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资讯›秦岳秦岳(城中的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秦岳秦岳全章节阅读

秦岳秦岳(城中的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秦岳秦岳全章节阅读

《城中的人》

白脸小牛犊

秦岳 都市小说

古代言情《快穿成对照组?没事,我很会生娃》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舒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宋昭昭周如清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万人迷绝色大美人 生子系统 对照组翻盘 萌娃 无固定Cp】快穿局顶级员工宋昭昭绑定生子系统穿到各个世界的女主对照组,宋昭昭表示不慌,生个娃缓解下压力。世界一【备受纨绔世子爷嫌弃的世子妃】周如清以为自己喜欢清秀就好,但气质要清冷的小白莲,直到真正认识宋昭昭他才明白,在绝对美貌面前,其他都是渣渣。世界二【流放到荒地的县令夫妇】刚当上状元郎得罪权贵的穷困潦倒县令本以为一生无望,断子绝孙,上天却容有一线生机赐予绝世娇妻宋昭昭,不仅有了儿子还共同基建,造福百姓!..............................其他世界也非常精彩,敬请期待。宋昭昭她又美又有野心,生子拥有萌娃的同时,势必翻盘对照组!...

来源:fqxs   主角: 秦岳秦岳   时间:2023-11-10 22:21

《城中的人》小说介绍

小说《城中的人》,现已完本,主角是秦岳秦岳,由作者“白脸小牛犊”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现在已是入秋季节,差不多六点钟天就擦黑了。今天不是什么重要但属于偶然性的日子,桥上的彩灯在六点多就被点亮了。彩灯亮起的瞬间,先是紫色的灯光从西向东依次渐进式的亮起,仿佛一条美丽的紫色纱巾,从半空中缓缓飘落下来,将云浦…

城中的人第1章 城中的人_一在线免费阅读

城市的夜幕已悄然降临,但这城里的热情似乎并没有因此消退。夜的残破的黑手早已对璀璨的霓虹灯火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它们穿透掌心,肆意地从它指间流露。疾驰的车流不间断的从云浦大桥上呼啸而过,随时渐变的七色灯光,将这座英伦风大桥烘托的美轮美奂。云浦大桥下是缓缓流淌着的芝麻河,这条河流并非“河如其名,因为它根本不像它的名字那样的小,反而是一条宽阔的长河,要不然也不会在它上面建一座造价不菲的大桥了(不过听传闻,云浦大桥的建造成本贵在英伦风的设计费和上面的灯光设备)。

这座梦幻而高雅的西式桥梁上,从早到晚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但过路的司机却很少有被它的“盛世容颜所吸引而减速慢行的,他们大多紧握方向盘脚下持续踩着油门、而且目光坚定不移地向前看,完全没有心思欣赏大桥左右的彩灯和四周的美景。大桥两侧的人行道上,倒是时不时会有些悠闲的人,他们或自拍或互拍,或拍桥与彩灯,或与桥合影,拍完之后他们会将择优后精修的图片传到网上,以此来博取人们的眼球。也因此,这座原本单纯的交通媒介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的网红,逐渐成了当地有名的“网红桥。不少人远道而来,只为与它合影打卡,甚至在交通繁忙的大白天,也经常能看到在此拍摄婚纱照的青春佳人、摆拍机车写真的时尚达人和直播引流的网络红人。其实这也难怪,因为无论是西式的婚纱还是酷炫的机车,都跟这座英伦风的建筑很般配;而且网红博主们靠着这座造型独特的大桥吸引粉丝增加人气的同时,也反向成就了这个花费巨资打造的交通介质,顺带着让大桥的所在地——这个非主流的城区也出了不少风头。

云浦大桥的出名,除了外形设计上的功劳,还要得益于那套价值不菲的灯光设备营造出的彩灯秀。其实云浦大桥的彩色灯光表演并非每晚都有,原因很简单,一是为了延长灯光设备的使用寿命,二是当地政府也要考虑用电成本。所以桥上彩灯只在一些重要节日,比如春节、中秋和国庆等普天同庆的日子,才会从天将黑一直秀到午夜时分,期间会不间断地表演让人叹为观止的视觉盛宴;在一些稀松平常的日子只是偶尔的亮起一阵子,时间不会很长顶多从天黑到晚上九、十点钟的样子,当然灯光也不会有太多丰富而绚丽的色彩演绎。

现在已是入秋季节,差不多六点钟天就擦黑了。今天不是什么重要但属于偶然性的日子,桥上的彩灯在六点多就被点亮了。彩灯亮起的瞬间,先是紫色的灯光从西向东依次渐进式的亮起,仿佛一条美丽的紫色纱巾,从半空中缓缓飘落下来,将云浦大桥从头到尾遮住。接着灯光就开始红橙黄绿青蓝紫交替变换着闪烁,从远处看像极了按着乐谱跳动的音符。

今年入秋后,一直持续了十多天的高温天气,在今天早上突然毫无征兆地降温了。到了傍晚时分,天空中的乌云开始密布并变得阴沉下来,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大的秋雨。此时的“网红桥也显得异于往常的冷清,远远近近几乎看不到个人影,只有车流还是一如往常繁忙地在桥上穿梭着。桥下的芝麻河依然静静的流淌着,从北向南缓缓地如同蠕动一般,向着不远处的入江口流去。突然而来的阵阵秋风,在河面撩起了层层涟漪,映照着远远近近的灯火波光潋滟。

顺着河道向桥洞方向看,有一个莫名的忽明忽暗的亮点在桥洞的暗处闪动着。走近一些才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蹲坐在桥洞中靠近芝麻河边的一块凸起的石墩上,正紧锁着眉头吞云吐雾。他周围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地遍布着抽过的长短不一的烟嘴。通过烟嘴上不太清晰的字迹,大抵还可以看得出那些香烟是同一个牌子的——红南京,一种十块钱一盒的软包香烟。若是仔细分辨这些烟嘴的颜色和形态,不难看出它们是不同时间段被人留下的。在中年男人脚的附近,有十多根烟嘴明显是新的,应该是他最近才抽完扔下的。男人抽烟的方式有些怪异他总是间隔很久才抬手猛地使劲嘬上一口,然后把夹着烟的右手重新搭回右膝上,之后便半天不再动弹,任由香烟自己燃烧。如果没注意到从男人口鼻泄出的轻烟,以及他指间缭绕飘忽的烟缕,难免会让人误以为那是一座雕塑。透过远处照进桥洞的灯光,可以看到男人微瘦的脸庞上,爬满了或深或浅的皱纹。尤其是眼眶周围的皱纹最深最多,加上他那有点凹陷的眼眶和略显深邃的眼睛,让人有种无数支流汇入大海的既视感。

一阵稍微强劲点的风穿过桥洞,朝着男人的方向吹来,他的稍长而稀疏的头发瞬间被撩拨地杂乱不堪。此时再仔细看男人的头发,发现有不少的白头发掺杂其中。身处河边再加上凉风袭袭,男人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时他才稍稍回过神来。他缓缓抬起手臂,想要将香烟送到嘴里再猛嘬一口。不过这时他却发现,手中的香烟早已燃尽只剩下烟屁股了。男人略显无奈地将烟嘴甩在脚下,然后反手去上衣的口袋寻摸,想要再来上一支香烟。可当他反复在口袋折腾几番后,脸上却露出失望的神色——他从口袋中掏出来的,是一个被蹂躏的有些破烂的红南京烟盒,说是烟盒其实也就剩两片纸了。男人叹息着抬起臂膀,用力将空空如也的烟盒抛到河水中。看着从眼前渐渐飘远的纸片,他猛然站起身来。也许是起身太猛缺氧了,也许是坐的太久腿麻了,男人竟一个踉跄差点栽到河里。亏得他反应迅速,向前栽倒的瞬间极力将身子偏向一侧,这才稳住了重心。化险为夷之后,男人的脸上看不出半点侥幸的神情,而是听到他又一次的叹息声“哎!还不如…男人喃喃自语着,随后忧伤再次爬上他那粗糙暗淡的脸庞。

眼前的这个男人名叫秦岳,今年三十多岁。在一家软件公司做程序员,在他这个年龄,准确一点应该称为“大龄程序员。所谓“大龄程序员,就是搞开发的到了三十多岁,就要面临工作上的“中年危机。然而秦岳眼下的危机远不止这个。

秦岳并非这个城市的“土著,他是个外地人。毕业那年,怀揣梦想的秦岳从千里之外的豫省老家,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苏省省会找工作。刚来那会儿,一块的同学还有十多个,秦岳他们同吃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后来,有的同学嫌这儿的消费高回了老家;有的觉着这儿的收入低去了别的城市。现如今还留在这座城市的同学,也就三两个人了。在秦岳结婚之前,虽然他和几个同学散落在这座城市的不同地点工作、生活,但只要一有空他们就会聚在一起,游游山玩玩水,交流交流工作经验,也谈谈人生理想;结婚之后,秦岳和他的同学们有了不同的生活方向,与他们聚会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有了孩子之后,秦岳仿佛把自己的那份稚嫩全部给了儿子,自己愈发变得成熟了,从那以后秦岳逐渐淡出了同学间畅谈人生理想的场合,直到自己完全被现实的柴米油盐和生活的酸甜苦辣所淹没。秦岳有时也想,暂时分道扬镳也罢,等你们也结婚生子了,我们再聚在一起聊聊孩子、奶粉、尿不湿吧。

其实有过那么一段时间,秦岳对自己的生活还是乐在其中的。秦岳记得那段时间,虽说累点、压力大点,但“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就是男人的终极梦想么,所以他那时觉得很满足。而且秦岳也曾天真的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累但快乐着。即使屡屡有身边的同事家里“血淋淋的现实摆在眼前,他也认为那只是“偶然事件,应该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秦岳忘了,世间有个叫做“墨菲定律的东西,时不时用它魔咒般的作用力,无情地抽打着他的脸。

这次的“打脸事件就发生在三个多小时前。当时秦岳是从狂风骤雨的家中“逃跑出来的。从家里出来之后,他就一头扎进了这个老地方、他的秘密基地——云浦大桥桥洞,这里被秦岳戏称为“防空洞;他刚才蹲坐在上面抽烟的那块石头,也被他调侃的叫作“忧思台。说起来,秦岳早前是不抽烟的。对于香烟,他曾极其地厌恶,甚至一闻到那些“有害健康的气体就头晕。记得在大学时期,同寝室一个抽烟的室友总是不听劝告,肆意在室内吞云吐雾,他还因此与那人长期决裂过。秦岳当时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如今也会成为一个烟民吧。不过秦岳跟其他正经烟民不同,他完全没有烟瘾,而且他只会在“忧思台上才抽,换句话说,他只在心中愁烦时才抽烟。

已经在 “防空洞中抽了几个小时的烟了,现在烟也抽没了。秦岳想着,家里的“硝烟也该散下去了吧。秦岳转身离开“忧思台,他边走边随手拍掉衣服上散落的烟灰,然后顺着桥洞一侧的楼梯慢吞吞地爬到了河岸的路面上。只有不到二十阶的楼梯,秦岳却爬得气喘吁吁,刚一到路面上他就一屁股又坐了下来。喘息了好一会儿之后,秦岳才再次站起身来,朝着路边的一辆破旧电瓶车走去。这辆有些年头的老古董是秦岳的“坐骑。是秦岳三年前在二手市场淘来的“宝贝,多年来跟着秦岳上下班风里来雨里去,也算是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尽管现在这位“功臣已经到了“年老体衰境况,而且时不时还会闹点小情绪——罢罢工、歇歇火什么的,但秦岳仍然舍不得换掉它。走到破旧电瓶车旁边,秦岳从口袋掏出一串钥匙。只见不大的钥匙圈上面,拥挤地串着大大小小的、有用没用的七八个钥匙。他漫不经心地从中寻摸出电瓶车的钥匙,然后弯下腰将脸凑近车子右把下方的钥匙孔,借着桥上投射来的微弱光线将钥匙插了进去。秦岳轻轻拧了一下钥匙,车子没有任何反应,他将钥匙回位后又使劲拧了一次,车子依旧没反应。此时秦岳并不急躁,显然是对车子“罢工的事件习以为常了。只见他高高抬起右手,然后不轻不重地拍在了车子显示屏前面的外壳上。随着秦岳反复拍打了两三下,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车子的显示屏居然亮了。看来这位“功臣多少有点“倚老卖老的嫌疑了,是要时常敲打敲打它。车子总算是搞定了,秦岳熟练地跨了上去,随着他右手扭动油门,车子缓缓地起步了。路上秦岳开得很慢,任凭其他车辆鸣着笛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只是实在遇上狂按喇叭的人,他才会骂骂咧咧几句“妈的,按什么按!这么宽的马路过不开你?骂归骂,秦岳还是老老实实地尽量靠右侧行车。迎面吹来的秋风裹挟着阵阵凉意,秦岳忍不住地用左手裹紧了外套。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这才注意到天边一闪闪的不是城市的灯光,而是云层中正相互交织着的数条闪电。看来新一轮的秋雨就要来了。秦岳这才用力将油门拧到了底,车子稍稍跑快了一点。

小说《城中的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