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太子殿下不可以

>

太子殿下不可以

云娇 著

云娇萧衍 太子殿下不可以 小说推荐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太子殿下不可以》,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云娇萧衍,由大神作者“云娇”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夫君浪荡,婆母不慈。云娇刚生下女儿,就被逼着上佛寺去敬香跪求男嗣。没曾想,却在寺里被人绑了扔在厢房轻薄欺辱。一场不该有的靡丽情事后,她慌不择路逃离,只盼再也别见那登徒子。却在自己家中,又遇见他。他随她夫君入府,踏进她的院落,低首唤她嫂夫人。云娇吓得花容失色,手中茶盏坠地碎裂,石地上溅起的茶水,如那一日佛寺的他一般,污了她裙衫……萧衍身为东宫储君,从来克己守礼......

来源:qwwrkbd   主角: 云娇萧衍   更新: 2024-05-02 22: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太子殿下不可以》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云娇”,主要人物有云娇萧衍,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嗤笑道:“云娇,沈砚骂你打你,羞辱你不知多少回,你仍选择原谅他,至今还对他处处回护,不舍得让我杀他:那老虔婆方才言语龌龊至极,那般过分的羞辱你,你也是充耳不闻全无怒气,怎么偏偏到我这里,半句恶言恶语都听不得?谁给你惯出来的这坏脾气?啊?”他掐着她下颚的手,每问上一句,便将云娇下颚抬上一分。最后,直逼...

第48章 你让我觉得恶心

萧衍急怒上头时候骂的这话,当真是全无半点温雅样子,粗俗至极,同他这张清辉明月般的温润皮相实在是毫无相似之处。

云娇被他话中过分的言语羞辱得心下难堪,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猛地伸手去,挠了他脸上一爪子。

边狠狠挠了他一爪子,边骂道“你别太无耻!

妇人家精心养着的寇甲,漂亮尖利,原本萧衍也爱在榻上把玩舔舐她这双纤细柔荑上淡粉色的指甲。

今日却乍然被往日手中唇上的玩物,狠狠挠了一把。

他那白净如玉的脸上,还有前头在酒楼里,被云娇当着众人的面掌掴时留下的巴掌印,眼下,那前半夜未曾消退的掌印上,又落了道血痕。

萧衍脸色阴沉,低眸凝视着怀中的云娇。

云娇冲动之下挠破了他的面皮,眼下见他这般神色,也没半点服软,仍梗着脖子攥着掌心,同他叫板。

她自问并非易怒之人,却不知怎的,再萧衍面前总是忍不得气怒,也总难保持理智时时清醒。

恨怒上头时,克制不住的张牙舞爪。

做下冲动事后,又清楚萧衍而今的暴虐性子,自己定是会被他折磨羞辱,身子遭罪更为受辱。

可脑海中再如何清楚,那一刻情绪愤怒激动时,人哪还有理智去权衡好利弊,思量如何应对。

不过是依着本能做事罢了。

萧衍瞧她这副做了冲动错事,仍不点不肯低头,不知认错的倔脾气模样,就觉满心来气。

他寒声冷笑,捏着云娇下颚,手指掐的她骨头都生疼。

嗤笑道“云娇,沈砚骂你打你,羞辱你不知多少回,你仍选择原谅他,至今还对他处处回护,不舍得让我杀他那老虔婆方才言语龌龊至极,那般过分的羞辱你,你也是充耳不闻全无怒气,怎么偏偏到我这里,半句恶言恶语都听不得?谁给你惯出来的这坏脾气?啊?

他掐着她下颚的手,每问上一句,便将云娇下颚抬上一分。

最后,直逼得云娇不得不昂紧了头,同他对望。

云娇那脖颈处酸痛不已,眼眶也是透着微红。

她不肯答话。

萧衍目光低冷,心底却隐隐也有猜测。

为何云娇这小妇人对着旁人都逆来顺受,独独对着自己这般张牙舞爪?

还不是这些时日来,自己惯坏了她。

往日宠爱纵容,处处回护,便是几回动怒,到底也不曾真狠心杀她,几回暴怒后,无非是榻上折腾她时,放纵恣肆些。

便是不管不顾的冲撞,弄伤了她。

便是羞辱她,逼着她做那花楼女子才做得出浪荡事。

便是做了再多云娇眼里的龌龊难堪事,可这些说到底,也不过是男女情事,榻上风流。

真要给她个教训,打上一顿板子不是更轻松。

偏偏萧衍,哪里能舍得。

当真是一物降一物,搁在几个月前,萧衍哪里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遇上这么个冤家。

便是当初和明宁的那段情,也是明宁处处讨好。

明宁郡主出身养在宫里多年,不比云娇身份高贵的多,却也是个温柔可人处处体贴的性子,哪里如云娇这般性子霸道骄纵得没边。

萧衍自个儿也是个霸王性子,二十余年来的储君生涯,更是处处养尊处优,便是父皇母后,也不曾在他及冠后对他动过一次手。

云娇这短短数月里,却不知冲着他的脸招呼过多少回。

光是耳光,便已有数次。

眼瞧着云娇梗着脖子,咬着唇噙泪瞪向他,就是半句话不肯说。

萧衍气上心头,将她从怀中放到地上,拽着她手腕,就把人扯进宅子里。

一路往自己歇息的卧房走去,疾步不停。

云娇腿心处全是他弄出的东西和伤,哪里受得住他这般脚步急匆。

被他拉扯时,身子便如撕裂般的疼。

强撑着走了段路,疼得钻心,实在难以撑住。

她猛地扬手,狠狠甩开了萧衍的手,狼狈跌跪在了地上。

云娇疼得腿儿都打颤,那污浊的不成样子的衣裙,也没全然遮住她的腿,加之沈夫人撕下去了不少布料,云娇这一摔,连大腿处的皮肉都露了出来。

好在萧衍这宅子里伺候的护卫都是极有眼色的亲信,早在萧衍拉着云娇进门时,就各自避在了暗处,哪里看贸然窥伺主子的拉拉扯扯。

砖石地上硌得人生疼,云娇膝盖又被磕破了皮肉。

本就满布伤痕的一双腿儿,这会儿又染上了血色。

真真儿是可怜极了。

偏生萧衍这人,就不是个怜香惜玉的性子。

到这会儿了,还伸手去,想要硬将云娇拉起。

云娇哪里能肯,狠狠打落了他的手。

咬唇骂道“你别碰我!

她常对萧衍说这话,萧衍每每听到,心中总是妒火中烧。

云娇说这话,原本只是不想让萧衍碰自己。

可萧衍听在耳中,第一瞬的反应却是,不让他碰,那她是想让谁来碰?

他脸色难看的很,冷哼了声,不顾云娇的推搡,硬是将人扯了起来。

冷着脸,拖着人,往自己院中卧房里走。

云娇疼得钻心,本以为早就哭干的泪水,这一刻又本能的掉落。

一滴滴清泪砸在寒夜砖石上,萧衍动怒后全无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手上力道如焊铁般攥着她腕子。

云娇一下又一下的挣扎,最终,还是挣不脱他。

被他硬拽着手腕,扯进来他的卧房,又狠狠摔在地上。

屋内的地板砖石,比院中铺的还要坚硬。

云娇本就磕破的膝盖皮肉伤处,又砸在了上头。

她疼得掉泪,却抹了眼泪,不肯让萧衍瞧见。

萧衍把人强硬的拉进内室,回身就要去阖上卧房的门。

云娇抬眸瞧他动作,突地冷笑出声。

怒声骂道

“关什么门呢,你在花楼里那样羞辱我,还要大开着房门给人瞧,眼下又何必多此一举?

反正你本就是存心要在人前羞辱玩弄我,要把我踩进污泥地里,要让人都觉得我下贱浪荡。

如此,你才能满意!

她双腿都是伤痕血污,站都站不起来,偏偏梗着脖子还不服软。

萧衍停了落在门锁上的动作,一瞬后,又猛地攥着门框,狠狠将门摔上。

他能在花楼里大开房门同云娇欢爱,是因为他心中知晓,那楼里的人早就悉数被清了出去,满花楼里也只云娇和他两人而已。

可现在不同,

外头宅院里的护卫,再如何眼色,也不可能数个时辰乃至彻夜不抬头。

云娇这样一副模样,他哪里舍得真让旁人瞧了去。

偏生云娇,话里话外都说的决绝无比,不亚于往他脸上打了一掌又一掌耳光。

萧衍抿唇回身,攥着掌心,走到了云娇跟前。

而后,俯身折腰,伸手将云娇捞起,往床上扔去。

云娇撕咬踢打,一再哭闹,他也没有手软。

榻上锦被翻红浪,女人的哭音痛喊声一阵阵,男人的喘息声也一阵阵。

他压不住她的气焰,便想在榻上驯服这匹烈马。

最终,撕咬啃噬,彼此折磨拉扯,她疼,他也不曾真的痛快。

欲望,情爱,在此刻反倒成了彼此折磨的原罪。

……

另一边,沈府大门前。

那被丢在巷子里头的沈砚,总算拖着一身被萧衍踹出的伤,狼狈艰难的回到了沈府。

他人踉踉跄跄的从街巷路上走着,远远瞧见自家宅子的灯火,和大门前头陌生护卫手中闪着寒光的兵刃。

昔日的家宅,此刻倒像是个监牢,把他们一家所有人都困在这里头。

短短一日,沈砚从扬州城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成了街头巷尾朝不保夕的可怜人。

他比路边的乞丐,怕是还要下场凄惨。

乞丐尚有家人亲族,尚有性命安在,无非是日子穷苦。

可他却要承受抄家之苦,眼睁睁的看满门抄斩。

家门之祸,在一夜之间,催熟了这个浪荡了三十年的公子哥。

三十年浑浑噩噩,三十年浮浪人世,沈砚一直以为,父母会护佑自己一世。

温婉的妻子,风流的宠妾。

溺爱自己的母亲,身居高位的父亲。

一张不错的脸,一个上等的出身。

这是从前的沈砚。

而今,

妻子被旁人羞辱玩弄,他眼睁睁瞧着,不仅不能有半点怒色,还要恭敬谄媚的,把妻子送在旁人榻上。

宠妾偷情成性,也早被他杀了泄愤,就连生下的儿子也不是他的种。

父亲更是被下了监牢,性命难保……

沈砚狼狈跌撞的走着,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沈府门前脸都扇烂的沈夫人,在血泪中瞧见沈砚走来,嘶哑着嗓子喊他

“砚儿……砚儿……救救娘……救救娘……他们要打死娘啊……

沈夫人状如疯妇,脸上也没有一块儿好肉。

沈砚远远瞧见,慌忙疾奔而来,跪倒在了沈夫人跟前,一叠声的喊娘。

“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他急声问沈夫人,又抬头看向不停扇打沈夫人的护卫,强压着怒气,急声问“圣旨未下,你们怎么能对我娘动私刑!这是怎么回事!

沈夫人嗓子不清不楚的回他道“是云娇……是云娇那个贱人……娘不过说了她几句,她竟让她那奸夫这样折磨羞辱娘……

一旁的护卫闻言,也开了口。

“沈夫人出言不逊,惹了云娇姑娘不满,我家主子动怒这才稍加惩戒。

沈砚闻言也猜出来了个大概,他握着沈夫人的胳膊,目光流露出不忍。

又问了护卫一句“稍加惩戒……那可有说过,何时算是结束,我母亲的脸上都没有一块儿好肉了……

护卫嘲弄的笑,随口回道“主子吩咐了,打到这老虔婆,说不出话为止。

打到说不出话为止……岂不是说,要这样就要了沈夫人的命。

沈砚看着自己娘亲,目光全是不忍。

他已经从云娇那里知晓了圣旨的结果,也知晓自己母亲或许逃不过一死。

可是,他还是见不得自己的亲娘,这样被羞辱着,生生打死了去。

也还是希望能给母亲,留一点体面。

沈砚想到云娇,想到她那样心软,都肯绕过自己,想必也能放过自己母亲,望了母亲脸上的伤后,犹豫踌躇了番,一咬牙起身,决定去那萧衍的宅院里寻云娇求情。

沈夫人是沈砚的亲娘,待他自小疼爱至极处处为他着想,沈砚自然,也是孝顺自己娘亲的。

他心疼母亲,想要去想云娇求情。

以为云娇心软,

却全然不在意,护卫和沈夫人都告诉了他,是他的母亲,先出言羞辱云娇,才惹了这番祸患。

也一点都没想,沈夫人是说了多么过分的话,萧衍才会这样盛怒,下令硬生生掌掴死她。

沈砚这人,说到底还是自私,也早习惯了欺负云娇心软。

可他忘了,今时今日的云娇,早就不是从前沈家那个任人揉捏的少夫人了。

……

另一边,萧衍宅院卧房内,软榻上。

床帐被扯烂,玉枕也被砸在地上。

女人单薄脆弱的背脊,颤抖的不成样子。

满头青丝散在背脊上头,缠成桎梏又寸寸束缚。

萧衍使劲儿的冲撞,明明云娇根本就未曾动情。

太疼太疼了,身子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氤氲出了些许水意,却不是因为情欲。

忘了多久多久过去,云娇终于得了片刻解脱。

萧衍又一次不管不顾的泄在她身体里,

他低低粗喘着,下颚抵着云娇锁骨,不自觉的咬在她唇瓣上,温柔吮吸。

良久后,方才从她唇上移开自己的唇齿。

这是他事后本能的一点温柔,而云娇满心厌恶。

她唇色惨白,目光沉冷的看向他,而后,拿手背将自己唇上,他留下的水意,一点点全都擦净。

又在萧衍冷寒刺骨的视线下,闭了闭眸,再抬眼时,半点不惧。

“你真让我觉得恶心。云娇话音平淡,眉眼却都是厌憎。

萧衍稍缓些的脸色,重又冷了下来。

此时,门外响起一阵步音,紧跟着,是萧衍护卫叩门的声响。

“主子,沈家少爷求见,说是要见云娇姑娘,您看,是给人直接打出去还是怎么?

小说《太子殿下不可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太子殿下不可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