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资讯›大夏医妃(东方钰赵晏)热门小说_《大夏医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大夏医妃(东方钰赵晏)热门小说_《大夏医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大夏医妃》

木此立

东方钰 古代言情 赵晏

奇幻玄幻《西游:贫僧不想取西经》是由作者“独月西楼”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唐羽高翠兰,其中内容简介:“悟空,男妖怪统统打死,女妖精留给为师。”“女施主,让贫僧用棍棒教育你。”孙悟空:“师傅,妖怪太强大了,俺老孙不是对手。”“悟空,退下,让为师来。”...

来源:fqxs   主角: 东方钰赵晏   时间:2023-11-10 22:35

《大夏医妃》小说介绍

经典力作《大夏医妃》,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东方钰赵晏,由作者“木此立”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给我搜!这里还有活人的气味,给我去里间搜!”黑衣人气势汹汹,将手里的鞭子挥动,示意下人行动。东方钰此时躲在里屋的阁间不敢出声,方才特别紧急的情况,爷爷将她一人推入阁间,而他在门外守着。令她害怕的除了…

大夏医妃第4章 初遇小王爷在线免费阅读

“没错!我还经常看到她与其他男子勾搭。

“真真不知羞敛!

听着周围的人议论声愈发大了起来,坐在角落的赵晏瞳色瞬间冷了下来,身旁的重云察觉到,便小声问道

“主子,您有什么问题吗?

赵晏眉眼动了一下,“将他们口中的女子打探清楚,还有弄清楚几日前在药林中的人到底是谁?

“阿嚏!

“谁在骂我?

她找了找身上的白色布料,猛然想起被她那继母拿了去,东方钰已经猜测到那可恶的继母如何在外诋毁她的,爹爹只罚她跪祠堂,那女人绝对不会甘心。

东方钰双腿已经失去知觉软了下去,想起刚到这个世界就被身边的人背叛,心中冷了半截。

日后还要找药石,可如今刚来就被刁难,人生地不熟的,她估计活不到日后了……

从前在家时,都是有爷爷护着,还有哥哥也会担心她,可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来爱护她,哪怕一声关心与问候,身边的婢女可以随时背叛,被恶毒的妹妹经常害的差点失去性命,她是活得如此忐忑,想起这些东方钰心中泛起深深的同情之意。

“原主,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走好接下来的路,让那些害过你的人必将尝到报应!

想着想着头一沉,跌在垫子上睡了过去。

须臾之间,她进入一个梦

一所古朴的宅子,镶嵌在一片丛林之间倒显得有几分诡异。“爷爷,已经过了晌午,怎么还不见我哥回来?

一位稍显年迈的老人家拂了拂东方钰的头,

道“小钰,别担心,你哥呀集团的顶梁柱,是个大忙人,定是又跑去了哪里谈生意去了!

东方钰嘴角不可察觉的弯了弯,

“我哥他一向没有休息的时间,还要为我考虑这考虑那的,一会爷爷您休息了,我去看看我哥,慰问慰问他!

“小钰啊!你可终于有心了,这东方集团家大业大,日后还要你们兄妹相互扶持才能斗得过其他的集团,能帮你哥的就多帮些吧!

东方钰听罢,点点头,神情坦然的看着爷爷,

她忽地感觉自己心脏痛了几下,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暗处刺激着她。

接着便听到周围传来异动,“爷爷,你听附近有什么动静!

在温氏集团的办公大楼里,“东方炲!你可让我们好找,说话的正是三大集团中的温氏集团的长辈。

他戴着面具,可是却压不住他狰狞的目光。

“温氏文,我们如今已经找到了东方集团的继承人,他已昏迷不醒,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温氏文眼珠一转道,“东方炲被抓了,可是他不是还有一个妹妹么,也许她会成为我们的祸害,我要亲眼看到她的人,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快去吧!

东方家的古宅霎时间似是被一团雾气包围,鸦雀环绕,东方钰觉察出来几分不详,她迅速跑到爷爷身边将他拉起,

“爷爷,要出事了,快和我躲起来!

话落,几只发着金光的鸟雀绕着东方钰环飞起来。

“不好!这是温氏家族独有的巫术,快躲到里间。

爷爷拄着拐杖拉着小钰跑在前头。“给我搜!这里还有活人的气味,给我去里间搜!

黑衣人气势汹汹,将手里的鞭子挥动,示意下人行动。

东方钰此时躲在里屋的阁间不敢出声,方才特别紧急的情况,爷爷将她一人推入阁间,而他在门外守着。

令她害怕的除了眼前这般突如其来的变故之外还有久久未归的哥哥,他到底去哪里了,还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东方集团如此之鼎盛,守护着集团之宝,到底发生了什么,温氏集团怎么敢派这般多的人暗杀,还是说……

脚步声愈发靠近,东方钰心似乎提到了嗓子眼,她几乎快要闭了气,

片刻后,脚步声渐渐消失了,她呼出一口气,忽地想起门外的爷爷。

“爷爷,您没事吧?东方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

爷爷眉头紧缩,嘘了声,示意东方钰温氏集团的人还没走远。

“钰儿!你是东方集团未来的希望,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找到药石,爷爷会保你平安的!

“往后山断崖处跑,一定要去后山!

感受到脖颈处的酸痛感,她抻了抻腰,回想起梦境,她知道那是来这个世界前最后的记忆,“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还有躺在医院的哥哥如何了?

“我要尽快找到药石的线索离开这里,集团还等着我……

她揉揉眼睛向外望去,天微微亮,薄雾弥漫的早晨,空气潮湿而清冷,她的膝盖有了微微的疼痛感。

掀起裙摆,发现自己的膝盖已经挤满了红彤彤的淤青,这里没有医药箱,她没法处理,身边的婢女也背叛了自己,眼下不能就这样任人欺辱下去,看来她势必要采取些行动了……

她趁晨间,东方玲儿与父亲与继母请安时,偷偷溜出府,前往秀坊。她想到了那枚布料,打算从这里入手。

太平日久,人物繁阜。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

东方钰实在没想到这大夏国的闹市竟是这般人头攒动,熙攘人群。

“你们在凑近一步,我……我可要叫人了……

耳畔传来尖锐的声音。

只见一位身形纤细,体态婀娜,一张鹅蛋形的脸庞上挤满了失色。发丝上逐渐生出如荷叶上的露珠般豆大的汗珠。

“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为何要杀我?

女子似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俨然闭上双眼。

顷刻间,她被一只手紧紧拽住向反方向跑去,睁开眼,面前一片白色雾气萦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少女。

少女青衣墨发,唇不点而红,一双水剪双眸宛含烟的芍药。她张着嘴喘着粗气,停下后松开了她的手。

“你是?东方钰这才对上了她的双眸。

“我叫东方钰,方才见你差点殒命,这不,行侠仗义嘛!你不用谢我!

被她自夸的语气逗乐,绣娘道

“谢谢你,我呢,叫做徐清欢,你一个女子是怎么对付三个男子将我救出的?

“清欢姐姐,我呢不过略懂点医术,方才用了点小手段施了障眼法,

东方钰敛神片刻,“你为何会被他们追杀?

徐清欢有所保留道,“我不过是秀坊的老板娘,最近也没有惹到什么人,怎么会这般想取走我的性命!

她停顿片刻,忽地想起什么似的,目不转睛盯着东方钰。

“你说你叫什么?

东方钰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我叫东方钰!

徐清欢眼角微挑,将惊喜之色全然压了下去,“妹妹,今日既然你救了我一命,我徐清欢也算欠你个人情!此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姐姐定会帮你的!

东方钰没有多想,笑言满面的回了她。

“你应当不曾有什么要事吧?跟我去绣坊转转吧!

见着她突然转移话题,变换神色,心中存留些许疑惑,但还是弯弯眸子道

“好!

看着满墙的布料,她灵机一动。“清欢姐姐,平日你们店的生意如何?

“我们店呀!这方圆十里就没有没听过我们徐家布料的名讳的!

“通常也是会为宫里制衣,我们家可是很多年被宫里钦定的制衣局。

“那……姐姐,这个布料前些日子有什么人订过吗?她指着墙上一件极为华贵的白色锦衣,那样式和那日药林中见得男子身上的那件几乎一模一样。“我想想……

其实徐清欢听到她名字时便想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回忆,她在东方钰十岁的时候便见过她了,那时东方钰的生母东方纯救下她并且收留了她,她始终记得这份恩情,

后来生变,东方纯被歹人害死,只留下只有十岁的东方钰在府中过着受人唾弃的日子,徐清欢因为东方纯的去世,她也因此失踪了,这次居然是相隔数年后的第一次相见,东方钰竟然也长成了大姑娘,

徐清欢眼中含着泪,以前偷偷看过她,却没有机会进入东方府,这下真是冥冥中的定数,但是不知道这小丫头还记不记得我!

徐清欢收回失神的状态,细细思索后回道“这布料的样式极其稀有,倒是像宫里才会有的布料,对了,这是那日璟善府的小王爷,前些日子瞧上了这块布料,便买走了,这件是样衣,你怎么会问这个?

她说完后停顿片刻,又道“你问这个是遇到了什么人吗?

“没有没有,就是前段时间见到有个故人穿过这身料子的衣服,我只是好奇打探。

徐清欢确定了猜想,看来东方钰是遇到了小王爷,只是不知道小王爷的来意是善还是恶。

东方钰此刻心中有了答案,是小王爷,看来她需要从长计议了,药石的线索应当从他身上寻找,那日药林救下的人对她来说极其重要,他身上的东西能让药戒出现反应,所以她有了暂时的方向。告别了徐清欢,她打算去趟医馆,寻找些药材,早日制出坠的解药。

东方府中此时已经闹翻了天,

“爹爹,玲儿有一事不解,同样都是嫡女…凭什么我每日都要给爹爹请安,大姐却可以堂而皇之的躲懒,父亲……您这般惯着我大姐,她不会领情的!

东方玲儿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眼珠子一颗颗的掉下来,

那小模样要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真正是梨花带雨,让人心疼。

此刻的东方辉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东方钰少见一面他也不必想起什么糟心的往事,

可是这小女儿这般闹腾,他也没法给她个交代,于是就随了她的意吧!

“父亲等她回来自会训诫她的,玲儿不必担心!

瞧着这东方玲儿骨子里的谄媚,不知道东方钰要积攒多少实力才能斗过她。

几日过去,赵璟很少去那花重楼,前些日子也是为了搜寻城中情报去的,只是一无所获,只听到个东方钰是水性杨花之类的女子的骂名,

自那日主上外出,暗中遇害,御医都纷纷摇头,这伤是被下了重药,他们无力挽救,赵璟只好另寻他法为主上寻京城名医。

皓月当空,华灯初上。酒肆花窗上倒影着能筹人影,茶栩间烟雾升腾。浓郁的烟火气铺满整个街市。

东方钰小步子的穿过人流,她低头看路,忽地撞到一个男子。

只见他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

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得眼睛。

他很冷。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眸在散着让人无法靠近的冷意。

她对上那双眼睛,那日只见过那位男子的眼睛,带着纱罩看不清他的脸,但她可以确定。

好眼熟!是他!

大概是那日药林遇到的男子,可是这次药戒没有反应,不管是不是,不能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再次瞧了眼他的衣着,是那套白色布料的锦衣,东方钰像是中奖般将眼睛弯成了月牙,她欣喜的将那男子拉入旁边的角落里。

“帅哥……不对不对

“公子,刚刚抱歉……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最后四个字她说的逐渐没有底气。

“哦?赵璟侧身往边了点,东方钰瞧见了他的小动作,跟着他移了半步。

“你说我们在哪里见过?

赵璟话落,忽然凑近她,他的发丝被风带起掠过她的耳畔。

“我们在…在药林,

东方钰被惊了半分,说话时被他的气场压得结结巴巴。

生怕他下一步又会做出什么想不到的举动,东方钰赶忙说道

“公子若是想不起来也无妨,可是…可是我救了你的命,你应该,应该欠我个人情。

赵璟被逗得轻笑出声,“你是想换种手段引起我的注意吗?小丫头,我劝你收起你的野心,打消这个念头,如果你有别的目的叫我发现了,我一定不会叫你完整的从我这里离开!

赵璟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但是话语间充满了压迫感,她似乎无法呼吸了,移开目光后退几步。

小说《大夏医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