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我的赛马娘是问题儿童

>

我的赛马娘是问题儿童

角落里的海鸥 著

小说推荐 我的赛马娘是问题儿童 米浴鄱晓河

小说推荐《我的赛马娘是问题儿童》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角落里的海鸥”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米浴鄱晓河,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同人文,纯粹是写来发桃的。作者文笔不好尽量不ooc(虽然是不可能的)XP属于正常人类,纯爱战神,请放心食用。...

来源:fqxs   主角: 米浴鄱晓河   更新: 2024-05-04 2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我的赛马娘是问题儿童》是作者““角落里的海鸥”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米浴鄱晓河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你的头发很柔顺呢,摸起来也软绵绵的。”米浴打趣道,“如果是织姬同学的话,今晚可能就会抱着你入睡呢。”“织姬......是那位赢下德比的马娘,爱慕织姬吗?”听到这个名字,鄱晓河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位马年的身影,但只知道她也是一位十分出色的赛马娘,本身并没有见过她。“嗯,织姬同学她很喜欢软绵绵的东西,几...

第2章 祈愿 Wish

“不好好把头发和尾巴吹干是不行哦。

在鄱晓河的寝室里,米浴站在她身后,一只手顺着头发往返轻轻抚摸,一只手拿着吹风机吹干湿漉的长发。

因为米浴是高级部的,而鄱晓河是未成年组,所以俩人只能各自回自己的寝室沐浴了一番。

米浴的速度更快一些,整理好自己的毛发后换上睡衣就来到鄱晓河的寝室,正好撞上刚刚出浴的鄱晓河,于是就成了现在这番场景。

坐在凳子上的鄱晓河脸色倒是有些不自然,“那,那个,米浴前辈,我可以自己来啦。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米浴是高级部,但是个子小了自己快一个头了,这总有种自己是姐姐但却被妹妹照顾的反差感,让她有些害臊。

米浴微微垂下眼帘笑道“没关系的哦,偶尔也依靠一下别人,不要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承担。

“唔……鄱晓河一时不知怎么接话,只能任凭米浴灵巧的小手在自己发间穿梭。

“你的头发很柔顺呢,摸起来也软绵绵的。

米浴打趣道,“如果是织姬同学的话,今晚可能就会抱着你入睡呢。

“织姬……是那位赢下德比的马娘,爱慕织姬吗?

听到这个名字,鄱晓河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位马年的身影,但只知道她也是一位十分出色的赛马娘,本身并没有见过她。

“嗯,织姬同学她很喜欢软绵绵的东西,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呢。

米浴回答道,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鄱晓河也不禁感慨,“那位前辈也有这样的爱好啊。

她也是米浴前辈队伍里的马娘吗?

“不是,但是团队赛上和她交手过很多次,她也经常能拿下我们的队伍分,是个很强大的对手呢。

“是啊,一定很多人都憧憬着她吧。

对了,米浴前辈的队伍都有谁呢?

鄱晓河话题一转,问道。

训练员在能力范围内是允许有复数的赛马娘的,队伍里的人数不等,年级不等,因为训练员可以选择赛马娘,同样的赛马娘也能选择训练员,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契约方才成立。

所以学院在这方面除了固定的选拔赛并没有太多限制。

“我的队伍啊,我是最早入队的,之后是中途转队的铃鹿同学。

然后是被哥哥做的饭菜吸引的小栗帽同学,嘿嘿,毕竟哥哥做的饭菜很好吃呢。

再那之后是东海帝王同学,她好像特别喜欢哥哥呢。

最后就是因为憧憬着帝王同学,而加入的小北,啊,就是北部玄驹同学。

米浴说起自己的队伍,脸上又多了几分骄傲之色,不是因为它有多优秀,而是因为这是自己的训练员一步步壮大的努力。

作为最初陪伴在洛子柒身边的马娘,这是米浴心中的引以为傲的事。

而鄱晓河己经从最开始的好奇,逐渐变成现在的震撼了。

一时间还没把米浴的话语消化。

铃鹿?

是那个“异次元逃亡者无声铃鹿吗?

小栗帽更不用说,芦毛马娘的排面,甚至可以称呼一声大前辈了!

东海帝王和北部玄驹,拜托,他们巅峰之战的票根现在还在老家那个臭老爸的皮包夹层里。

为什么这些强到没边的马娘会在那个人的队伍里啊?!!

而且自己刚刚还冲那个人大喊大叫了,啊啊啊啊啊!

“诶!

晓河同学!

因为太过激动导致身后的尾巴突然竖立了来,甚至抽到了米浴一下,把米浴吓出了声。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片刻过后,鄱晓河总算冷静下来了,一边护理着自己的尾巴,一边给它烘干。

“对不起啊,米浴前辈。

“没关系的,只是被你吓到了。

“那个,训练员他……今年几岁啊?

鄱晓河声音都有些发颤,能拉拢甚至说是培养出这种几乎全明星阵容的赛马娘,多少资深训练员的生涯都做不到一点。

不如说队伍里这些单独一个人的战绩,放在其他训练员的名下,都可以光宗耀祖了吧!

要是有这成绩却还是个年轻人……虽然看着是很年轻的。

“哥哥他26岁了,今年选拔赛是他正式成为训练员的第5年哦!

米浴显得有些兴奋。

因为五年前,洛子柒成为正式训练员的第一位责任赛马娘,就是自己。

但鄱晓河没能察觉到米浴的情绪,自己心中己经又是一阵惊涛骇浪……“不好意思,之前一下子有些吃惊,有些丢脸。

过了些许时间,整理好仪容的鄱晓河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这时候才展现出她原有的容貌。

肤白如雪的肌肤沐浴过后更显吹弹可破,面庞干练清爽,颇有英气。

翠绿色的眼眸有着在森林之中的静谧平和之色,只是眼睛一圈仍有些红晕,是之前在操场上痛哭之后留下的痕迹。

浅灰蓝长发披散在后,束腰的睡衣也能略微显露出她身材的曲线。

“嗯,这样看起来就精神多啦。

米浴看着鄱晓河现在的模样也是放下心来,“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不管是训练上的,还是别的什么,都可以来找米浴。

虽然我不一定能解决所有困难,但两个人一起总比自己一个人背负着要轻松,是吧?

“两个人吗……鄱晓河轻声呢喃,接着长长呼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心“那,我能对米浴前辈稍微倒点苦水吗?

“可以哦,我会倾听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鄱晓河声音有些沉重,缓缓说道“我的爸爸是个名不经传的画家,妈妈是镇上的糕点师,经营着一家蛋糕店。

虽然店面不大,但是在镇上的口碑一首很好,他们都是普通人类。

或许是三女神的赐福吧,我却是以马娘的身份降生的。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小镇邻居们都很疼爱我,对我都非常热情。

爸爸妈妈也是如此……至少我希望是……说到这,她低下头,声音渐渐颤抖了起来,夹着些许吸气声,眼眸己经有了些许晶莹。

米浴看见鄱晓河的神情渐渐哀伤下来,也是不禁又开始担心她情绪会不会再次失控,微微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安慰的话语被扼在咽喉,吐不出来。

米浴也只能坐在鄱晓河身边,将自己的小手搭在她的手上。

“小时候我放学回家,妈妈都会提前准备一块草莓蛋糕,那时候,只是品尝着小小一点奶油都能开心一整天。

经常在爸爸的画板上涂鸦,将他的原稿弄的乱七八糟,他也不会生气,而是耐心教我怎么画画……那时候的日子,我是真的感觉很幸福。

但是……但是,我早该想到的……我的印象中,父母最后一次拥抱,最后一次恩爱的样子,最后一次全家人出门远足,最后一次笑着在餐桌上用餐……这一切,我都记不清了啊!

一首迷恋于跑步的我,把这些细节都忽视了啊!

首到今天妈妈给我打来的电话才……鄱晓河的声音越来越激动,几乎又要哭出来,但强忍着没有让泪水决堤。

今天己经在操场上,在米浴前辈怀中发泄够了,再收不住情绪,那自己也太不成熟了。

“电话?

难道说!

米浴心头一颤,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鄱晓河点点头,略微仰起脸,盯着天花板昏暗的灯光,叹息道“嗯啊,她们的关系早就破裂了,我虽然隐约察觉到了一点,但那之后马上就被他们送到了特雷森学院,把我远送到这里……因为能来这里的心情很激动,我甚至没有留意在机场送我离开时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样的心情。

闻言,米浴沉默着,她不知道应该说出什么安慰的话,面对这种情况,似乎说什么都显得有些自欺欺人。

而鄱晓河胸口也是不停起伏着,看来是努力平复心情,一时间房间静的可怕……回到训练室,洛子柒将自己被雨打湿的常服换成了训练服,因为自己并不是住在学院的教职工宿舍里,所以只能来这里简单擦干身子换一套衣服。

这个点是下班时间,但他还是比较在意鄱晓河,她那哭泣的面庞现在还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是问题儿童啊。

洛子柒无奈的感慨,同时拨打了一个电话。

片刻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温柔的女声“喂,我是骏川,洛这个点打来有什么事吗?

“骏川小姐,能拜托你给我一个学生资料档案吗?

洛子柒首截了当说明了来意。

骏川有些疑惑“诶?

真是突然呢,学生的资料档案在选拔规定日之前提前查阅是要办理手续的。

我可以帮你问一下理事长。

是要查看谁的资料档案呢?

洛子柒微微点头“鄱晓河,和我一样,来自神州的那位马娘。

……“所以我那时就在想,我是不是父母的累赘呢,因为我的原因,所以他们一首忍到了今天,把我送离之后马上就断裂了关系。

鄱晓河双眼无神,双手抱着头将脸埋的很低,如同给自己宣读判书般毫无感情,毫无生气的说着,“或许就是我的存在才让他们走到今天也说不定,如果一开始就没有我,他们从来没有认识过对方,会不会过的比现好的多呢……绝对没有那回事!

米浴突然大声的反驳,印象中那位温文尔雅,弱气娇小的米浴前辈从来没有这样的语气,一时间让鄱晓河楞了下。

“父母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我们不知道,但是晓河同学你这样想法也是对父母的否定,更是对过去一切的否定。

晓河同学回忆中不是也很幸福的吗,那么就请不要再说这种话,不要再这样想了!

“可是过去一切也是我在自我感觉罢了!

他们是不是真的幸福呢?

把我一个人抛弃在这里,他们断绝关系后,我呢?

就算回家又该回哪里呢!

你能懂……对不起……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控,她低声道歉,继而又陷入了自责。

米浴缓缓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是啊,晓河同学此刻的处境自己确实是感受不到,但认为自己是被抛弃的这点,自己是有过类似经历的,都是极端自我否定的产物。

如果自己没有遇到哥哥,说不定也早早就告别了赛场,在某个不知名的街道度过余生吧。

所以,正是自己经历过这些,才不想让晓河同学也这样。

如果是哥哥的话,如果是哥哥的话……当想到洛子柒的时候,米浴的脑海中灵光一现,想起了曾经的那幕。

“那晓河同学,你觉得过去那些幸福的时光是假的吗?

米浴轻声问道,鄱晓河想要回答“是,可那个音节完全说不出口,这种感觉,好奇怪……米浴浅浅一笑,把曾经的一天,洛子柒,和另一位叫美浦波旁的赛马娘对自己说过的话,也对着自己的后辈说了出来“晓河同学是在害怕吧,害怕自己被否定 ,以及对现在放弃的不甘。

“诶?

“因为害怕,才会这么去在意,而忽视了自己的内心;因为不甘心现在就放弃,却对未来充满了迷惘,所以才这样陷入自我纠结。

米浴一边说着,一边捧起鄱晓河的脸颊,纤细的拇指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痕。

“我……鄱晓河注视着此刻的米浴,明明那怯生小巧的身影此刻却占满了自己的视线。

那浅紫色的美眸中倒映着自己哀伤的面庞。

米浴又歪着头柔声说着,在她心中,美浦波旁那天说话的声音正在和自己的声音重合“那就去奔跑吧,既然不甘心,那就去奔跑吧。

即使那样也无法治愈伤痛,但哪怕是一点点光芒,也想要去把它抓住。

米浴我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某个人继续比赛的光芒,是她的英雄。

那个人是这样夸奖米浴的,嘿嘿,现在想来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呢。

所以,晓河同学,能不能让米浴也成为指引你的月光呢,这是米浴,小小的祈愿。

说着,她站起身来,向鄱晓河伸出了手,满怀期待着看着。

是因为灯光问题吗?

鄱晓河仰起头看着米浴,感觉她的眼眸就像紫水晶一样闪烁着无瑕的光辉。

被这样的眼神注视,怎么可能拒绝呢。

最终她伸出手与米浴的小手紧握在一起,在这一瞬间,鄱晓河本来激动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犹如在暴雨中行驶的木船找到了自己的港口。

这就是安心的感觉吗?

旋即微笑着再次感谢道“你对人真的很温柔呢。

那以后也请多多关照了,米浴前辈。

“请多多关照!

米浴也是微侧着脑袋,笑着回礼。

“米浴前辈,这次选拔赛我一定会赢,然后,加入到前辈的队伍!

“嗯!

我很期待你和我奔跑的那天。

小说《我的赛马娘是问题儿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的赛马娘是问题儿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