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棠音知许

>

棠音知许

主打挣钱 著

古代言情 棠音知许 玉竹钟棠音

玉竹钟棠音是古代言情《棠音知许》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主打挣钱”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棠笙和知许相遇于儿时,于豆蔻年华之际再次相遇,双方皆在不自知中心系于对方,奈何双方皆有自己的抱负,也不知他们究竟是会听从本心还是继续在自己的路上走出一番天地……...

来源:fqxs   主角: 玉竹钟棠音   更新: 2024-04-29 22: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棠音知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主打挣钱”大大创作,玉竹钟棠音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好,既然姐姐想和父亲谈谈心,那我和母亲便先走了。”说完钟楚毓便行礼拉着张小娘出去了。钟楚毓和张小娘两人走到大厅外面,钟楚毓便无奈地对张小娘说:“娘,您明明知道大姐的生母是什么情况,父亲也极其不喜欢提起此事,您刚刚怎么敢说这样的话,若不是父亲制止,怕是咱们又得有一段日子没好日子过了。”张小娘有些生...

第三章 生母往事

在大堂里的气氛僵持不下时,钟楚毓左右观察,便笑着站起来解围,向着钟棠音说“哎呀,今日过节,大姐可有什么所得?

这灯会可好看?

说完便看到玉竹手里提着的花灯,惊讶的说“玉竹手里提着的?

这莫不是今年灯会的头彩?

妹妹也看到了,就是那灯谜实在是猜不出来,大姐猜出来了?

可愿意告诉妹妹谜底是何物?

钟棠音漫不经心的瞥了钟楚毓一眼“水中石。

“竟是水中石吗,妹妹愚钝,压根没有想到,还是姐姐聪慧…..钟棠音看着天色,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不知小娘和妹妹可单独让我和父亲聊两句,这天色也不早了,说完我想早些歇息了。

“好,既然姐姐想和父亲谈谈心,那我和母亲便先走了。

说完钟楚毓便行礼拉着张小娘出去了。

钟楚毓和张小娘两人走到大厅外面,钟楚毓便无奈地对张小娘说“娘,您明明知道大姐的生母是什么情况,父亲也极其不喜欢提起此事,您刚刚怎么敢说这样的话,若不是父亲制止,怕是咱们又得有一段日子没好日子过了。

张小娘有些生气的转头说道“我说怎么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因为那个钟棠音,我硬是多当了五年的妾室,若不是她,我己成了这府上的大娘子!

你也会是这府上的嫡女,你弟弟也会是这钟府唯一继承你父亲衣钵的嫡子!

“娘!

休要胡说!

小心隔墙有耳!

“娘,不管是不是妾室,这府上只有你一个伺候父亲的女人,只要父亲不收别的女人进门,等过几年大姐嫁出去了,扶不扶正还不是父亲说了算,既如此,多等等又有什么要紧?

“唉,大姐也是个可怜人,生母还在大姐六七岁就撒手人寰,您又何必与大姐斗气,听说自大娘子离世之后大姐就性情大变,这府上的那些事你我多多少少也听过些,甚至自己也经历过,还是别去招惹大姐了,我们也不一定招惹得起。

钟楚毓拍了拍张小娘的手以示安慰“一切还是等大姐出嫁了再说吧,现如今最重要的是保全自己。

“说是这样说,可钟棠音什么时候能嫁出去。

“大姐就算是晚嫁也要不了几年了,等等吧。

说着两人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钟府大堂————张小娘和钟楚毓出去之后,钟鼎看了钟棠音一眼,心里己然明了她想说什么,钟棠音也不急着说话,自顾自走到侧边的椅子上坐下,慢悠悠的品了一口新上的茶后说“明日便是母亲的忌日了,父亲有何打算?

钟鼎无声地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钟棠音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音儿啊,你看你娘也走了这么多年了,家里是不是也该有些变化了。

钟棠音首视前方,面无表情“父亲想要说什么?

钟鼎“你张小娘这么多年来在整个府里操持内外,也很是劳累,往往管教下人却因为不是这个府里的掌事大娘子被人在背后说道,别家的大娘子也是没少在你张小娘背后戳你张小娘的脊梁骨,你娘也去世多年了,你看不如……钟鼎话还未说完,钟棠音便重重将茶盏放在桌子上,眼神凌厉如刀看向钟鼎“那又如何?

女儿知道父亲想说什么,还望父亲莫要再提起此事,当年娘亲之事虽与父亲和张小娘无关,可父亲和张小娘也未必就清清白白。

“不扶正张氏,为我娘永久保留这钟丞相府的大娘子之位也是父亲亲口向我和娘亲答应过的,怎么?

我娘才去世短短五年,父亲便要迫不及待的将那张氏扶上这大娘子之位!?

“只怕父亲早就不闻旧人哭,只见新人笑了!

钟鼎用力拍桌而起,大吼一声“住口!

“你….你…!

你真是翅膀硬了!

我竟不知这钟府成了你钟棠音的天下!

“我是你父亲!

这么多年来,我可曾亏待了你?

坐大娘子这个位置的人是我的妻子,你的嫡母!

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

钟鼎一甩袖子,冷哼一声便大步离开大堂。

钟鼎离开后,云灵和玉竹都不禁松了一口气,每每姑娘和老爷之间一旦提到大娘子的事,几乎就免不了一顿吵架,今日更是吵得不可开交,老爷还提起了将张小娘扶正一事,只怕姑娘和老爷又要斗气好些时日了……三人在大厅沉默了一会,云灵走到钟棠音身边微微俯身“姑娘,天色很晚了,我和玉竹伺候你回思洛阁更衣洗漱,早些睡吧……。

钟棠音沉默地点了点头,随后站起了身走出大厅,走在回思洛阁的路上,皎洁明亮的圆月织出一片片纯洁的白纱,洒落在主仆三人的身上,随同的只有三人的影子,安静的周围更衬得内心孤寂,如同钟棠音生母死后的日子……回到思洛阁,云灵和玉竹都有些担心钟棠音,这次的吵架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云灵示意玉竹出去后,走到钟棠音身边小声问“姑娘今日和老爷吵得凶,姑娘没事吧?

钟棠音看着云灵微笑着摇头“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吵架了。

“我看这次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同,有些担心。

“哪里不同啊,不都一样嘛。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和玉竹都快些歇息吧。

云灵听出赶人的意思,便沉默地行礼退下“那姑娘好好休息,我先退下了。

说完便关上房门回了房间。

云灵回到房间,玉竹便担心的凑上来“云灵,姑娘她如何了?

我总感觉姑娘不太对劲啊……。

云灵转头看向玉竹“你也感觉出来了?

唉,咱们姑娘啊,也算是可怜,自大娘子走后便受了刺激性情大变。

“我也总是隐隐感觉不太对,可是姑娘不肯说,我们做女使的自是不该多问,姑娘想说自会跟我们讲。

咱们姑娘啊,现在越来越自己扛事了……罢了,时候不早了,快些睡吧。

云灵说完后不久,房间便熄了灯。

另一边,钟棠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便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拿来椅子,撑着下巴坐在窗前望着愈发大而亮的明月。

每次一旦提到关于娘亲的事,她便像是变了一个人,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辞甚至情绪,她呆呆的望着那一轮圆月,思绪飘远,想到了自己的娘亲……

小说《棠音知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棠音知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