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资讯›納兰清静納兰清静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全本阅读

納兰清静納兰清静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全本阅读

《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

哎嘿呀

穿越重生 納兰清静

小说《游戏王:别人打牌我打人》,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琦玉保田,是著名作者“myjimu”打造的,故事梗概:李琦玉无意中穿越成为海马集团的打手,主角还在打牌拯救世界的时候,我已经凭借领先世间20年的眼见坐拥亿万资产。打牌?不过是我积累原始资本的手段而已。...

来源:fqxs   主角: 納兰清静納兰清静   时间:2023-11-10 08:54

《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小说介绍

穿越重生《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主角分别是納兰清静納兰清静,作者“哎嘿呀”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不知大叔怎么称呼?”蓝生问“你与刘道长说,是南阳的张居士他便知。”两天后的晚上,冯七和马虎果然又动手打蓝生,这会蓝生没有再逆来顺受,认打任踢,他居然出手反抗。他力小个…

魔笛情缘第6章 忍死须臾待杜根在线免费阅读

~蓝生狠了心,决定用性命去赌自由,赌一个或许可以改变悲惨命运的机会。~

蓝生听说是逃狱,吓得目瞪口呆,想要婉拒,因为逃狱被抓后不但重打重罚,这辈子恐怕都要送去做苦工,永无翻身之日。

但旋即又反复思量“倘若待在此处,恐怕迟早要被他二人打死,说不定冒死脱逃,还有一线生机。

摸着疼痛的伤口,下了决心,先听灰袍大叔怎么说,只要他的计划可行,哪怕只有一成的机会,也要冒死一试。

灰袍大叔听蓝生答应了,续道“你若能逃出去,千万不可再出现于街市。城西北五里处有座道观,是我一刘姓道友主持,你去寻他,就说是我请他暂时让你住在那,至于他是否愿收你为徒,就要看你的八字是否够轻。

蓝生只听人说过八字重的人,命大福大,却从未听过收徒却要八字轻的。

灰袍大叔轻吁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我那道兄捉鬼驱魂远近驰名。要捉鬼,须八字轻,通常要在三两以下,做完法事方才看得见鬼魂。

蓝生“喔了声,这等事还是他第一次听说,也不知自己八字轻还是重,想来这么命薄多桀,八字必定奇轻无比。

又想,倘若刘道长肯收他为徒,从此可不必再当乞丐,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

对当下的蓝生而言,能自由,不必每晚担心会被人毒打,还有个温饱的居所,是多么昂贵的奢望!

至于抓鬼,蓝生根本不信,他相信有鬼神,但却不信能看得见,更别说还把它捉住。

“不知大叔怎么称呼?蓝生问

“你与刘道长说,是南阳的张居士他便知。

两天后的晚上,冯七和马虎果然又动手打蓝生,这会蓝生没有再逆来顺受,认打任踢,他居然出手反抗。

他力小个儿又矮,即是反抗又能奈何?

马虎更是怒不可遏,出手较往常又狠了许多。

谁知蓝生拼命似的,紧紧环抱着马虎的头,狠狠地朝他耳朵咬去。

马虎惨叫一声,死命挣扎,并不断猛挥重拳,企图挣脱蓝生。但蓝生铁了心,就是不肯松开紧闭的牙关。

眼看马虎的大半个耳朵,硬是活生生地被蓝生咬断。

蓝生目光呆滞,满口鲜血,嘴里还衔着马虎的断耳,甚是恐怖。

接下来自然是冯七与马虎的一阵猛烈的痛殴。

而其它的乞丐见蓝生这副模样,都不敢上前帮手。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这时灰袍大叔大声嚷着,惊动整座监狱。

两名狱卒早被吵醒,本还懒得管,但听得人死了,这可麻烦,于是便提着灯前来查看。

冯七和马虎这才停手,将蓝生推倒在地。

但蓝生却一动也不动,灰袍大叔立即来探蓝生鼻息。

“没气了,没气了,打死人了。

狱卒在牢外打着灯,见蓝生侧身躺在地上,满口鲜血,口里还含着半只耳朵,先是一愕。再细看,蓝生不但身子没动静,似连呼吸也没了。

其中一名较瘦的狱卒提议明早再处理,两人正商议着,这时灰袍大叔道“先把他抬到外边,这死相怪吓人的…,万一传染了瘟疫可不妙。

这句话才是狱卒担心的,另一名稍胖的狱卒去取了两副脚镣扔进牢中,要冯七与马虎铐上。

马虎本不愿去抬尸体,他血仍未止,直捂着耳朵喊痛。

那稍胖的狱卒知道人是他打死的,原本就看他不顺眼,硬是要他去抬。

“人打死了,明起你二人还有好日子过?稍胖的狱卒狠狠地向他二人喝道

待二人脚镣铐紧,狱卒检视过,便打开牢门,要他俩将蓝生抬到屋外院南的柴房里。

别看这两名狱卒平日作威作福,胆子却不大,不但不敢抬尸体,连简单的验尸也马虎带过。

当然,蓝生的死相太恐怖,或许也是原因。

冯七与马虎踉踉跄跄地将尸体缓缓抬出牢房,那较瘦的狱卒提着灯,随二人往柴房走去。

马虎边走边嚎,血滴了一地。

约莫一刻,三人便折回。

“房门可锁紧了?那稍胖的狱卒问

“锁得紧了 较瘦的狱卒道

那稍胖的狱卒指着冯七道“把地上的血擦干净,明朝头儿来了,再收拾你二人。

蓝生预先含着灰袍大叔给的一粒药丸,待他将药丸吞下后,才死命的去咬冯七的耳朵,然后没多久药效发作,他便渐渐失去了知觉。

到了柴房两个时辰后他才醒来,柴房没窗,甚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摸索了好一会才找到门,但门却由外紧紧的锁着。

蓝生身上有几处还不时淌着血,剧痛难止,又坐困愁城无计可施,这会从大牢房换到了小牢房,自由仍是遥不可及。

蓝生精疲力竭,坐倒在门旁,绝望地望着厚实的门板,但随即又奋力爬起,他知道不能等到天亮,验尸的来后,他便再也没有机会,说不定还会被活埋。

打起精神,蓝生继续在黑暗中沿着粗糙木墙摸索。现是初秋,柴房里备的柴并不多,只够三、五日烧水煮饭之用。而屋后方,角落放了一堆零散的碎材。

蓝生又在地上摸索了片刻,在材堆附近摸到了两块火石,还有几个火折子。

蓝生一一打开火折子闻了闻,全都是用过的,呛鼻的硫磺、松油味仍在。

蓝生将火折子里的残留物小心地用细树枝掏出,全部聚集在手上,然后在黑暗中仔细地筛选出一些尚未燃尽的棉絮、芦苇缨,再将它们集中放进一个硫磺味较重的火折子中。

接着蓝生折了些细小的干材,再将这些干材堆在整堆干材的下方。

然后他拾起打火石,企图点燃火折子…

好几次都功亏一篑,折腾了两刻,蓝生终于看到了一团生气盎然的火苗,从细枝堆里窜出,他对自己生火的天份甚感欣慰。

火越烧越旺,烟也越冒越浓,浓得几令人无法呼吸。

蓝生狠下了心,决定用性命去赌自由,去赌一个或许可以改变悲惨命运的机会。

蓝生用衣服遮住口鼻,趴在门下,从门底的缝隙中吸取外头新鲜的空气。

没过多久,便听到门外有人大喊道“失火了,失火了!

然后门被开启,那较瘦的狱卒探头进来,发现蓝生躺在原地,而火势已一发不可收拾。

“今晚真倒了邪楣,死了人又失了火!那狱卒边抱怨着,愤愤踢了蓝生一脚,转身跑去敲锣。

小说《開跼被絶育,你説訨我当敎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