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资讯›武林外传之同福客栈(钟初之钟初之)最新章节列表

武林外传之同福客栈(钟初之钟初之)最新章节列表

《武林外传之同福客栈》

听闻阿木

小说推荐 钟初之

小说《系统拿着金手指非逼我进娱乐圈》,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苏沐阳顾谨川,是著名作者“司林伊一”打造的,故事梗概:25岁的苏沐阳死在了心脏移植的手术台上,等到再次睁眼,居然穿越了?系统:想活下去吗?苏沐阳:废话!系统:将地球的文化传播到平行世界,并获得喜爱值,你就可以获得寿命!苏沐阳:干了!系统:那先拿个金曲奖吧!给你8年寿命!苏沐阳:能简单点儿吗?系统:那你拿个视帝?影帝也行!苏沐阳:……系统:最佳导演也行啊!苏沐阳深吸一口气:你TM当我是神?歌迷粉丝:我家那位大神又浪到那个领域去了?怎么又找不到人了?隔壁动漫界:喔,他刚刚拿完我家的奖!隔壁漫画界:苏沐阳?他正在准备拿我家的奖!隔壁小说界:他怎么又来拿我家的奖了!?歌迷粉丝:……还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就领回去!!隔壁动漫界:其实留在我家我也不介意的!隔壁漫画界:我家包食宿,留我家吧!隔壁小说界:反正逛来逛去都在我们家,不如留下吧!歌迷粉丝:不!他是我家的!影视粉:想什么呢?我家奖他都拿完了,肯定是我家的人啊!苏沐阳:……不,我只是一个到处打工赚寿命的打工人而已!!我吃的是百家饭!!...

来源:fqxs   主角: 钟初之钟初之   时间:2023-11-10 22:21

《武林外传之同福客栈》小说介绍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武林外传之同福客栈》,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葛三叔倒是豁达,摆了摆手,等到看到那姑娘在船尾坐下,撑着船桨吆喝道,“各位坐稳喽!”船悠悠的在河面上漂浮着,船上的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自己这几天的见闻,话语间满是熟络。那刚来的姑娘一个人坐在船尾沉默…

武林外传之同福客栈第1章 葛三叔驾船渡河,雌雄双煞大闹在线免费阅读

大风突起,刮着树叶‘呼啦’作响,地上的草和落叶被卷到天上打了一个漩,又被乱窜的风一齐击溃,漫天飞舞。

树林间,只见踏风走来一人,头顶黑色斗笠,遮住了脸,不见其神色,着一身青衣,形如翠竹,手握着剑,背着包袱,步伐不急不缓。

正要解了缆绳,驶向对岸的葛三叔见着来人,停下动作朝远处喊道“诶!姑娘要搭船过河嘛?

“不了。

那姑娘不做过多言语,没慢下步子,就要绕河走去。

怕不是个愣头青,葛三叔心中咂摸着,但见那女娃身形单薄,心中还是有些不忍,又喊道“从这里走到河对岸可是要走五十里地嘞。

听了这话,那姑娘站在原地久久地没有动作,葛三叔以为不会上船了,准备要解了缆绳。

就听到那姑娘开口道,“你这渡河多少钱?

葛老三爽朗一笑指了指插在岸边的木牌,“我这渡河不要钱的,这块牌子都立了好几年了。

本来往河岸走过去的姑娘又停了下来,“这么好?

看那姑娘怀疑的态度,葛老三倒是不恼,渡河这么多年了,这种怀疑是常有的事,只是不能为了这个女娃娃耽误了船上的其他人,也不再过多的解释。

“姑娘要是不信任,那也不必坐我的船,我先载船上的人渡河了。

说着要解开缆绳,准备开船了。

那姑娘见状连忙快步走过来,“没有没有,我坐的,是我小人之心了。

“在这个世道总是要留一个心眼的。葛三叔倒是豁达,摆了摆手,等到看到那姑娘在船尾坐下,撑着船桨吆喝道,“各位坐稳喽!

船悠悠的在河面上漂浮着,船上的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自己这几天的见闻,话语间满是熟络。

那刚来的姑娘一个人坐在船尾沉默不语,与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葛三叔划着桨搭话问道“姑娘你这一个人,是要去哪里啊?

见那姑娘眉头紧锁,一副不好说的样子,葛三叔识趣的没有再问话。

倒是坐在大人怀里的丫头小子们,见着那姑娘一身装扮,各个都提溜着眼珠好奇的望着。

“姐姐,你是大侠嘛?胆子大一点的皮小子率先开口问道。

抱着他的卤大娘不轻不重的拍了他一下呵斥道“小宝!不要乱说话!

“什么嘛。小宝揉了揉被拍的地方,“我又没说错话,干嘛打我嘛。

卤大娘忙赔笑道“不好意思啊,姑娘,小孩子皮的很。

“没事,大娘,过了这河,离这儿近的客栈有嘛?

“客栈?大娘想了想点头点头,“有的,过了这河,再往前走几里路就到了七侠镇,那镇上有我们这里方圆五十里最大的客栈——同福客栈。

“离这里还要走那么多路啊。

“不远的,你一个轻功几分钟就到了。小宝又从卤大娘怀里探出头来。

“我轻功可没那么好。

“可你是大侠诶!

“我又没说我是大侠。

“可是你手上有剑!

“谁说手里有剑就是大侠了。

“我看话本里都说了,大侠都是有剑的。

“这把剑只是用来吓唬别人的。

“那能让我摸摸嘛?

“不能。那姑娘把剑放身后藏了藏。

听到这个回答小宝耷拉着脑袋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

“姑娘你是一个人出来赶路嘛?卤大娘看着那姑娘很年轻便独身一人出来,好奇的问道。

“是的。

“那姑娘从哪里来?

“离这里蛮远的。

卤大娘见这姑娘虽然话少,但问什么答什么,也没什么不耐烦,脾气倒是不错,又接着问道,“那姑娘是来此地寻亲嘛?

“不是,我只是来寻一个东西。

“是宝藏嘛?小宝又来了精神抬起头来,好奇的看向对面坐着的人。

“又是从话本里看到的?

小宝突然拔高音量,“当然不是!最近茶馆的先生一直在说宝藏的事情。

“不好好读书,天天去茶馆。卤大娘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

“没有没有,是之前啦,说书的先生也就只会把这条消息反复说,就一直记着呢。

“说!你还去过几次?!

那边的小宝和卤大娘正忙着处理家事,一旁坐在他们身边的杨大婶像是怕什么东西听到,压低着声音对那姑娘说道,“不过姑娘你是一个人来的话可要小心些。

“怎么了?

“最近这几天可不太平,来了一对雌雄双煞,闹得这周围都没有一天是安生日子。

“雌雄双煞?

“对,八里庄的货郎,黑风领的猎户,白石桥的锁匠。卤大娘停下动作,接过话茬。

“还有那个最近的,左家庄的赵家姑娘,好不容易出嫁了,结果雌雄双煞从天而降揍了新郎,还说什么‘替天行道’,这个婚事也给搅黄了,赵家姑娘现在嫁也嫁不出去,坐家里哭呢。

“对,还有前两天那个十八里铺薛神医也被打了,正在免费给乞丐拔火罐呢,就被那个双煞给打了,一边打一边还说‘替天行道’,现在薛神医的医馆也闭了。

“唉,真是造孽啊。

听着船上的人,你一言我一嘴的说道着,那姑娘开口问道,“那怎么不报官?

“报了呀,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消息咧。

“你一个姑娘家的还是趁着天还没黑,去客栈早些歇息才好。

谈话间,已经抵达岸边,岸上还有几个人拿着大大小小的东西候着。

“谢各位提醒,后会有期。刚下船姑娘就抱拳道谢,脚下生风,率先离去。

船上人下了船,岸上人刚想乘船,不远处的树林间便传来呵斥声“等等!都不要上船!

只见林间跳出来两人,拿着剑直指在船上的葛三叔,“你就是船夫吧?

葛三叔见着来人蒙着面还拿着剑指着自己,顿时慌了神,也不问怎么了,只得连连点头。

“那还不快上岸来!

葛三叔打着颤的双腿刚上岸就被湿软的泥土打滑了脚,一屁股跌坐在岸上,周围的人没人敢上去帮忙,生怕正拦着众人不让靠近的另一个蒙面人凶性大发。

葛三叔也使不出力气,便在原地哭问道“大…大侠,您这是要干什么?

只听那人冷笑了一声,“今天我是来替天行道的!

说着将剑放回鞘中,一边使出招式一边念道准备要教训葛三叔一顿,“排山…

“等一下!招式还没念完,就见刚才率先离去的那姑娘,不知道何时又折返回来,戴着斗笠身着青衣手上提着剑,慢慢走到人群前面来。

“干嘛?!出招式的蒙面人收回手警惕的看向来人,“你们是一伙儿的?

“不是。

“不是一伙的就给我让开!说罢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多管闲事,钟初之也没有回话,手上攥着刚在路上捡到的石子。

见那对双煞刚一有动作,手上石子立马扔掷过去,动手者吃痛地往后一收,立马恶狠狠的看向那个姑娘,“说!来者何人!?

拦截众人的蒙面人,也立马反应过来,手搭上胯旁的剑柄,似乎等她稍有动作便一剑封喉的架势。

“免贵姓钟。钟初之回道,也没有再藏着掖着,又再向前走了一步。

“你刚刚还说你不是和他一伙儿的!

“是,我的确不是一伙的,但我也见不得你们在这里为非作歹!

“呵!强词夺理,我们这明明是替天行道!被打的那人摆出招式,招呼着同伴,“小青,上!

小青离钟初之更近,拔了剑就冲向她,钟初之倒也没有慌,拔剑出鞘,双剑相撞发出‘铛’的一声,震得小青双臂发麻。

另一人小跑至钟初之身边,抓准时机对着她就是一招‘排山倒海’。

众人在一旁惊呼“小心!

听声,钟初之抽剑侧身后退撤剑,而后一个飞身,趁使招式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一脚就踹到那人的屁股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那人抱着屁股直呼‘痛痛痛’。

见己方战力损失一名,小青也没再管钟初之,连忙搀着人逃窜到树林里临了还不忘放一句狠话。

“小丫头,我们记住你了,我们还会再找你报仇的,到时记住我们的名号—雌雄双侠!

葛三叔见那对雌雄双煞走了,双腿发软已经站不起来了,眼泪混着鼻涕止不住的流,在原地叩谢着钟初之。

众人像是大梦初醒般,也纷纷下跪效仿。

钟初之行走江湖这几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一时也不知道该先扶哪个起来,只能作揖,“你们快起来,我可受不了这么大的礼。

“不不不,要不是您我们可能都要被那雌雄双煞给打了。

“对呀对呀!

“我就说你就是大侠!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不能处理的就不处理了。

于是也没等其他人反应,大步流星越过众人,抢先离去,“诸位,我现在有事,就先行一步了。

直到身后没有人再追上来,才放慢了脚步,这时身体收到了胃抗议的声音,但望着四周不是破败的空屋就是树林,没有一点人烟的样子。

“不会又走错路了吧?钟初之摸了摸刚刚掉在半路的钱袋,打开反复数了数,再三确认仅有二两银子,将钱小心收好,叹了口气。

也不清楚自己手里的钱能撑到什么时候,寻思能在哪里接到一单,好歹够活上一阵子,不过越来越重的饥饿感提醒她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

后来路上终于有了零星几个过客,拉来询问才知还得走上几公里。

等到快到时天已经黑了,估摸着路程,大概拐进这个巷子,就要到了。

巷子仅有两个人并排过的空间,这四周也没有一点亮光,看不出是附近就是有客栈的地方。

钟初之也只能在心中祈祷着,希望过了这个短巷子转个弯就能有一个客栈,不然今天就得露宿街头了。

走到拐弯处听到移动木门的声音,连忙运着轻功抵住门,大声喊道“等等,投宿!

门内是一位半扎着发,留出两边鬓发,俊面玉容,身着黑白相间粗衣男子,对于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钟初之,有一瞬的讶异,但立刻收好神情,“那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呐?

那人虽然摆着一副迎客的脸,但动作却没有半点要敞开门迎客的意思,手抵着门,半掩着身子。

“住宿。

“诶!你先等一下,我去问问我们掌柜的。说着要将门关起来。

钟初之上前一手抵住门,“那我进里面等可以吗?

“啊,这…男人回头看了看身后清咳一声,神情严肃,“不好意思客满了。

“没事只要能睡一个人,座椅板凳上也可以。

“蘸糖,怎么还不关门?

白展堂听到声,转过头看到佟湘玉正下着楼,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带着哭腔喊道“掌柜的!人来了,这次是雌的!

小说《武林外传之同福客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