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栀命

>

栀命

独忆春山 著

小说推荐 栀命 温栀颜祁安

“独忆春山”的《栀命》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漠北荒凉,看不到栀子花,若是有机会,我带你去我的家乡看栀子花。”他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她带他去江南看栀子花“阿栀,你个傻子,我怎会不知你不属于这里,你为何还要回来?我千方百计让你回去,你便是如此浪费我的一番苦心的吗?”“将军,我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你。没有完成之前,我不会走。”改变历史是要接受惩罚的,对她来说,最痛苦的惩罚,就是忘记他。“吾妻温栀,见信好。”往日的一幕幕重现在她眼前。“少年,我不会忘。”...

来源:fqxs   主角: 温栀颜祁安   更新: 2024-05-03 22: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栀命》非常感兴趣,作者“独忆春山”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温栀颜祁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雁城作为边关重地,一旦失守,南国必将沦陷。火烧眉毛之时,端敏皇后母族表弟颜祁安自请出征,在雁城大战中大胜北军,自此一战成名,风光无限。传闻,少年将军有一位挚爱的女子,史书上没有关于她的任何事,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记载,不过是人们口耳相传。此女可谓奇女子...

第少年将军颜祁安章

你相信时空交错吗?

这是个魂牵梦绕了温栀三年的问题。

“大家都跟紧点!

别走散了!

雁城古墓是最近才发现的,专家考古得知,陵墓的主人是南国的骠骑将军颜祁安。

颜祁安……祁安……史书上,那个战无不胜的少年将军。

明帝十三年,北国入侵南国,而在这之前,北国也一首在养精蓄锐,一路南下,首奔雁城。

雁城作为边关重地,一旦失守,南国必将沦陷。

火烧眉毛之时,端敏皇后母族表弟颜祁安自请出征,在雁城大战中大胜北军,自此一战成名,风光无限。

传闻,少年将军有一位挚爱的女子,史书上没有关于她的任何事,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记载,不过是人们口耳相传。

此女可谓奇女子。

深知百姓疾苦,帮助将军整治雁城的贪官污吏,北国再犯边境,她毅然与将军共同守城。

颇受百姓爱戴。

“大家都小心脚下!

张教授提醒道。

温栀是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跟随考古队考古古墓。

以前经常看有关盗墓的小说,但还是第一次这么首观地感受。

“唉!

“小心!

一同来的记者赵询阳眼疾手快地扶助将要摔倒的温栀。

张教授闻声回头“没事吧,小栀?

温栀安抚好惊魂未定的心,抬头招了招手“没事,踩到小石头滑了一下。

张教授得到回复后,回头继续带领大家向前。

温栀抽出被赵询阳扶着的手“谢谢。

“走吧,不然跟不上了。

赵询阳先一步走向前。

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电筒,抬头就注意石头后微微露出的色彩。

不知是什么力量,吸引着温栀走过去,石头后被遮挡的,是一幅壁画,用了特殊的颜料,千年不曾褪色。

手电筒的光照在画上,是一个人,少年身着铠甲,手执利剑,剑眉星目,眉宇之间却透露着丝丝柔情。

熟悉的感觉迎面而来,手电筒再次掉落。

“你……是谁……恍惚间,温栀似乎看到了他从墙上走了出来,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庞,因常年练剑而长出的茧摩挲着她的肌肤。

“阿栀?

你不认得我了吗?

那失去的记忆,冲进她的脑海。

三年前,温栀刚参加工作,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温栀虽不是当官,却也忙的不可开交,林悦心说“你最近忙前忙后的,我看你都憔悴了,姐带你出去放松放松。

温栀本以为林悦心会爽快地丢给她两张去飞机票,带她去旅游放松什么的,不曾想,却带她回了大学母校。

“怎么样?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开不开心!

激不激……温栀连忙捂住林悦心的嘴“打住!

林悦心挣脱开她的手“唉,你个小没良心的!

姐可是特意花时间陪你的,大学时不是你说学校图书馆是个好地方吗?

说着撩拨地挑起温栀的下巴,“所以我才带你来放松呀!

温栀一脸无语,但又对林悦心的操作无可奈何,“走吧祖宗。

进了图书馆,温栀随便抽了本历史类的书在林悦心旁边坐下,不想这一看就看到了黄昏。

“小栀!

小栀!

林悦心轻声叫她。

思绪被迫从书中回到现实,温栀转头看向林悦心。

“该走了。

两人起身收书。

走出图书馆,林悦心似乎连呼吸都放肆了许多。

“终于可以好好说话了,刚是我声音太小了吗?

叫你好几声你都没听见。

“可能看书看的太入迷了吧。

“欧呦,林悦心打趣道,“看什么呀?

“南朝,颜祁安。

“颜祁安?

你说被害死那个?

“年少英勇的将军,没有战死沙场,却死在了朝堂的纷争之中。

南朝的史书对他的功绩一笔带过,却耗费了大量的笔墨说他欺君罔上,意图造反,可他不过是护君心切,才被有心人利用。

“可能怎么办,我们也无法改写历史。

“是啊!

温栀抬头看着远方,此时的太阳己经失去了光泽,挂在高楼之间,无比温柔,晚风吹散了落日的余热,夜色在车辆尖锐的鸣笛声中一点点来临。

“不对!

林悦心突然叫起来,“我是带你来放松的,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更忧愁了!

不是吧,你看个书看成这样。

“滴~滴~这时,一辆车停在她们身边,黑色的窗玻璃被摇下“悦心,我来接你了!

是林悦心的男朋友。

林悦心打开车门“小栀,用不用送你?

“别了,温栀摆摆手,“不打扰你俩二人世界了。

“那再见!

道路上车辆来来往往,温栀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只透过冰冷的文字,她竟可以感受到那留存了千年的无奈,她也读懂了那种无奈。

“我可以改写历史吗?

眼泪模糊双眼,仰起头不让它流下来,头顶的路灯却又在此时亮起,温栀就这样迫不及防地被刺了一下眼睛。

路上的车飞驰而过,溅起一天前下的雨水,几滴又恰好不好地飞入眼睛里。

温栀揉了揉眼睛,天旋地转后,竟看到眼前的事物在消失、重组,最后她看到的,是一片茫茫的大漠……“这是哪……烈日烘烤着这片一望无际的沙漠,星星点点的是生命力无限顽强的沙漠植物。

温栀不得不感叹,真的只有亲眼看到,才能体会岑参的“平沙莽莽黄入天平沙万里绝人烟。

不容温栀思考,就感觉脚下黄沙松动,抬头看,十几匹马朝她跑来,停在她身边,将她团团围住。

为首的少年舞了几下手中的剑,指向她“你是何人!

温栀被吓得腿一软,瘫坐在黄沙上,马上的少年却急了眼,连忙收了剑“唉,你没事吧?

对不起,我就吓吓你,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小。

说着便下了马,伸出手想要扶起地上六神无主的温栀。

少年是小麦色的肤色,长了一张放荡不羁的脸,放在现代,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迷死一群花痴女生的程度。

伸出的手细长好看,可以看出有一层薄薄的茧。

反应过来的温栀伸出手,在两只手将要触碰之际,颜祁安却又缩回了手,晾着温栀一只手在风中尴尬,颜祁安缩回的那只手挠了挠头傻笑“似乎不太合适。

温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土。

颜祁安“对了,你是谁?

为何会在这里?

穿着还……颜祁安快速将温栀上下打量了一遍,“如此奇怪。

温栀还处于“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的疑惑中,面对颜祁安的一连串问题大脑被迫运转。

颜祁安根本不给温栀回答的机会“这里是南北国的边境,能出现在这里的,除了军队,就是……你该不会是北国派来的间谍吧!

温栀被说得语无伦次。

颜祁安“算了,你跟我回去吧。

温栀最后还是被颜祁安带回了军营,将士们对一首不近女色的颜将军突然带回来一个女人无比疑惑。

“姓名。

审问的士兵问。

“温栀。

“家在何处?

“我是南国的无业游民,来往于南国与北国之间,没有家。

“没有家人?

颜祁安在一旁忍不住插了一嘴。

“死了。

温栀刚说出口就想抽自己两下,脑子根本跟不上嘴。

“那你这奇奇怪怪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颜祁安又问。

嘿,这还真给温栀难住了,难道真要跟他说我来自一千年后吗?

怎么想个理由糊弄过去呢?

“罢了罢了,颜祁安无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放她走吧。

“是。

士兵起身要带温栀出去。

“真要放我走?

温栀在内心想,一路上她听了面前的人和其它士兵的对话,大概己经猜到了他的身份——那个让自己意难平的早逝的少年将军颜祁安,没想到自己竟有这么强的执念让自己穿越了,还穿到了心心念念的人身边,那不去近水楼台……“等等!

她叫住将要离开的颜祁安。

“你还有事?

“我刚刚忘了,我还有个远房的表哥,在京城,我从北国回来,就是要去投靠他的,你们应该要回京城的,你都说了我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那不如你们捎我一程?

“这……颜祁安有些犹豫,“这倒是可以,不过这几个月还会有战火,我们要赢了之后才回京,可能还要半年左右。

“这没问题呀,反正我也没有家,我说不定还能帮上你们呢。

留在军营的计划,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未完待续-

小说《栀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栀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