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复仇者珈蓝

>

复仇者珈蓝

萧睿 著

复仇者珈蓝 小说推荐 萧睿容妃

《复仇者珈蓝》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萧睿容妃是作者“萧睿”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来源:qwwrkbd   主角: 萧睿容妃   更新: 2024-04-14 22: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复仇者珈蓝》,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萧睿容妃,由作者“萧睿”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珈蓝,我的妖丹可助你度劫,待化形后可来人间寻我。」我愈加勤奋修炼,盼望着化形后和师父重聚。可师父却死于萧睿之手,还被剥皮抽骨,斩断九尾。这人间我来了,却没了师父...

第一章

我是黄鼬。

一只修行百年,擅长气功,又学会了媚术的黄鼬。

为了给师父报仇,我来到了澧封王朝的皇帝萧睿身边做了美人。

萧睿、皇后、容妃、顾家……

你们这群害过我师父的人,谁都跑不了!

1

我的师父是一只九尾白狐。

她修行千年,却因为爱上了一个凡人-澧封王朝的皇帝萧睿而放弃飞升做仙。

当时我正值化形的关键时期,师父将她的妖丹留给我后便去了人间。

「珈蓝,我的妖丹可助你度劫,待化形后可来人间寻我。」

我愈加勤奋修炼,盼望着化形后和师父重聚。

可师父却死于萧睿之手,还被剥皮抽骨,斩断九尾。

这人间我来了,却没了师父。

我扮作舞女,踏着荷叶翩翩起舞,身上轻盈的霞衣在微风之中荡起涟漪。

萧睿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目光灼灼的看向我。

我知道,媚术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皇后坐在萧睿一侧,一根护甲断在掌心,眼中弥漫杀意。

她银牙紧咬,眼神在萧睿和我之间辗转。

我心中暗笑,此时的她,不知是否想起了我的师父——白丹丹。

我就是要在她的寿宴之上,以舞姬的身份,夺走她所有风头,甚至是-她夫君的魂。

一舞接近尾声之时,我的面纱随风飘落。

再抬起头的那一刻,容颜惊艳了众人。

「阿蓝,我终于找到你了。」

镇国大将军说完,随即离座,向我而来。

一双大手拦过我羸弱的腰肢,我跌入了一个宽广而坚实的怀中。

2

顾盛盯着我,低声呢喃,满眼炽热。

我眼中噙着泪,又恰到好处的控制着不让泪流下。

「顾将军……阿蓝终于见到你了!便此生无憾了……」

他抱着我,久久不愿放手。

堂堂镇国大将军此时拥我入怀。

我透过他看向龙椅,萧睿面色铁青,皇后护甲断在掌心。

我假意想要从顾盛怀中挣脱出来,顾盛圈着我的胳膊却紧了紧。

「将军,我们回不去了……」我用了只有顾盛听到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但将求助的眼神送给了萧睿。

「微臣斗胆,向皇上请旨,将此舞姬赐给微臣!」顾盛抬起头,看向龙椅。

刹那间,萧睿手中的酒杯砸向了顾盛。

「荒唐,朕的美人岂容你染指!」

一抹鲜血自顾盛的额角留下,皇后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慌乱,随即又安定下来。

她看向了她的父亲,顾侯爷。

天子震怒,顾侯爷立刻躬身上前,拉住顾盛跪于地面「小儿唐突,望天子恕罪!」

顾盛不情愿的被顾侯拉过跪伏在地面,神情却未有丝毫的退让。

在僵持不下之际,皇后幽幽开了口「兄长在边关多年,不熟悉京城的礼数。还请皇上看在臣妾寿辰的份上,莫要与兄长置气。」

只是无人注意到,她那紧紧握拳的掌心,已被护甲刺破,渗出了血。

「既如此,顾将军便在这京城多停留些日子,边疆……先不回了吧!」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如此一来,镇国大将军怕是被削了兵权。

皇后紧咬着银牙不再言语,她的父亲顾候亦面色铁青。

君臣离心。

我成功了。

2

镇国大将军被削了兵权。

我心中暗笑。

澧封王朝的战神……黑面阎王……加在他身上的封号,不过是冒名顶替罢了。

真正的战神,是我的师父。

顾盛在我眼中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

当年,萧睿还是太子之时,众多文臣曾向先皇进谏「太子无能,毫无安邦治国之道!」

后来他们甚至多次奏请先皇,要求废黜太子,改立六皇子为储君。

六皇子聪明睿智,治国之才横溢,且心怀百姓,深受朝臣和百姓的爱戴。

那时,萧睿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

为了挽回,他不得不领兵亲往边境平叛,企图通过军功来稳固太子之位。

顾盛陪着萧睿一同上了战场。

他是顾家为了后位,安排在萧睿身边的傀儡。

当年人人只道,顾家竟然出了一个武将奇才,且那人只是个外室子。

在战场上,顾盛英勇善战,智勇双全,帮助太子萧睿独自闯入敌营,烧毁了敌军的粮草,斩杀了敌军的主帅,使得敌军不战而降。

他还惜才,众多武将皆受到过战神的恩惠。

有着顾盛再旁,萧睿得了所有武将的支持。

他的太子之位也因此稳固了许多。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所有的军功,皆是我师父所得。

萧睿蛊惑了师父对他的一片真心,利用师父的妖力为己所用「丹丹,你的身份特殊,对外便说是顾盛偷袭敌营可好。等我实权在握,顺利登基之后,定许你母仪天下!」

可怜师父活了上千年,也逃不过一个情字。

3

皇后的寿宴最终不欢而散。

但是萧睿未顾及皇后的难堪,出现在了我居住的雪兰殿。

当时我光着脚,在殿外翩翩起舞,身上散发着阵阵清香。

萧睿看着我的眼神,逐渐沉迷。

我并不意外。

九尾狐貌美,而我身上披着的,是从九尾狐一族颜霸那里借来的皮囊。

我还学会了九尾狐一族的媚术,又用了我独特的香,无人等抵挡住我的魅力。

即便是萧睿-如此憎恨妖物的他也不例外。

此刻他并不知晓,我也是妖。

九尾狐擅长媚术。

可我的师父却从不使用,她说「珈蓝,我要的是真爱,真爱不应该建立在媚术之上」。

只是她以为的真爱萧睿,自始至终对她不过是利用罢了。

当年萧睿利用师父的恋爱脑,许她凤冠霞帔,许她母仪天下。

可师父替挣得了军功,帮着他拿到兵权,甚至替萧睿铲除异己,助他顺利登基之后。

等来的不是曾经的许诺,而是狠厉的屠妖刀。

「人妖殊途。白丹丹,你不过是一只卑贱的狐狸精。」

「下贱如你,怎配得我九五之尊。」

师父被爱伤透,本想凄然退场。

却不想当时还是顾侯之女的皇后,早早找来了捉妖师拦下。

「殿下,若放此妖回归,日后难免再生事端。」

「臣女听闻,这九尾白狐,最宝贵的便是那九条尾巴。他们所有的妖力聚在此处。若以此物锻造软甲,可保刀枪不入。」

萧睿听信了她的鬼话,让我师父生生挨过了断九尾之痛。

只因她还说「这九尾需活着砍下,方可保存灵力。」

狐狸的断尾之痛堪比剜心之痛。

我的师父,挨了九次。

在她命悬一线之时,皇后又说「太子殿下,这九尾狐的皮毛臣女甚是喜欢,母亲即将过寿,臣女想讨来这皮毛为母亲做个披风作贺礼可好?」

我的师父白丹丹,堂堂一只九尾大妖,落得个剥皮抽骨,生断九尾的凄惨下场。

只因她是个恋爱脑。

4

萧睿欲火焚身,看着我的眼神失了焦。

随即屏退左右,将我打横抱起步入殿中。

他把我放在床上,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结束了。

我一脚将他蹬开,任他在地上翻滚了五周,最后如同死鱼打挺般不省人事。

夜色寒凉,地板配负心汉,再合适不过。

我将暖和的蚕丝被在身上裹了裹,一夜好梦。

第二日,萧睿将我从美人,直接晋为了蓝妃。

当他腰膝酸软四肢无力的出现在大殿上之后,我变成了三千佳丽的众矢之的。

人人只当萧睿是恣意过渡。

却丝毫不会联想到,他只是痹症入体。

想到复仇的第一步得偿所愿,我便心旷神怡,不自觉的面露笑意。

婢女涪陵细心的为我梳发,却被我的笑容惊艳到。

「娘娘,今日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恐怕她会为难一番呢!」

按照宫规,晋为妃位,我需向皇后娘娘请安。

我望着镜中的自己,肤白貌美,细腰长腿,倾国倾城。

为难便为难吧,多生些事端,好过我主动挑衅。

「娘娘,您真美!」

我看向铜镜中的自己。

这副皮囊,当真美的极致。

亏得九尾狐一族的颜霸肯借我一用。

想到那位谪仙般的九尾狐……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5

皇后的宫殿内,众妃嫔早已到齐。

才刚进门,低语声便停下,我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我步履从容地走向前,施施然行了个作揖礼。

「呦,蓝妃好大的架子,刚刚晋升为妃,对皇后娘娘不行叩拜之礼!」

一个尖细的嗓音响起,带着挑衅和不满。

「容妃姐姐错怪蓝儿了,是皇上体恤,心疼蓝儿今日行动不便……特意免了蓝儿的跪拜。昨夜……哎呦!蓝儿害羞!」

昨夜我加了三床被子,睡得暖和,一直睡到天亮。

后来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将地上面色紫黑的萧睿踢上了床。

那两脚用了二十成的力气,确实行动不便。

皇后的护甲断了一根,表面却不露声色。

但瞒不过我黄鼬谜一般的眼睛。

「不跪便罢了,蓝妃让我们这么多姐妹等你一人。你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抬眼看向说话的容妃。

她跟了萧睿十年,好在母家在萧睿登基之事上又从龙之功,由此才熬出个妃位,但至今无所出。

无子嗣是她的逆鳞。

我掩口含笑,故作天真的说「容姐姐,这不能怪蓝儿!实在是皇上不肯放我走!他要让蓝儿尽快为皇家开枝散叶!」

听了我的话,她原本泛白的脸庞顿时涨的通红。

我不仅在入宫的第一天就晋升为妃,同她平起平坐。

更是拿捏住了她的逆鳞,让她此刻怒不可遏。

「你个贱人!」

冲动的她,竟欲上前对我动手。

而此刻,皇后禁了声,未有阻止之意。

皇后如此,其他妃嫔自也不会多言。

容妃上前抬起手,便要删我一个耳光。

在快要碰到我时,我一个闪身躲开,她忽的重心不稳,头直直撞在了柱子上。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太监的声音突然响起,「皇上驾到!」

时间卡得刚刚好。

「皇上,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容妃恶人先告状,此刻捂着已经肿起的额头扑向了萧睿的怀中。

萧睿揽过她的身体,看到容妃那像南极仙翁的额头,皱了皱眉。

「皇上……」未等萧睿言语,我施施然转身,他们看到我后皆是一惊。

萧睿推开怀中的容妃,满眼心疼的朝我走来。

「蓝儿,何人敢将你伤的这般重!」

萧睿不由分说的拥我入怀,中了媚术的意乱情迷此刻也表现得很到位。

容妃看着我的神情,充满了杀意。

皇后亦是如此。

6

此时我的脸颊上印着醒目的掌印。

沾满红色胭脂的掌心被我藏在了袖中。

随后用了五成的力气拧住了自己的大腿。

顿时我的眼中生出了两汪清泉,努着嘴不让它流下来。

这破碎的乖巧感是萧睿最无法抵抗的。

萧睿震怒「蓝儿,是谁将你伤成这样!」

我委屈的看向容妃,声音颤抖「容妃不是故~意~的……」

黄鼬精珈蓝,顶天立地,从不说假话!

此刻容妃脸色惨白,她想要辩解,却被皇上的怒气所震慑。

「锦荣你这么大年纪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竟然出手伤她!你什么时候变成如此妒妇!」

容妃双肩颤抖,开口解释,却在张口的那一刻,嘴边的话语变成了一记响亮的~嗝。

随即众人掩住了口鼻,一股难以言喻的臭在屋内迅速散开。

就在刚刚,我在容妃的口中撒下了精华。

萧睿面色铁青,将那一嗝尽收鼻中,随后被熏晕了过去……

容妃吓得瘫在了地上,其他妃嫔也慌乱了起来。

看起来,像是天子被容妃的嗝熏死了。

皇后此刻也是惊慌不已,迅速来到了萧睿身旁,甚至忘记掩住口鼻。

她将萧睿的头扶起枕在她的腿上,声音中带了一丝慌乱「快宣太医!」

众人慌乱之际,无人注意到悄然上前的我,用衣袖拂过了萧睿的口鼻。

太医还没到,萧睿便醒了,他第一时间推开皇后,上前拉住我的袖子,汲取散发的清香。

皇后一个趔趄,被萧睿推倒在地……

「谢天谢地,皇上您终于醒了!」

容妃哭着从地上爬着滚到了萧睿身边。

只是未等她近身,已被萧睿一脚踹开,嘴里喊着「滚!」

容妃的脸上闪过一丝绝望。

但我并不同情于她。

在师父死后,她向萧睿讨了师父的足筋回去做成了鞭子。

在这场风波之后,容妃被罚了禁足。

不过月余,她便疯了。

传说她所居住的翠云殿闹鬼,每每宫人报道萧睿这边,他都十分不耐烦的说「怎么,想解了禁足再来害我!」

随后萧睿便置之不理。

我将这些尽收眼底,在半夜去容妃殿中的时候说与她听,「瞧,你的十年变成了笑话~」

翠云殿闹鬼是假,闹妖才真。

每每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我便化作真身,溜进翠云殿。

将侍奉的人迷晕之后,我又扮作长舌厉鬼在容妃面前飘荡两个时辰。

容妃不疯才怪。

7

自从萧睿吞掉那个下了精华的嗝之后,便愈发迷恋我身上的味道。

我得到了他的专宠。

而我每晚,依旧会一脚将他踹下床,看着他翻滚五周后挺在地面后,美美的入睡。

不过数日,萧睿的腰膝酸软愈加严重,精神也逐渐萎靡。

前朝大臣多有不满,不少人上书弹劾我是祸国妖姬。

我可担不起祸国妖姬的美名。

毕竟上一任祸国妖姬,是那位早已位列仙班九尾狐先祖。

而我,只是青丘的下等妖兽黄鼬精罢了。

一个修行百年还化不出人形,处于青丘一带鄙视链末端的黄鼬。

我妖术会的不多,又经常放气,其他妖兽都不喜欢我。

我一直独来独往,也从不奢求会有朋友。

直到白丹丹的出现,打破了我自以为是的坚强。

在一次我被雪狼族群殴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她全身没有妖气,散发着光芒,像是九重天上的神女下凡。

我知道,她就是传说中的九尾白狐,白丹丹。

我原以为她会像其他妖兽一样,只是过来看看热闹,随后便会无情离开。

可是她却替我赶走了狼群,并放出狠话「珈蓝是我的人,你们以后再敢欺负她,就是同我作对!」

狼族被她吓跑之后,她转过身看着我,笑容明媚。

随即捂住了鼻子。

那个动作,让我认定,她同其他妖兽,并无不同。

「珈蓝,以后你便跟着我吧,做我的徒弟可好?保证以后不会有妖敢欺负你。」

我傲娇的拒绝了。

活了几百年,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我只是最下等妖兽黄鼬,众妖唾弃的黄鼬……

就像九尾狐的美是天生的,他们对我的厌恶也是天生的。

一个人很好,我习惯了。

可是从那以后,我每日都能收到一串糖葫芦。

白丹丹捂着鼻子说要用这串糖葫芦,先同我交个朋友。

「珈蓝,青丘的妖兽要懂得礼尚往来。既然你无以为还,那做我徒弟可好?」

她狡黠的眨着眼睛,我有一瞬间的动容,随即又觉得心生如此念头的自己有些可笑,我不过是一只黄油罢了……

只是日子久了,被念叨烦了,我终于在一日,正式拜她为师。

那之后,我跟随了师父百年。

她教我媚术,教我控制气体。

让我成为了青丘史上唯一擅长气功的黄鼬。

而我心中欣喜,如此一来,我便有机会同师父一同飞升仙界!

可是在我化形渡劫之前,师父从人间游历归来之时,却同我说「珈蓝,我找到了真爱,准备放弃成仙。」

我并不理解师父,但是既然她不想飞升,那我便陪她在此。

师父将她的妖丹留下助我渡劫,并抚摸着我的头「日后你要乖乖的修炼,可别丢师父的脸哦。」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

有了她的妖丹,助我成了唯一得以化形的黄鼬精。

可没了妖丹的师父却死在了屠妖刀下,再也回不来了。

我为师父立了一个衣冠冢,买了一串糖葫芦放在她的坟头,「师父,珈蓝去为你报仇!」

8

祭天大典在即。

我祸国妖姬的骂名在民间流传开来。

百姓中传言妖姬恐让澧封遭遇天谴,但是天命凤女亦在澧封,因着祥瑞之气的护佑,得以国泰民安。

皇后就是那个天命凤女。

只是这些都是顾家派人散播开来的,为皇后造势。

对萧睿有利之事,他便也任由事态发展下去。

只是他未料到,事态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

百姓是最易被煽动的。

他对我的宠爱激起了民怨,反噬到了他的身上。

朝中不少大臣纷纷上奏「百姓皆传皇帝荒淫无道,宠溺妖妃,虽有凤女庇佑,但妖妃仍在,民心难安!」

面对着文武百官的觐见,萧睿忍住心绞痛,认同了文武百官要在祭天大典之上,拿我祭天平民怨。

即便被迷了心智,爱情在萧睿眼中,仍无法和皇权相提并论。

师父,你好傻。

9

龙潭是澧封的祭祀宝地。

文武百官皆在祭台之下跪伏。

萧睿执着皇后的手走上祭台。

而我,被绑在绞架之上,萧睿看向我的眼神有些于心不忍。

我回望过去,细细探索,他却将头别过去,不再看我。

而皇后满面笑意,她得意的看向我,从今以后,她便是万凰之王,永远不会有人会撼动她的位子!

只是在她袖中,紧紧的捏住一只香囊-那是她从我这里偷走的……

前些日子,我在御花园的荷花池畔,见到了后宫的三千怨妇。

她们称呼我为‘蓝妖姬’。

我未同她们置气,只不过伸展衣袖,在原地翩翩起舞。

身上散发的阵阵香气,吸引了无数只五彩缤纷的鸟儿飞来,围绕我翩翩起舞。

这一幕看呆了众人。

百鸟朝凤,此乃母仪天下之兆。

随后我从袖口中拿出一个香囊。

打开后,阵阵清香袭来,鸟儿为之雀跃。

当时皇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护甲亦断了两根。

同一天夜里,我所居住的雪蓝殿之中,所有人都中了迷香后沉沉睡去。

无人注意到,我的香囊不翼而飞。

10

皇后站在祭台之上,挑衅般看向我。

我坦然的看回去,嘴边荡起一抹讥笑。

许是没料到我的反应,皇后眼中闪现一丝慌乱。

随后她紧紧捏了捏袖中的香囊又镇定下来。

随后,飞鸟振翅的声音划破天际。

皇后脸上喜不自持。

直至看到远处空中,密密麻麻飘来的黑色鸟云。

数量之大令人咂舌。

众人皆为之惊呼!

连萧睿眼中,都不免惊艳之色。

随着声音越来越大,鸟云也越来越近……

逐渐看清后,众人傻眼。

百鸟朝凤,为何引来的竟然是——乌鸦?

小说《复仇者珈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复仇者珈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