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

>

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

秦绶 著

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 小说推荐 秦绶舒儿

火爆新书《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秦绶”,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她被他恩将仇报,乱棍打死。重活一世,你们要在台上演戏,我便在台下捧场!陪你们唱一出骨肉分离家破人亡!......

来源:qwwrkbd   主角: 秦绶舒儿   更新: 2024-04-28 22: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绶舒儿,作者“秦绶”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 秦绶与谢流惠二人并无仇怨,主动放她们一马,不求她们感恩戴德好痛改前非,断了她们谋夺谢家家业的机会也就是了。 秋月似懂非懂点点头,说起另外一件事来。“小翠听说您暗中将她姐姐买回来,安置在别院里,对您十分感激,指天发誓为您赴汤蹈火呢,您看能不能把她要到咱们院里来,二等丫环上倒还有两个空缺。” 小翠便是...

051 舅母息怒

婚嫁事关双方两家,需要考虑的方面很多。除了门户清楚,家风清白,女子的名声尤其重要。

 

冯家派人求娶秦绶作妾,传扬出去,有心与谢家结亲之人难免担心秦绶是不是招惹了舒儿。

 

即便没有,也会担心舒儿会不会不死心。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担心这些。也会考虑自家的面子,别人要娶来作妾的女子,自家娶来做正室,面子上便矮了一大截。

 

所以谢香主才会听到刘媒婆的话那般生气。

 

秦绶笑着摇了摇谢香玉的手,“娘,您想多了,我们和冯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冯家真求我去做正室才该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您也不必担心女儿妄自菲薄,他做他的官,我们行我们的商,各有各的路。没什么好比较的。

 

“冯老夫人一句话便能让我们差点在扬州站不住脚,女儿好不容易才讨得她老人家欢心,不去岂不是亏大了?

 

“至于女儿的婚姻大事,女儿必要找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才肯嫁他,他如果连这点压力都顶不住,女儿嫁过去干嘛?

 

谢香玉被秦绶气笑了,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呀,越来越伶牙俐齿了,好好好,娘说不过你,你想去便去吧,只是要格外当心些,不要传出不好听的话来。

 

隔天秦绶还真往冯家走了一趟,目的只有一个,从冯老夫人口中打听出,是谁在她面前说谢家的坏话。

 

准确的说,这也是秦绶不遗余力讨好冯老夫人的唯一目的。

 

冯老夫人听到秦绶听出这个问题,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当初的事怪我没打听清楚,冤枉了你们母女,给你赔个不是吧。

 

秦绶连忙笑着起身来,朝冯老夫人屈膝行礼,“老夫人折煞流筝了。

 

“流筝并没有怪过您。这事原也不怪您,都是那背有嚼舌根的人的错,老夫人只当疼流筝一疼,告诉流筝那人是谁,流筝以后也好提醒母亲防备着些。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冯老夫人没有理由拒绝。犹豫片刻,“原是你父亲求到我面前,让我派人到你母亲面前替他说和。

 

秦广进见过冯老夫人!

 

秦绶闻听此言心内大为震惊,袖中双手不自觉握紧,面上却不露分毫,微微蹙眉,疑惑的问“老夫人深局简出,极少见外人,怎么肯见家父?

 

故作娇嗔道“家父也真是的,也不说早些带流筝来给老夫人请安。

 

问起这个,冯老夫人再度迟疑,沉默片刻后才说道,“我原也不认得你父亲,是贵妃娘娘常派来传话的侍卫带了你父亲来的。

 

秦绶心中更加惊疑不已。

 

贵妃娘娘能派来娘家传话的,必然是心腹之人,竟然与秦广进颇有交情,甚至愿意为他引荐冯老夫人。

 

秦绶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陪冯老夫人说了几句话,便找借口先告辞回家,想把这个消息告知谢香玉,提醒她防备秦广进。

 

谢香玉却并不在府里,秦绶便又转身出来,打算前往丝绸厂见她。

 

却在门口遇到了来接谢流惠二人的谢邹氏。

 

谢邹氏比谢香玉还小两岁,不过三十出头年纪,眼角却生出细密皱纹,脸上涂着粉依旧遮不住黄气。看起来比谢香玉大上五岁不止。

 

看到秦绶,谢邹氏皱了皱眉,停下脚步。

 

秦绶上前行礼请安过,谢邹氏才语气不冷不热说道“你两个妹妹年纪小不懂事,来府上住着得罪了你,你别与她们一般见识,舅母替她们向你赔个不是。

 

说着,便真个向秦绶行了个屈膝礼。

 

秦绶连忙闪身躲过,眼中怒意盈然,二人此时站在谢家门前,不远处便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她如果敢接受谢邹氏的赔礼,不出明天名声就得臭出几条街去。

 

谢邹氏哪里是在替谢流惠二人赔礼,分明是想当众坑秦绶,说她不是故意的,秦绶都不信。

 

秋月这个直肠子都看也不对,连忙上前拦在谢邹氏面前,满脸堆笑搀扶她起身。“舅夫人便是怪我们小姐没有照顾好二位表小姐,只管打骂便是,何苦故意为难我们小姐?

 

“您这一赔礼不要紧,外人看见还不得戳破我们夫人和小姐的脊梁骨?

 

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被几个探头探脑看热闹的路人听到。

 

谢流惠让人带话给谢邹氏,说是在谢家受了委屈,被秦绶挤兑的住不下去。随后秦绶派去传话,让她来接回二人的下人也到了。

 

谢邹氏气得一晚上没睡着,恨秦绶小小年纪心机深沉,人前装得多傻多天真的模样,背地里搞小动作排挤表妹。

 

恨完秦绶又恨谢香玉。一个女人占着谢家的家业不放,否则这些家业正该浇在自家手里。秦绶哪里还敢排挤表妹,巴结讨好都来不及。

 

越想越气,越气越恨,看到秦绶的瞬间,差点没压住脾气,扇她几个耳刮子。

 

当然,想是这样想,却不敢真的这样做,却也不想白白放过秦绶,所以故意向一个晚辈行礼赔不是。目的便是让人替她骂秦绶目无尊长,没家教。

 

却被秦绶反应迅速躲过了,此时又被秋月一语道破心思,谢邹氏羞恼成怒,抬手狠狠打了秋月一个耳光——不敢得罪谢香玉母女,难道连一个丫环还惹不得了?

 

秋月没想到谢邹氏这会突然动手,躲也没躲,脸上着了重重一巴掌,顿时脑中嗡嗡作响,身体顺着力道朝地上栽去。

 

秦绶抢身上前扶住秋月,往她脸上一看,只见细嫩嫩的小脸上,肿起一个鲜红的巴掌印。秋月到她身边好几年,她从来没弹过秋月一指甲,却被谢邹氏打得成这样,秦绶顿时也怒了。

 

转头一脸惶恐看向谢邹氏,拖着秋月一起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舅母息怒,表妹说谎诬陷丫环偷窃的事,侄女不敢告诉别人,真的。舅母只管放心,不会有人知道,更不会影响表妹的亲事。

 

小说《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