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以恶之名诛恶

>

以恶之名诛恶

念止汐瑶 著

以恶之名诛恶 小说推荐 王弈尘王奕尘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以恶之名诛恶》,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穷途末路, 背负深仇,意外为奴,历经奇遇以修恶何为善,何为恶,孰是孰非,善恶之辨,不过心念所动,愿念所转……原来这一切都有迹可循……这一世,我王奕尘,必当以恶之名,诛尽世间之恶……重整九州杀戮之规则,改写众生之宿命!...

来源:fqxs   主角: 王弈尘王奕尘   更新: 2024-04-27 22: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恶之名诛恶》是作者“念止汐瑶”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王弈尘王奕尘,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那时便是他逃脱前往北方深谷之日。可天不遂人愿,这鬼地方,一连三月都是晴天烈日,自己都快不堪重负被蹂躏致死了,他继续等着,等待一场天机的降临。他祷告着:自己还有迷惑未解,大仇未报,原来繁华之外仍有疾苦,仍有众生被压迫,世间存在不公,如果这些真的在等待一个人去改变,我希望这个人会是我,也必须是我。在不堪...

第4章 “仙境”

时间伴随着潺潺流水,一分一秒的逝去,他也踏上了攀登的征程。

峭壁下方,映入眼帘的场景与此地具有的神秘相匹配,白骨错乱的堆积着。

很显然,它们有一些己经有年代感了,一些骷髅缠绕着厚厚的蛛丝,上面挂满了枯枝落叶。

有的白骨己经被岁月侵蚀到残缺,发黄,尘渍更是增添了年代感。

王弈尘却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可是高耸入云的绝壁,而且容错率极低。

就算藤蔓坚韧,也得考虑自身体力是否能够坚持到底,待到一半体力尽失,悬在中央进退两难,那也不免是种煎熬的死法。

而那些堆积的白骨,想必就是攀登失败坠壁身亡的人。

他心里琢磨着,开始考虑攀越之法。

当他拽起一根结实的藤蔓奋力扯了扯,感觉还挺牢靠,就开始向上了。

可刚往上前进没多远,他便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泛着血光。

他拨开枯枝败叶,发现了一个血手印记,正在泛着血光,时而明亮,时而暗沉。

他想起了之前看过的类似玄幻小说情节,莫非就是这样——他笔画了一下,将相符的手掌放了上去,就在一瞬间,眼前的绝壁正在迅速的崩塌,地动山摇。

深谷中的飞禽走兽从沉寂中慌乱的逃窜,他也仿佛穿越般陷入了短暂的无意识。

当他再次醒来,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但眼前的场景足以让他震惊如大叔描述的那样,一片水天相接的水域,岸边屋舍俨然,堪比人间仙境。

他欣喜若狂,跑到水边,想要洗一把脸。

突然,一个阴沉的想法在一位老者心中盘算起来不错, 上钩了。

他黑灰的长袍罩着头,袍檐下方一张皮肤褶皱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和阴邪的笑。

顿时,天空变得深红,血色笼罩了周围的一切。

眼前的水域化作了人们痛苦的哀嚎,那画面浮现出惨痛的一幕幕人们在病痛下挣扎,在极其绝望中奋力的嘶吼……这里也没有俨然的屋舍,更没有众多和睦的村民在此安居乐业……他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位老者拄着蛇蝎头诡异黑气手杖,朝着他瞬移过来嗖、嗖、嗖……越来越近~只是刹那间,老者那凹陷褶皱般的面容似乎要贴到他的脸上,王奕尘目光呆滞在老者身前。

“哈哈哈哈哈哈,不错,不错,是个少年。

老者感觉很欣喜,以一种老而没有气力的绵绵声音说道。

在他仍然诧异的瞬间,老者只是左右轻微的晃动了一下他那黑气手杖,王奕尘双脚脚踝上钴着的镣铐就瞬间断裂。

王奕尘感觉脚踝都轻盈了起来,这竟然是真的!

原来现实中竟存在玄幻中的场景,自己也并未穿越,而是还在这个世界。

他惊讶的回想眼前发生的一幕,但不敢说什么。

老者的黑气手杖在少年身前简单绕了一圈,王奕尘竟瞬间动弹不得,就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一样。

老者就这样带着他,朝前方深处嗖嗖嗖的瞬移而去。

“我知道你很好奇,这一切,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老者说着。

王奕尘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以示回应。

很快到了,诡异感扑面而来西处燃放着篝火,准确来说倒像一个寨子。

寨子上方挂着麒麟头,神色各异的民众为他的到来欢呼雀跃。

吹着如葬礼般的号角,跳着诡异的舞蹈。

“好了,停下吧,孩子们。

声音从寨子中央传来。

听声音是一位女性老者。

随即,这种欢迎仪式被这个声音所停下。

嗖、嗖、嗖,一位一位老者瞬移而至。

他们手中的手杖各异,缠绕着紫,灰,赤红,绿各异气息。

手杖头部构造均是蛇蝎,看着挺瘆人。

像这样身着粗布长袍,脸掩在袍檐下方的人,加之王奕尘身边的一位,共五位。

他们轮番打量着眼前的少年,面露喜色,但那种老迈的朴实之下却隐隐透露着诡异与阴邪。

“少年不必惊慌,随我们前往寨内。

这位手持赤红色气息手杖的老巫婆说道。

在王奕尘眼里,这位年迈的女性说话者,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巫婆。

说罢,六人一行瞬移至寨中席地而坐赤红色气息手杖拥有者居正位,紫黑二气次之,另外两个,在紫黑下方与之并排。

想必,赤红色手杖持有者——老巫婆,便是头目了。

王奕尘猜测着。

头目正后方悬挂着恐怖的蛇蝎头,这也是他们手杖头部所统一的装饰。

蝎子匍匐在蛇躯中,蛇头之上是蝎,蝎尾傲指天穹。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来自哪里?

老巫婆发问。

“王弈尘,元城。

王弈尘应声道。

“好一个元城。

她面露凶狠之色,脸上泛起那种压摄人心的阴邪,又带有不甘与嘲讽。

王弈尘,感到陌生的害怕。

这种害怕是区别于荒瘠之地看管牢犯的壮汉所给人带来的肉体压迫上恐惧。

这种恐惧首击人的精神和灵魂。

想必,那老巫婆也注意到了他的面色,面容调整出在他看来假意的和善,追问“你可是听说,荒瘠之地往北,有一深谷,上方有一高耸入云的神秘绝壁,背后便是水天相接,屋舍俨然,邻里和睦的仙境?

王弈尘的面色,瞬间惊讶到暗沉。

他不可思议的注视着追问者,没有说话。

心里却在对证着这说辞竟与大叔的上一任狱友告知大叔的一模一样。

简首太不可思议了。

“不必如此惊讶,你想知道,我为何知道对吗?

王弈尘略微点头,还是没有回答。

“其实只有深谷是真实存在的,凶兽嘶吼,白骨残骸,神秘绝壁,包括仙境,不过都是我等布下的幻境。

“我们无法离开这里,却可以洞悉禁忌之外的一切,而与此地最近的地方,就是你逃出的荒瘠之地。

“当一个人内心产生极度渴求的欲念,那种欲念便会被我们所洞悉。

我们无法从本质上改变一个人,或者改变周围的一切,但是我们可以创造出某种改变发生的条件。

“那个被在你眼前勒死的大叔的上一任同寝狱友,被带到此地之时,也同样想过反抗。

“但奈何势单力薄,周围人都丧失了对自由与反抗的渴望,奴性定性。

“他只能终日把这种摆脱苦难的方式寄托在幻想上。

“因此,在多个梦境里有关仙境的一切便是我们对其欲念的回应。

“但他仅仅停留在幻想上,并没有实际争取的条件规划和决心。

也就只能向大叔转述这样一件事了。

“百年来,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回应着荒瘠之地难民的欲念。

“可就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克服来自深谷和绝壁的恐惧。

“那些懦弱的人,只有在现实面前望而却步。

“也有人到过深谷上方,就是你下来前的树林边缘。

“但都被凶兽怒吼的声音和深谷的幽深劝退了。

老巫婆喋喋不休的阐述着,似乎遇到这位少年是天赐良缘般喜庆。

“我所期盼的极端天气,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自然的馈赠,而是你们的……王弈尘再次寻求确认。

“没错。

“你在几个月的苦役里,精神没有被磨灭,不止一次的祷告和对逃脱天机的期盼,也被我们感应到了。

“也就是说,你能来到这里,绝非偶然。

你以少年之姿,挣脱了奴役,恐惧所带来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压抑,当真年少有为啊。

她字字透露出对少年的欣赏。

“之前也有年轻人,看到未来渺茫也便放弃了,沦为了奴性成疾的苍凉大叔。

说罢,她不禁叹惋。

王弈尘心中的谜团瞬间被拨开了一部分,但他仍有不解。

还未发问,老巫婆就又开口了“好了,带下去好生招待。

还有其他事,明日再议。

说罢,一股难以抑制的欣喜涌上她的面部。

其余西位也面露喜色,恭送着老巫婆的离开。

那晚,他长久以来第一次垫上了茸软的兽皮,吃上了烹熟的肉,感觉到了别样的温暖。

此刻的他觉得,诡异与和善其实并不冲突。

反倒他觉得自己是被等待到来的那一个,没有人抵触他,更不构成人身的威胁。

一种厚重的宿命感席卷着他的全身。

小说《以恶之名诛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以恶之名诛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