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资讯›精选热门小说《锦绣诡闻录》赵隐萧衡全文阅读_(赵隐萧衡)免费阅读

精选热门小说《锦绣诡闻录》赵隐萧衡全文阅读_(赵隐萧衡)免费阅读

《锦绣诡闻录》

霸奔波儿

悬疑惊悚 萧衡 赵隐

古代言情《快穿成对照组?没事,我很会生娃》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舒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宋昭昭周如清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万人迷绝色大美人 生子系统 对照组翻盘 萌娃 无固定Cp】快穿局顶级员工宋昭昭绑定生子系统穿到各个世界的女主对照组,宋昭昭表示不慌,生个娃缓解下压力。世界一【备受纨绔世子爷嫌弃的世子妃】周如清以为自己喜欢清秀就好,但气质要清冷的小白莲,直到真正认识宋昭昭他才明白,在绝对美貌面前,其他都是渣渣。世界二【流放到荒地的县令夫妇】刚当上状元郎得罪权贵的穷困潦倒县令本以为一生无望,断子绝孙,上天却容有一线生机赐予绝世娇妻宋昭昭,不仅有了儿子还共同基建,造福百姓!..............................其他世界也非常精彩,敬请期待。宋昭昭她又美又有野心,生子拥有萌娃的同时,势必翻盘对照组!...

来源:fqxs   主角: 赵隐萧衡   时间:2023-11-10 10:27

《锦绣诡闻录》小说介绍

《锦绣诡闻录》主角赵隐萧衡,是小说写手“霸奔波儿”所写。精彩内容:”赵隐看向薛文煜:“大人,是那批丢失的赈灾银。”随后薛文煜又问:“那人是谁?银子现在京郊何处?是否已经开始熔煅?”班画师突然掐住自己的脖子,抽搐答道:“那人身份,并不知晓,并未,银子在,就在……话还没说完,就断了气。”赵隐摸了摸班画师…

锦绣诡闻录第3章 套中套在线免费阅读

大牢内,薛文煜问向班画师“你受何人指使,现如今还不招吗?

班画师面无表情道“无人指使草民,都是草民一人所为。

赵隐道“你为幕后之人如此卖命,殊不知,你姐姐是被人下了毒,那些名贵药材,不过是你姐姐的催命符罢了。

班画师闻之猛地抬头,抓狂的喊道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

赵隐道“你姐姐近日是否白天面色红润,一到晚间便呼吸困难,时常咳血?这也是你半夜回到班府的原因吧。

班画师嘴上说着不可能,但其实心中已经相信。

赵隐又道“你姐姐常年肺经衰弱,想必你也清楚,现如今开始夜间的呼吸困难是病已经累积到心脉,这些补药,非但治不了你姐姐,反而是让你姐姐病情加重,乃至回光返照,现下,你姐姐不过几个月光景,你还要替幕后之人隐瞒吗?

班画师眼中泪水不断落下,哽咽说道“那人给我一笔银票,让我用生石灰做一个假头颅,并用羊皮画上自己的脸,在揽月阁引起恐慌,好令大人当街立下军令状,届时不能如期破案,便有将大人革职查办的理由。

“那人让我假死,随后安排给我一个新的身份,让我在京郊外将一批银子重新熔造,事成之后,许我五千两白银,那些药材,便是定金。

赵隐看向薛文煜:“大人,是那批丢失的赈灾银。

随后薛文煜又问“那人是谁?银子现在京郊何处?是否已经开始熔煅?

班画师突然掐住自己的脖子,抽搐答道“那人身份,并不知晓,并未,银子在,就在……话还没说完,就断了气。赵隐摸了摸班画师的脖颈处,摇了摇头。

又按住班画师的脉搏处说道“大人,已经中毒三日有余,即便不抓住他,明日也必会发现班画师的尸首。届时,倘若我们没破案……

薛文煜捋了捋胡子说道“无论我们抓不抓的到他,都是着了对方的道儿。赈灾银想必就在京郊外,倘若我们现在立刻去,定会被诬陷私吞赈灾银,对方手中定有班画师替人熔造官银的证据,班画师自己都不知晓幕后之人身份。想必他们定会栽赃于我,而班画师与刘沅又死无对证。倘若我们放任不理,幕后之人便可光明正大的私吞官银。

赵隐内心震惊刘沅死了?那日自己倘若稍晚去一步恐怕是要与刘家一起陪葬了。

端阳侯府端阳侯接到密信,信中写道,最近京郊鹰嘴坳新来一批运货商人,形迹可疑。疑似是灭口刘沅一家的山匪。

端阳侯暗想那批货,想必就是赈灾银。绝不能让这批赈灾银落入奸臣手中。

随即叫来萧衡,并将此事告与萧衡。萧衡沉思片刻对端阳侯说:“爹,孩儿今夜就去鹰嘴坳一探究竟。

大理寺内赵隐对薛文煜说“薛世伯,我今夜先去京郊探清虚实。

随后离开了大理寺。天色渐暗,赵隐收起京郊地图,最终决定去鹰嘴坳。

鹰嘴坳地势四面环山,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临走前,赵隐看了看桌上的夜行衣,还是决定不穿它了。

正值深夏七月,夜里山中蚊虫甚多,夏蝉似乎对这闷热的天气有些许不满,在林间此起彼伏的叫着。

鹰嘴坳的看守们本就闷热烦躁,加上这蝉鸣不停,个个脸上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此时距离看守七尺开外的树上,赵隐屏息观察着林间风向的变动。

突然刮来一阵东风,吹的树林沙沙作响,赵隐即刻拿出一个药瓶,顺着风将药粉洒出。

不一会儿,两名看守们便觉得浑身瘙痒。

看守甲我说兄弟,现在半夜,大当家的肯定睡着了,这林子也没啥人,不如咱俩去河边洗个澡?我这身上不知沾了什么,难受的紧呐。

随后,二人便向河边走去。

赵隐见二人走远,从树上飞身而跃,顺着山间小路,赵隐发现一个山洞,走进去发现,这个山洞实则是一个迷宫。

赵隐小心翼翼的向前跨一步,突然这时,从赵隐背后伸出一只手。

还未碰到赵隐,赵隐侧身抓住那人的手臂反折,手中短刀即刻抵在那人的颈间,还未看清来人是谁。

只听萧衡小声道“女侠刀下留人,在下方才见女侠差点触碰洞中机关,这才出手,不曾想女侠身手敏捷,倒显得在下笨拙了。

赵隐闻之看了下脚下,半寸之处,果然有机关。

这声音,怎得如此熟悉,赵隐拉下萧衡的面巾,果然是他。

遂将手中短刀收起。赵隐轻声道“你何时跟踪的我?

萧衡从一出城门便看到赵隐,但一想到刚才那两个守卫。

于是嘴上说“碰巧而已,恰逢看见姑娘巧借东风。

赵隐心想想必世子也是来探查虚实。对世子作揖

然后说道“在下冒犯之处,还请萧世子见谅。

于是二人一同向山洞里面走去,萧衡看见赵隐的腰牌。

说道“没想到姑娘竟在大理寺当差,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在下赵隐

赵隐说话时未注意脚下,踩到一块碎石。

突然一个踉跄眼看要摔倒,萧衡一把扶住赵隐。

一向自诩眼力极佳的赵隐不禁觉得有些尴尬。

赵隐刚想道谢,只听见洞中气流似有波动。

还未来得及提醒萧衡,只见萧衡侧身拉住赵隐躲在一块巨石后面“看来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洞里。

赵隐自诩五识轻功过人,不曾想,这萧衡却是更胜一筹。

否则也不会跟踪自己这么长时间自己也没发现。现身还是因为救自己。

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不识好人心了。

于是赵隐暂时卸下对萧衡的防备,拿出腰间的夜明珠,瞬间山洞有了一丝光亮。

赵隐借助光亮看清山洞后顿时愣住。

萧衡心道好家伙,这还不如黑着走呢。

他们刚刚倚着的巨石上,绑着个骷髅架,地上也到处都是碎石与破碎的骨头。

赵隐上前查探那绑在巨石上的骷髅对萧衡道“这尸骨的主人,至少死了十年以上。

随后又查探地上的碎骨。骨头中掺杂着一些干草,泥土也是雨后的新土。

“这地上的尸骨,是最近才被人搬运至此。

借着夜明珠二人前进的明显容易了些。走到尽头时,只见是一间供满佛像的屋子,再无其他。

萧衡观察四周,将目光锁定在边缘那尊文殊菩萨。

走上前去,手指轻轻拨动四周,随后按动眼睛处,只见地面中央突然弹起一块砖板。

萧衡拉起砖板向下看去,果然,消失的赈灾银都在地窖之中。

随后萧衡立刻将机关复位,为了以免打草惊蛇,拉起赵隐撤出山洞。

二人走出洞口,见天未亮,趁着夜色离开鹰嘴坳。

好巧不巧的是,迎面迎来了鹰嘴坳的那两名去洗澡的看守。

赵隐立刻躲在萧衡背后,将腰间腰牌取下收入袖口,做娇羞害怕状,好在,此次出行并未穿夜行衣。

那两名看守看见萧衡和赵隐,觉得定是哪家的富公子带着情人私奔。

此时的萧衡和赵隐,由于在山洞里探查,发丝有些许凌乱。赵隐衣裙下摆处也被树枝刮破了。

那二人本想敲诈萧衡一笔银两,待走近借着月色看清赵隐的脸,二人眼光都直了,一张小巧而又白皙的瓜子脸,一双杏眼微微下垂,唇不点而红,配上赵隐那副娇羞胆怯的样子,看的二人心里直痒痒。

萧衡意识到二人的心思上前一步将赵隐挡的更严实,将怀中银两尽数掏出,对着二人说道“二位大哥行个方便,我兄妹二人途经此地,无意冒犯,还请见谅。

两名守卫听到萧衡的话后,面上猥琐之色尽数显现“不如将你那妹妹留下,我们二人便放你走,你看如何?

萧衡见劝说无用,也顾不上打草惊蛇了,准备出手解决二人。

这时,赵隐按住萧衡的手,走到二人跟前,将衣袖一挥,只见二人忽然互相搂抱亲吻起来,同时互相解开自己的衣物。

饶是萧衡也看呆了。

只见赵隐又掏出怀中另一个瓷瓶,将瓷瓶中液体扬在二人身上。

趁着夜色拉着萧衡赶紧下山。

二人走出一段路后,萧衡忍不住开口问道“赵姑娘,你给他们下了什么毒?

赵隐看向萧衡,眉毛一挑“销魂散,给马吃的。怎么,萧世子想试试?

萧衡一听顿时有点可怜那两个守卫。

萧衡又问,那瓷瓶里又是什么?

赵隐答道“我自制的百日醉,沾上一滴,头晕数日,酒味数天难以消散。待那二人清醒后,定以为自己是喝多了,也记不得遇到我们下山之事了。以免我们打草惊蛇。

萧衡低头看向正在说话的赵隐,睫毛卷翘浓密,皮肤白皙,是个美人 。

只不过,是个狠心的美人。

天朦朦亮的时候,二人终于走到了京城,但为避免引起城门官兵注意,二人决定在城外逗留一会儿。

城外早市一般在五更天就开市了,为了过往赶夜路的商人旅客吃上个热汤食。

于是二人找了个还算是宽敞的馄饨摊坐了下来。

赵隐见萧衡很坦然的坐了下来,并未有一丝矫情,但还是秉承着萧衡是世子的原则,将桌上的杯子悉数用热水烫过后给萧衡倒了杯热水。

萧衡愣了愣,接过热水。准备喝的时候见迎面走来一个公子哥。

看相貌,威武不足,俊秀有余。

来人径直坐到赵隐旁边,拍着赵隐的肩膀道“承安妹妹,好久不见。

赵隐见到刘昭不胜欣喜“师兄,你怎么有空来京城了。

赵隐随即向刘昭介绍萧衡:“师兄,这位是端阳侯府的萧世子。

对萧衡说“这位是我师兄,刘昭。刘昭向萧衡点头示意,但放在赵隐肩上的手还未拿下去。

见此,萧衡给刘昭倒了杯茶“刘兄,请。

刘昭这才将手拿下来,向萧衡道谢。刘昭见到赵隐太过于高兴,毕竟已有三年未见。

对赵隐说“承安妹妹,我怎么觉得,你自下山以后,反而变得拘谨了,要是这京城你待的不开心,就跟我回金陵吧。师父他老人家也想你了。

赵隐对刘昭说“师兄,你还是叫我大名赵隐吧,世子面前,不得无礼。

刘昭饶是个心大的,也知道赵隐的意思了,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改名换姓。

刘昭于是对萧衡解释道“师妹小字承安,在下失礼了,还请世子见谅。

闲聊之间,馄饨已经煮好,刘昭对着小二说“我也在这桌。

馄饨刚端上来,开城门的号角便响起,赵隐立刻起身对刘昭说:“师兄我还有公务在身,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萧衡随即扔下两块碎银,与赵隐一起回城。留下刘昭一人,和三碗馄饨,刘昭未免有些凌乱。

小说《锦绣诡闻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