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佛香女

>

佛香女

佚名 著

佛香女 现代言情 黄三姑无

现代言情《佛香女》是作者“佚名”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黄三姑无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生来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檀香味,村里的老人给我摸骨,说我是佛骨天成,香娘娘转世,奶奶为我戴上祖传的平安扣,压制我身上的香气,直到十九岁那年,一场车祸,撞碎了平安扣,从此我被三个男人缠上……柳璟琛(蛇骨):一百年了,鹿蓁蓁,你欠我的,该还了!柳洛渊(蛇魔):蓁蓁,你都忘了吗?你是我的结发妻子,我们还有一个孩子……胡云玺(九尾狐):蓁蓁,我于黄泉路上点燃三千盏长明灯,拼凑起你的魂魄,渡你轮回人间,你真的一点儿也记不得我了吗?...

来源:qwwrkbd   主角: 黄三姑无   更新: 2024-05-01 22: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黄三姑无是现代言情《佛香女》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找了一家包子铺,虽然过了早饭点,老板娘却很热情,一边收拾卫生,一边跟我闲聊。我问她知不知道镇子附近有个回龙村,她顿时来了兴致:“回龙村啊,前两年改名叫长寿村了,说是因为村里的长寿老人特别多,我们地方电视台报道过好几次呢。”老板也插话进来:“好像是去年年初,我听说有个开发商要在回龙村山脚下弄个度假村...

第7章

轰咚一声,院门被关上了,在门外我都能听到那女人杀猪似的喊鬼声。
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眯着眼睛一点一点转过头去,生怕怼上什么可怕的东西。
可我身后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一圈,才猛然意识到,那女人说的鬼,不会是我吧?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这两天没睡好,也不至于像鬼吧?
我看她那脸色才像鬼呢!
我正想着,院门又开了。
这次开门的是一个跟我奶年纪相仿的老者,穿着一身中山装,脚上是黑布鞋,一双三角眼里透着精光,从上到下将我扫视了一遍,视线最后定格在我的脸上,问道“姑娘,你找谁?
我连忙说道“我是鹿石磊的孙女黄三姑,我是来拜访童继先童老先生的。
“鹿石磊的孙女儿?老者摸了摸下巴,说道,“先进来再说吧。
他侧过身,我跨进门去,门立刻被关上了。
老者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他脚步很轻,走路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我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童家有37口人,全都住在这座二进的院子里,我跟着老者一路往后去,碰到不少人。
他们看我的眼神,全都带着恐惧和探究,年轻一辈的甚至都不敢跟我对视。
更让我奇怪的是,童家的年轻人好像都很怕冷,大夏天的裹得严严实实,戴着帽子,一直拉到耳朵根下面,连根头发丝都看不见。
我还看到之前开门的那个女人,她藏在柱子后面怯怯地望着我,浑身止不住地颤抖,像是真看到了鬼似的。
老者把我带到正厅,给我倒了杯茶,这才说道:“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你爷爷最后一次来找我,是跟我买了一块铜钱大小的平安扣。
那平安扣是我亲手从一个唐朝公主身上请回来的,那公主已经成了一具干尸,身上却一点儿异味都没有,全靠那枚平安扣压制。
我还记得你爷爷当时说,他买那枚平安扣,是要传给鹿家阴香继承人的,他那时身体已经很差了,价值连城的东西,我只要了他一根小金鱼,没想到他回去当晚人就没了。
原来奶奶给我的平安扣,是爷爷生前从童家买来的。
原来眼前这位老者就是童继先。
听他这话音,四十多年前,他与我爷爷的确交情匪浅,我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
我正斟酌着该怎样开口提瓮中米的事情,童继先已经说道:“自你爷爷去世之后,童鹿两家就再无来往,今天你突然过来,应该是有人命关天的事情找我帮忙吧?
我连忙点头,说道:“童爷爷猜的不错,这两天我家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来是想向童爷爷买点东西。
童继先了然于心:“你要买的东西,是用作香引的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阴香一点,就代表着鹿家阴香堂重开。我艰难道,“但重开阴香堂不是我的本意,我是为了救人,童爷爷,您手里有干净的瓮中米吗?
童继先笑道:“既然你已经找上门来了,就应该清楚童家祖上是做什么的,瓮中米在我这儿不算稀罕物件,今天是你第一次登门拜访,瓮中米就算是我这个长辈送你的见面礼吧。
我激动万分道:“童爷爷您能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该收的钱您一定要收下。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我奶之前塞给我的银行卡拿出来,递给童继先。
童继先没有接,而是意味深长道:“无论怎样,阴香堂重开,童鹿两家的生意往来就会延续下去,丫头,我们来日方长。
他说完,让我等着,他进内室去取瓮中米。
我端着茶杯坐在正厅里等着,瓮中米有了着落,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会儿才闻到茶香味,低头喝了好几口。
等童继先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木箱子,他把木箱子交到我手上,我打开箱盖,就看到里面放着一个古朴的陶瓮。
陶瓮保存完好,瓮里面的谷粒颗颗饱满,干干净净,我还记着离村前听到的那个古怪声音说的话——瓮中米,瓮中米,血不沾,邪不沾,用一次,便得丢……
我仔细检查了一遍手中的瓮中米,没有血迹,也没有感觉到任何邪气。
童继先说道:“放心吧,这瓮中米是陪葬品,前几年我从一个民间考古队手里兑过来的,绝对干净。
我连声感谢,童继先留我吃午饭,我归心似箭,告别了童家,开车离开回龙村。
面包车开离村口的时候,我又碰到了那个疯男人,他坐在村口的大石块上,还是不停地喊着那句话:“都得死!全都得死!
我没敢有任何停留,油门踩到底,面包车疾驰出回龙村,一直等开到镇上,我才放缓了车速。
两点多,我带着瓮中米回来的时候,在村口就嗅出了空气中的血腥气,村子里到处散落着再次失去理智的村民们,他们不断地嘶吼着,寻找着,村里的鸡鸭鹅鸟,但凡能抓到手的,都被他们嚯嚯掉了。
我把车子停在村口,小心翼翼地避开他们回到了自己家中。
一回到家,我就关紧门窗,从陶瓮里数出七粒米,放在一张黄纸上,研磨成灰,又拌上公鸡血、黄香灰,慢慢揉搓成型,压成三根线香。
我点燃线香,屏住呼吸盯着线香,观察它们燃烧时的情况。
如果这罐瓮中米沾染过邪物,或者被重复利用过,揉搓过程中就会变成黑色,火点不着,却会自己冒黑烟,燃烧速度是正常的数倍。
这是我奶以前就教过我的验香的法子,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我揉搓出来的三根线香是黄橙色的,点燃之后有火星,缕缕青烟不紧不慢地萦绕在线香周围。
这是上乘的、干净的瓮中米,童继先果然没有骗我。
接下来,我就开始着手制鸡舌香了。
虽然我没有制过阴香,但从小到大,却帮着我奶制过很多种香料,制作一些稀有香料的时候,程序多、规矩大,我想制阴香跟制稀有香料的程序应当是差不多的。
我一步一步慢慢来,不敢有任何差池,奇怪的是,从一开始揉搓香料的时候,我手心里就出汗,别的地方也不热,就是手心里像是火烧一般的难受。
受伤的村民太多,有些伤势又重,需要的鸡舌香量大,天黑之后,我才制作出了足量的鸡舌香,我又带着那些鸡舌香,遮遮掩掩地去了村长家。
一根根黄橙色的鸡舌香袅袅地烧起,浓郁的谷米香味萦绕在沉水村的上空,村民的嘶吼嚎叫声渐渐弱了下来,很多村民都晕倒在了地上,他们身上的伤口由紫黑色变到正常,伤口流出鲜红的血来。
香烧过半,大部分村民已经恢复正常,只剩下奶奶和村长由于伤势过重、拖延时间太久,伤口还是紫红色。
可就在这时,剩下的最后半截鸡舌香,忽然由黄橙色变成了黑色,谷米香也变得腥臭无比。
我大惊失色,伸手就要去掐灭阴香。
将将恢复神志的奶奶一巴掌打在我手上,训斥道:“阴香点燃就不能中途截断,断香会引来方圆百里的孤魂野鬼抢食,会酿成大祸的!

小说《佛香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佛香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