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资讯›爆款热文《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张帆张帆今日阅读更新_《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爆款热文《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张帆张帆今日阅读更新_《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

正在喝酒的老马

张帆 都市小说

主角厉擎烈阮紫茉的小说推荐《八零军婚:嫁军官后我逆袭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江南南”,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她以百亿身价进入福布斯富豪榜那天,乘坐的飞机发生了空难,她死了。现在穿进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军嫂身上,接收原主的记忆后,她一整个大无语。刚才那个男人是她丈夫,长相俊美,能力超群,就因一次见义勇为,在老家救起快被洪水卷走的原主,就被原主一家讹上,天天拿着一条麻绳去闹,说他毁了原主清白,不娶她,她就吊死在他家门口......地狱级难度,她直接摆烂,爱咋咋滴,先提升自己,减肥,搞事业。俗话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口。练的一手好厨艺的她,让一心想离婚的丈夫和口嫌体正的儿子上赶着回家.........

来源:fqxs   主角: 张帆张帆   时间:2023-11-10 09:00

《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小说介绍

都市小说《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讲述主角张帆张帆的爱恨纠葛,作者“正在喝酒的老马”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那你说,是怎么回事?”易忠海终于算是开窍了,问出了一句话。“这个寡妇要拿门栓打我,我躲开了,她自己没站稳,摔倒了,自己撞在炕沿上的。”张帆指了指炕边说道。这时,大家才向这…

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第3章 小事 琐事在线免费阅读

“她说的,她总不会胡乱说你吧。你看她满脸是血,浑身是土。不是你打的还是谁打的。易忠海指着寡妇大声的说着。

“她说是,就是啊?那我还说你打我了呢!坐在地上不就有灰了么?张帆淡淡的说着。

听到张帆寸步不让的挤兑易忠海,就看到这个老家伙双眼更红,呼哧呼哧的大声喘气,就好像一个破风箱似的。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易忠海终于算是开窍了,问出了一句话。

“这个寡妇要拿门栓打我,我躲开了,她自己没站稳,摔倒了,自己撞在炕沿上的。张帆指了指炕边说道。

这时,大家才向这边看来,炕边的血迹,结果很显然,自己撞的。

坐在地上的寡妇此时鼻血早就停了,只是嘴唇还有点疼。寡妇看着在场的围观人群,貌似风向要变,就立刻开始一套唱念做打。

“你个小畜生,我打你,你跑什么?你不跑我也不会撞上!大家评评理啊!儿子要杀母亲啊!寡妇一边干嚎着,一边拍着大腿。

院子里一群没有是非观念的,再次被寡妇吸引过去,再次看到寡妇满脸的血,又开始不断的念念叨叨。

“对啊!她是你娘,她要打你,你就要受着。一贯喜欢打儿子的二大爷刘海忠,这时候也腆着个大肚子走了过来。

张帆看了一眼全院子最胖的二大爷,连个反应都不想给他。

“没听说过,挨打还不准躲的!张帆也大声的说着。

“各位街坊,你们也说说,莫名其妙被打,还不准躲。这是什么道理。张帆也学着寡妇的样子,让大家评理。

这个年代,民意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民意甚至可以逼的一个人离开自己的家,甚至逼的人自杀的事情也是有的。

一群看热闹的院子街坊,这会突然很有参与感,貌似,都在问他们的意见。于是,就开始思考,要怎么来判这个事情。

“就是啊!哪有被打还不准躲的?人群后面一个男人声音传来。

所有人向身后看去,只见一个留着两撇胡子的人在那里说着。看到眼前这个人,张帆想了一下,这个就是许大茂。一个真小人!按照时间来看,这个时候的许大茂应该已经跟秦京茹结婚,已经举报了前妻的家里,让人抄了自己前老丈人的家。这一操作,棒啊!

眼看风向要变,易忠海这个四处找人养老,永远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怎么能忍受这个,怎么可能忍受有人不服从父母管教。他一直都是拿着尊老爱幼的名义来拿捏全大院的人的。立刻说道“她是你娘,他摔倒了,你肯定是有错,赶紧给她道个歉,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

说完,易忠海准备转身就走,这是准备给这个事情盖棺定论了。张帆就是一个弑母的不孝之人。

张帆怎么能受得了这个,“一大爷,事情可不是和稀泥,一切都要有道理,我做错了,我道歉,但是别人无理取闹,可跟我没关系。老祖宗说了,母慈子孝,母慈子孝,是母要慈,子才孝。算了,跟你说这个干嘛?你又没有个孩子,当然不知道怎么跟儿女相处。张帆阴恻恻的说着。

听到最后面这句话,易忠海当时就双眼通红,双拳紧攥。这是当着面,指着鼻子骂他易忠海没有子嗣,是个老绝户啊!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也不好解决。第一,这是人家家里事情,他个外人只能帮忙劝说,希望大事化小。第二,这个屠户和寡妇,本来在院子里风评也不好,跟他易忠海也没有什么关系,院子里的事情,只要不关贾家和傻柱的事情,易忠海其实都不太想管,因为跟他的利益无关。第三,今天这个事情,确实没有道理,总不能说挨打还要等着被打吧。易忠海心里盘算着,今天这个事情烫手,还是尽早脱身的好。

但是,这个张家的小畜生今天说的话,完全没有把他这个一大爷放在眼里,这是对他权威的挑战。小畜生,你等着,总要找个机会收拾你。易忠海心里百转千回,定下计策。

“大家伙,都散了吧!回去做饭吃饭。易忠海回头说了一句话,就转身回去了。

看到院子里的最高权力人物一大爷已经撒手不管,其他看热闹的人又管不到人家,而且今天这个事情,明显没有啥好处占。再加上,平时的长期印象,屠夫和寡妇一家也不是什么好的,对院子里的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恩惠,谁会管他家的事情,就都散了。

门外只剩下了四个人,屠夫,寡妇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就在门外怔怔的看着。这完全就跟他们四个平时的印象完全不同啊。张帆这个一贯逆来顺受的,今天怎么这么硬气了。

看来,老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应该是这次让他下乡的事情把他逼急了,屠夫心里想着。

对于这种家庭的纷争,屠夫一贯是采取不管不顾的态度,这几年来,无论张帆被寡妇及寡妇儿女怎么欺负张帆,屠夫都是不管不顾,从来不多说一句。

眼见寡妇还要继续闹,寡妇大儿子,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寡妇就悻悻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向主屋走去。

“赶紧去做饭吧。屠夫对寡妇说着。

寡妇大儿子恶狠狠的看向张帆,“就让你小子在猖狂几天,赶紧去下乡。

张帆不用多想,寡妇大儿子肯定跟他老娘说的是,暂时不要闹了,一周之后张帆就要下乡了,这个时候过分逼迫张帆,别把工作的事情搞砸了。

在张帆的记忆里,寡妇的三个孩子,老大十八岁,老二十六岁,最小的女儿十三岁。

这次老大如果能搞到这个工作,老二还能在城市里呆几年,老三还小,不用想这么早考虑。如果把老二的工作也解决了,寡妇家里也就不用有人下乡了。

估计就是寡妇想到这里,才收敛脾气,赶紧离去。只要张帆下乡了,寡妇的计策就算完成了一大半。

看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张帆关上房门,并插上了门栓,也在仔细考虑这一家人。

“仅仅把他们赶出这个房子,还是不解恨。其实,屠夫和寡妇的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屠夫在屠宰场上班,虽然是临时工,但是一个月也有将近三十块钱的工资,加上屠宰场这个单位,还是能够三不五时的搞到些猪肉边角料的,所以,还是比较受人追捧的。寡妇在公共澡堂卖票,一个月也是有二十多块。两个人加在一起,一个月将近六十的工资,养活五口人,这标准在整个四九城都是不错的。张帆心里想着。

“如果仅仅是把他们赶出这个房子,他们自己的钱租个不错的房子还是可以的。所以,要给他们再使点绊子。这些人居然敢让自己下乡,那就让他们都下乡。看来明天还是要找王主任商量,商量。看看有没有机会,给这两个寡妇的儿子都搞到大西北去。张帆不断在心里盘算着。

时间缓缓流过,整个四合院都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这个年代是没有什么夜生活的,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大家都是天黑就基本上床睡觉,所以,这个时代的人们孩子多,大概就是因为实在没事情做。

张帆坐在床上继续修炼着查克拉。大概到深夜的时候,听到隔壁的主屋有些动静。张帆起身,靠近墙壁,并拿了个茶杯倒扣在耳边,仔细听着隔壁的声音。

“老公,你今天怎么不帮我说话,不帮我打那个杂种啊。通过声音,张帆判断出这个是寡妇的声音。

“你理他干嘛?还有一周那个小杂种就要下乡了,你这时候还跟他闹什么。最后这几天,你别搭理他,吃喝也都给足了,反正送到乡下,就跟咱们再也没有关系了。别最后,把老大的工作搞没了。那就坏了,居委会的王主任跟那个小杂种的娘,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这个声音,是屠户的。

张帆听到这两句对话,心里翻腾不已。虽然有了后妈就有后爸,但是屠户怎么说都是原身的爹,怎么会叫自己的儿子小杂种?这事不对啊。

张帆暂时不作他想,想继续听听,这两个人还有什么说的。

寡妇继续说着“好,我知道了,左右不过就这几天,我也懒的找他麻烦。老公,你今天还要过去么?

屠夫说道“嗯,今天还要出去一趟,最近收成很好,趁着现在市道乱,多做几次,万一市道变了,咱们手里也有东西。

说完,就听到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音。之后就是门响。

张帆立刻警觉,屠夫这大半夜的是要出去干嘛,肯定没有好事,张帆准备跟出去看看。

幸亏有上一世做忍者的经验,一下午加上晚上的练习,身体内已经积累了一些查克拉,张帆估计对付普通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而且神经反应速度比普通人强太多,自保能力还是有的。

于是,张帆在柴房里,拿了一把柴刀,也悄悄的跟着屠夫出去。

只见屠夫从后院墙上翻出院子,没有一点声音,从这个动作来看,屠夫越来越不简单啊。

无论是张帆本身世界,张帆学习的刑侦,跟踪与反跟踪就是必修课。还是张帆的上一世,从事忍者职业,虽然个人能力不突出,但是保护自己,躲藏,跟踪,暗杀,投毒等等东西还是学习了不少。

就这样,张帆远远的吊着屠夫,渐渐向城西而去。这一路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屠夫也很是警觉,不断的变换路线,不断的停顿,观察。对付这些,张帆很有经验,自然不会让屠夫发现。

一个小时之后,屠夫来到一个小院子之前,翻墙进去。这个位置,位于四九城与城郊相交的位置,已经有了很多农户,眼前这个房子就是一个明显的独门独户的农家茅草房。

靠近院子,张帆也翻入院内,看到主屋点亮烛火。这次,张帆没有蹲在墙角偷听。

而是运起好不容易修炼出的一点查克拉,运于脚底,倒立在房檐上向里面看去。

这个茅草房的窗户有点四处漏风,下面还是完整的,但是上面没人修整,应该是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有人会从这里偷看吧。

只见,房内围着烛火,坐着五人。屠夫正坐在中间。另外几人也是长的五大三粗,一脸凶相。只有一个人,长的瘦瘦矮矮,但是眼神中充满了奸诈。

五人就围着烛火讨论了起来。

“猴子,这几天打听的怎么样了?屠夫直接问道。

那个瘦瘦矮矮的人回答“大哥,放心,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么。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个老头祖上是个朝廷大官,这些年也被斗惨了。现在在这附近租了个房子准备养老。昨天晚上,我偷偷摸过去看了一下,那老头正在厨房地窖里放东西,我看了一下,金条,古董都有。而且,我估计那个房子本来就是他的,所以他对那里很是熟悉。不仅在厨房地窖里面放了东西,他还下了一次井里,我估计东西不少。说完,这个叫猴子的人还嘿嘿笑了起来。

“大哥,什么时候动手?猴子旁边的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说着。

屠户考虑了一下,说道“最近市道足够乱,没有人管咱们,连公安内部都是斗来斗去的,咱们趁乱多做几次。明天晚上天黑后在这里集合,半夜准时出发,迅速解决。东西快速搬到城东的据点,之后分散休息。

之后几个人就开始说一些有的没的之类的事情。听到这些,张帆迅速从房檐上下来,向家里先走去。避免被这个屠夫发现,通过这一路的观察,这个屠夫还是很警觉的。

回城的速度很快,大概半个多小时,张帆就到了家里,还是后院翻墙,悄悄的回到柴房。继续盘膝上炕,修炼一会查克拉后,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在大院里的人都出去上班了之后,张帆在房间里随便找了点吃的,解决了肚子问题。果不其然,今天,寡妇没有为难他,留了窝头和粥。之后张帆就开始修炼了一会查克拉,之后就在房间里开始了凯皇教授的体术修炼,俯卧撑、仰卧起坐、高抬腿跳、倒立行走等等。在筋疲力尽浑身大汗的时候,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张帆擦了把汗,过去开门。

“王姨,怎么这么早过来了,您有事,招呼我一声。张帆热情的说着。

“臭小子,跟我瞎客气什么。你的岗位我一上班就给你弄好了,这是九百块钱,还有各种票据。我给你卖了一千一,让对方给了九百块钱,两百块钱的各种票据。你趁着这几天没事,赶紧去把东西买买。王主任热情的说着,并递给了张帆一个信封。

“好的,谢谢王姨。张帆说道。

王主任又叮嘱了张帆很多事情,比如藏好钱,不要炫耀,到了农村之后要如何如何等等等等。

说着说着。张帆突然说道“王姨,有个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跟您说,就是这个事情,我没什么把握,但是事情却是很奇怪。张帆一脸为难的表情。

王主任看着他说道“跟你王姨有什么不能说的,想不出怎么说,就直接说。

张帆想了一下,总不能说自己是跟着屠夫出去的吧,那样就会暴露很多事情,还是斟酌了一下,说道“王姨,是这样的。昨天夜里,我半夜起夜,看到屠夫从后墙翻了出去。时间不太知道,但是应该很晚了,连隔壁院子的狗都没有叫声了。张帆家隔壁大院的这条狗,有的时候像个闹钟,大概十点多的时候还会叫两声,但是之后绝对没有一点声音。

王主任仔细考虑了一下,问道“你以前还发现过这种情况么?

张帆“以前也有过几次,我记得第一次好像还是我十岁左右的的时候,有一次偶然发现的。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从墙上翻过去了。我跟我娘说了,我娘说,不要说出去。

王主任更加沉默了,而且表情很冷。“小帆,这个事情你谁都不要说。我知道了,我家你叔就是公安。你不用多想了,就安心的准备下乡的事情吧。

叮嘱完张帆,王主任就急匆匆的离去了。

这个年代,大人白天上班,中午都是在食堂解决。家里的孩子上学,中午带饭。现在满大街的半大小子,已经辍学,还没有工作,就在大街上闲晃。

寡妇的两个儿子女儿也是这样,他们想反正家里也没人做中饭,就出去跟着别人混着,钱不钱的不知道,但是混点吃喝还是有的。所以,白天的四合院,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各家没有工作的媳妇。

张帆没去管这些,回到房内继续自己的修炼。身体训练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坐下修炼查克拉。

傍晚,张帆自己也不会做饭,出门找了个国营饭店,大吃了一顿。这应该是,张帆来到这个四合院的世界吃的最好的一次,不仅缓解了一天训练的劳累,更多的是缓解了原身这几年的心理压力。终于吃饱了!

这顿饭吃完,张帆都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仿佛原主的残留在一点点的离去。

“放心吧,我会让这一生过得很好的。张帆说着。好像是对自己,又好像是对原身,还好像是对自己的老爹和上一世的哥哥卡卡西。自己会过的很好的。

吃饱喝足,回到家里。张帆没去管屠夫和寡妇在干嘛,径直回到柴房,稍微消化了一下后,就又开始了修炼。大概是因为原主的残留消散了一些,张帆的这次修炼,速度明显快了很多,聚集了更多的查克拉。

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都吃完了晚饭,二大爷刘海忠家里也没有孩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家家户户渐渐熄灭了灯光,开始休息。

随着张帆查克拉量的不断增加,他的五感也更加灵敏。在全院都静寂无声的时候,听到主屋有了开门的声音。

“这是要出去了!张帆心里想着。之后就起身,准备跟着过去。

事情虽然跟王主任说了,但是这个时候,公安内部也是相当的不平静。万一,公安没有重视,或者拖延。都不能逮到屠夫的现行,所以,张帆还是想着自己跟上去。如果屠夫几个人真的聚头了,准备行动,自己还可以在去派出所报警。

在张帆刚刚准备翻墙跟上屠夫的时候,耳朵动了一下,感觉前面有六七个人跟着屠夫过去了。

张帆心里一松,看来王主任的办事效率是真的高。上午说的事情,公安晚上就进行了部署。

远远的看着前面的屠夫和公安团队,感觉到,这批六七个公安不是一般的团队。这几个人不仅跟踪和反跟踪技巧极其娴熟,还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独特手势,暗号。从身手来看,这几个人也是干脆利落,不仅行动快速,还没有任何声响。

“这不是一般的公安吧!如果公安都是这个素质的话,那这些年,也不会有那么多无头案了。张帆心里想着。

因为张帆昨天来到过这个城郊结合部分的小院,所以没有继续跟踪,而是换了条道路直接来到小院附近,远远的观察着小院的情况。

在张帆到达之后,大概二十分钟,屠夫也过来了。直接翻墙进院子,屋内亮起灯光。

张帆虽然看不到那六七个公安,也听不到什么声响,但是就感觉他们就藏在小院附近,而且紧紧的盯着小院的情况。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看不到,听不到,但是就是感觉有。张帆安慰自己,大概这就是第六感吧。上一世的张帆虽然没有出村执行过任务,也没有参加过忍者战争,但是却从哥哥卡卡西那里听到过很多事情。

有一次,卡卡西执行任务回来,说了一个事情,在去执行任务的路上,本来正在前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就是想向上跳一下,就是这一下救了他,在卡卡西刚刚起跳之后,他原本的落脚点就发生了爆炸。卡卡西总结,那时候也说不上什么,就是一种对危险的直觉。

现在的张帆也有这种感受,虽然没有看到和听到几个公安,但是就感觉几个公安很安静的藏在小院附近。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只见小院的门打开了,出来了六七个人。没有火把,也没有手电。在漆黑的夜里,屠夫几个人就像黑夜中的幽灵快速的向东边走去。

在门开后,几名公安也远远跟上。

张帆就远远的掉在两个队伍的身后。

大约前进了十几二十分钟。屠夫一伙就停在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门口,之后,两个身影快速翻墙入内,后面就从里面把院门打开。

屠夫一伙很快拔出身上的各种武器,进入院子内部。张帆远远看过去,都是砍刀匕首之类的,没有枪支。大概是怕枪声太大,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吧。

在屠夫一伙快速进院子之后,公安一方也迅速接近,每人都拔出了随身枪支,将小院团团围住。

张帆就找了个附近的高树,爬上去,站在树枝上观察里面的情况。本来张帆还想着会有一场恶战,结果,仅仅公安一方开枪示警了一下,战斗就很快结束了。

大概十几分钟后,就看到几个警察,押送着六七个人向外面走来。

枪声响过之后,大概也就是十几二十分钟,四辆警车开到了小院门口,车上下来了十几个警察,迅速冲入小院。

屠夫一伙被手铐铐住,带到车上,这个小院的主人,一个老者,也被带了出来,之后,所有人,就坐车离去。

热闹看完了,张帆就从树上下来,向家里走去。热闹?好像也没看到啥热闹!

半个小时后,张帆回到柴房,简单修炼之后,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张帆早早的起来,正在柴房做着各种体术运动。就听到寡妇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张帆也赶紧出门,跟出去看看情况。

就看到,寡妇刚刚跑到前院,就被四名公安扣了下来。简单问询之后,也被戴上手铐,带走了。

“这个事情,还有寡妇的事情?张帆思考着。

没去管这些烂事,张帆回到柴房继续修炼。寡妇被公安带走的事情发生的太早,四合院里都没人看到。所以,自然也没有人八卦这个事情。

“妈!妈!怎么还没有起来做饭啊?张帆听到隔壁主屋发出的喊声。这是寡妇家大儿子的声音。

大概是没有听到回应,寡妇大儿子开始四处寻找他娘。

忽然,柴房的门被推开。

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小畜生,你看到我娘没。

张帆看到这个寡妇的小女儿站在门口骂自己,肯定忍不了啊,忍者忍者也不是一直忍着。

张帆走上前去,直接一个大鼻兜扇在他的脸上。

“滚!再敢骂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张帆凶狠的说着。

寡妇的小女儿估计是第一次看到张帆这么凶狠的样子,加上寡妇没在家,没人给他撑腰,小姑娘赶紧跑了,回房间跟他两个哥哥哭诉去了。

也不知道寡妇的两个儿子跟小姑娘说了什么,三人匆匆出门,估计去寻找他们的父母了。

跟张帆有没有关系,张帆今天的任务是,出门购物。先把下乡的东西买齐了。

小说《四合院之民警居然会查克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