊,这裴姑娘可真会给自己抬辈份!

“女先生有礼。凤倾城行了一礼,便看向沧洛,“倾城初入苍玄神域,此处九衢三市,四通八达,人声鼎沸,欣欣向荣,百姓倒也算得上安居乐业,能让当年那般残垣断壁,凋敝糜烂,残破不堪的都城在短短百年间恢复至此,神君当真是好手段好魄力。能与麒麟族结合纵之盟,共同抗敌,大业岂有不成之理?

“本君能有今日成就,全仰仗女先生教导有方!沧洛听言轻笑,还故意揶揄裴灵川道,“昔日,女先生时常教导本君,天变不足畏,人言不足恤,少年当立凌云志,远霄小亲贤者,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凤族富庶,麒麟孱弱,但女君可知,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所以你凤族单单有钱又如何,兵力不过尔尔!

凤倾城听罢,身形一僵,正打算反驳,却听裴灵川说道,“神君倒是虚心受教,一点就通,那吾今日再与你上一课。如今麒麟的局势如东升的旭日,蒸蒸日上,日渐繁华,但,时势不可尽倚,贫穷不可尽欺,世事翻来覆去,须当周而复始,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唔信一世裤穿窿。神君可知晓?

“这个沧凝知道,就是告诫我们,仗势欺人不可取,嫌贫爱富不可纳,今日穷酸郎可能是来日富贵君,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小公主故作天真的说道,这凤族既然如此瞧不上麒麟,那何必还委屈求全上赶着来和亲呢!这尖酸刻薄,傲慢无比的样子做给谁人看,本公主可不惯着你!

“神君莫怪,女君长途劳累,身心具乏,今日若言语中有得罪之处,还望神君与公主海涵,凤倾城身边的年长女官出口斡旋,这剑拔弩张的架势,可别一发不可收拾了,“听闻苍魂殿中神君备了宴席招待女君,但今日女君深感不适,还望神君准许女君明日再拜见。

“当然,公主凤体为先,苍魂殿已为女君备好下榻之所,女君可先作休息,其他事,待女君玉体康健,我们再从长计议。沧洛落落大方的安排到。

临了还对着年长女官叮嘱一句这个锦盒,切记要让凤倾城女君亲自过目。

这一来一往,待裴灵川回房歇下时,月已上云梢。

少女坐在窗前看着天上的玄月,回忆着年少时,有一年,家里攒了些许银钱,婆婆便把自己送去了私塾上学,上学第一日,先生问瘦弱的小女孩有何志向,灵川当时可怜巴巴的答到“惟愿自己与婆婆能吃饱穿暖,活着。

先生当时脸色难看,厉声道燕雀之流,难成大器。

于是下学回家,灵川便哭兮兮的与婆婆抱怨,生如蝼蚁命如纸薄,求吃饱穿暖活着,她何错之有?先生嫌贫爱富,不喜自己,自己第一天上学堂便惹先生疾言厉色,不愿再去学堂。

当时婆婆却笑着告诉年幼的灵川“孩子,生如蝼蚁,当立鸿鹄之志!命如纸薄,应有不屈之心!唯有自己不放弃力争上游,才能于这乱世立足。

如今想想,自己竟然是祖龙和偃月的女儿,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真龙血脉,但却从记事起便过着颠沛流离,饔飧不继,刀口舔血的生活。

当年,龙族幽皇宫里到底发生了何事,父亲和母亲真的都不在了吗?何人害得自己沦落至此?

“裴姑娘,有心事?沧洛突然从窗外翻身而入,吓得裴灵川从凳子上立马站起来,差点失声尖叫。

“堂堂神君,为何有门不走?少女低声抗议。

“本君这不是怕裴姑娘拒我于千里之外,不让我进门嘛。沧洛逼近裴灵川,她一步步后退,他便一步步往前逼,“今日裴姑娘说,你是本君授业的师傅,那本君理应来行一下拜师礼节,并呈上拜师礼物。

“你喝酒了?被逼到墙边的少女,慌乱不已,“神君,你,你要干嘛?

“本君能干嘛!还是说女先生期待本君干点什么?沧洛弓着背,脸凑到灵川跟前,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少女顿时心猿意马,心跳急剧加速起来。

却见沧洛只是拉起自己的手,小心翼翼的戴上了一串手链,金灿灿的小麒麟和小金龙口对口扣在一起,中间温润的玉珠子和小金珠夹杂串联着,每颗珠子上还雕刻着麒麟或小龙。

金镶玉?真是俗不可耐,但是真的好喜欢。灵川有点欢喜,“神君,你,这是何意?

“嗯?沧洛笑得温柔,低声道,“本君原想做你夫君,想不到你却想当我师傅,这定情信物只能做拜师礼了。

都站不稳了,看来确实喝多了,脸这么红,真是秀色可餐。裴灵川突然就不那么紧张了,记得勾梧每次喝醉酒第二日就不记得前一日的事了,那,如今自己做了什么,明日沧洛也定然不会记得吧!

看着沧洛近在咫尺的脸,干净的皮肤,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子,灵川大着胆子伸出食指在少年神君的鼻子上刮了刮,然后指腹划到他粉嫩的嘴唇,好软。

沧洛被她这个大胆的举动撩拨得理智全无,难怪沧凝说酒壮怂人胆,沧洛此刻已然忘记身为神君的礼仪,直接对着灵川的嘴唇便亲了上去,少女柔软的嘴唇让他忘乎所以,一遍又一遍温柔的吮吸着她嘴里的甘甜。

裴灵川被亲得七荤八素,冒着汗的手紧紧的抓着沧洛的衣衫,她从最初的不知所措慢慢开始笨拙的回应着沧洛的吻。

少年神君血气方刚,感受到女孩的回应,便施法关了窗户,将少女抱到床上,全身欺到她身上,那温柔的吻变得越发的肆虐,放肆的从脸上落在脖子上。

裴灵川此时全身发软,早已没有了理智,她慌乱的伸手开始解开沧洛的腰带,用力扒开沧洛的衣襟,双手伸进少年神君的胸膛。

小手传来的冰凉,让沧洛躯体一震,立即清醒过来,停下了所有动作,“不行,灵川,我们这样有违礼数,是对你的不负责任。对不起,对不起,给我点时间,等我娶你那一日。

沧洛说完翻身下床,便开门逃了出去。

老天!裴灵川!你在干嘛?真是色迷心窍!浑身燥热的少女懊恼不已,只能打坐念起了清心咒,“清心若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心诀心若冰清,万物尤静心宜气静……

待理智恢复如初,裴灵川便静心调动炁海,从眉心处召出一只小金龙。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灵川默念神诀,小金龙在其神力操控下体积膨胀了一倍之多,还开始在其周身游走。

“哪来的霄小,竟然趁夜闯我秘灵阁!

正专心修炼的少女,突闻沧凝的声音传来,便收起小金龙,推窗而出,跟着沧凝跑了去。

小说《帝血争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