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归来复仇意

>

归来复仇意

荣锦 著

小说推荐 归来复仇意 荣锦玉蕊

荣锦玉蕊是小说推荐《归来复仇意》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前世,我被太子利用给嫡姐下药,最后她被折磨致死。而我也没能得到他的承诺,迎娶我成为太子妃。只等来他将我当草芥般灭口,我们整个将军府都被灭门。再次睁眼,我回到了给嫡姐下毒当日。这次,我要把那曾经视我们为草芥的太子,捻死在手里。......

来源:qwwrkbd   主角: 荣锦玉蕊   更新: 2024-04-12 22: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归来复仇意》,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荣锦玉蕊,故事精彩剧情为:他不是在打招呼,而是提醒我给嫡姐下毒。我心中一惊,脑海中浮现出死前那幕。他只是朝侍卫挥挥手,“这李家二小姐,赏给你们了。”我怒吼,“荣锦,你怎么能出尔反尔,为了你,我给嫡姐下毒,我背叛整个李家,你许我太子妃之位的啊!”他啪地甩我一个耳光,“就凭你一个庶女,还想当太子妃?!痴人说梦!你还不知道吧?你嫡...

第二章

我抬眸与他坦然对视,“利于我们家族之事,父亲如今手握重兵,在各位皇子保持中立立场,但也成为众矢之的。

“父亲,身处风暴中心,中立就等于没有任何依靠……

我与他商议如今朝中局势,提出我的方案,他终于同意。

摄政王府,坐落在京城最繁华长街尽头。

我来还云骁的披风。

管家说他在与官员议事,让我稍等。

风起,竹影斑驳。

云骁一袭玄色锦纹,从长廊那头行来。

他长身玉立,穿梭在竹影婆娑间,浑身自带光芒。

“李二小姐,好久不见,南边正好来了新鲜河豚,留下尝尝?

7

河豚有毒,但处理好了,就味道鲜美。

如同我对他利用的心理。

我们并肩行于清风竹影中。

“李二小姐,脚上的伤,可好了?

没想到,他还记得。

“多谢云大人挂念,都好了。

酒过三巡,他面色微红,“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见你,半年多前,我曾在李将军军营里见过你,一袭红衣,手挽长弓,和将士们比赛射箭,箭箭正中红心,所有人都不及你。

我看准时机,拱手道“云大人,我父亲手握重兵于京郊,愿与大人联手。

他挑了挑眉,声音沁在夜风里。

“令尊在朝堂上,可是一直与我为敌的。

我笃定,“若我们联手,今后再也不会。

他举着杯子,目光落在身上,不知在想什么。

顿了良久,他才开口,“太子想请皇上赐婚你嫡姐,还买通了你们府上丫鬟,到时候散布你嫡姐夜会野男人,你嫡姐名声尽毁,他施以援手,求娶自然全不费工夫。

他是同意我们联手了,这个消息是给我们的见面礼。

我连忙起身,提裙快步往外走,“多谢。

“李二小姐,此事你能处理吗?

我头也没回,行走如风。

“云大人,正好借此机会看看,我有没有资格与你联手。

我回府就将此事和玉蕊父亲一起商议。

玉蕊慌了,哭得梨花带雨,“父亲,女儿万万不能嫁给太子,虽说他位及东宫,但他是什么样的人,父亲再清楚不过。

“他别院里养了无数小妾和男宠,在外强占民女,声名狼藉。

“何况,女儿已经有心上人了……

她将她和三皇子的来龙去脉,都说与父亲。

父亲焦头烂额,连连摇头,“玉蕊啊,你是我们李家嫡女,亲事怎么能自己做得了主的……

我提醒他们,“父亲,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得先人一步,太子若先行动,就来不及了!

8

“玉蕊,你去找三皇子将这一切都告诉他,让他在太子之前,先去求皇帝赐婚,一则可以考验他是否对你真心,二则我们也可以占到先机。

“父亲在府中抓内鬼,务必找出被太子收买的细作。外面的谣言,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交给我。

我们分头行动。

玉蕊去了三皇子府邸。

父亲将府中所有出入口紧闭,终于找到被太子收买的丫鬟,将她关了起来。

我去了郊外城隍庙,在乞丐窝里留下纸条,银两,和小故事册子。

纸条上书“帮忙分发到全城,事成之后,另奉上丰厚报偿。

这个小故事是,有个名叫一人之下的男人,和他的男女兄弟们的香艳日常。

一人之下,强抢民女,无人敢管。

府里养着无数姬妾和男宠,还在外流连花街柳巷,欺男霸女。

更劲爆的是,勾引侍卫。

一夜御一轮,连翻肉搏,不眠不休。

这篇小故事一时间从乞丐圈,火到酒楼茶肆,甚至震惊到贵妇朝臣圈。

一人之下这个名字,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故事的主角是谁。

太子震怒,下令严查。

查到乞丐窝时,所有乞丐早已跑光了。

朝臣们上朝时,都小声议论故事内容,偶然被皇帝听见。

皇帝了解了事情真相后,雷霆震怒,派人查证。

查到的太子私生活,比本子上更精彩更糜烂,老皇帝气得差点背过气。

正直的忠臣们纷纷上书,谴责太子罪行。

皇帝迫于压力,将他禁足东宫,遣散他府邸中所有姬妾。

三皇子赤华趁机求皇帝,赐婚李家嫡女。

皇帝征得父亲意见后,下旨赐婚。

圣旨送到我们府上,所有人都欢天喜地恭喜玉蕊。

玉蕊走到我身边,温声道“松萝,谢谢你,但就算是这样,皇上都没有剥夺他太子之位。

太子是皇帝和他最宠爱的妃子所出,这点事情还不足以扳倒他。

我轻笑,“恭喜姐姐。没关系,来日方长。

他还不能倒台,他还没登上高位。

对一个人最好的报复,是将他从云端,踹到淤泥里。

“松萝,你和从前很是不同了。

从前,我听从娘亲的话,她卑微认命,让我也走她走的路。

我的不甘与野心,都化成对玉蕊的嫉妒,越陷越深,迷失自我。

“人生嘛,总该有些不同。

9

次日,我提着酒去了摄政王府邸。

云骁在书房作画,我行礼后,他眉毛都未曾抬一下,面色阴沉。

“听说,你跟礼部侍郎家的傻子公子,走得很近。

“他只是自闭,不是傻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他似乎不满意画作,将毛笔啪地扔在书案上,背身而立。

“李二小姐,他配不上你。

我轻笑,“云大人,这话听着真新鲜,作为一个庶女,我听了太多我配不上。

他转身认真看着我,“我可以给你最尊贵。

是阳光太刺眼,是他说得太突然,我一时有些怔楞,没有反应过来。

“云大人,我……

他似乎知道我想说什么,打断道“最近皇上身体不好,或有退位的想法,现如今他只是关着太子,一旦他退位,继位的还是太子。

我问“你想坐那个位子吗?

他沉默了。

或许,没有人不想吧。

我继续说,“现在不是好时机,师出无名,等他继位,一个荒淫无道的皇帝,才能为天下正道。

不止是局势不利,我也还没有找到,云骁的致命弱点。

我不仅要利用他,还要拿捏住他,为我所用。

因为我想扶持上位的人,是三皇子赤华,嫡姐玉蕊就是皇后。

前世对她愧疚,我想给她最好的一切。

我回府和父亲玉蕊商议,让她赶紧和三皇子完婚。

若皇上退位,太子继位,恐怕会用强硬手段逼迫她。

很快,就到了玉蕊和三皇子赤华的大婚当日。

她一袭大红色喜服,衬得更加娇艳无双。

她当着全家人的面,把家中代表管家权的钥匙,放在我手中。

玉蕊掷地有声地说“大夫人身体不好,家中一直是我管家,今后我就把管家之责交给松萝,若有人看她是庶女,轻慢她,我定是饶不了。

没想到我在悄然维护她的同时,她也在维护我。

10

十里红妆,富丽堂皇。

满朝官员,就连皇上都来参加了他们的婚仪。

李将军家的嫡女,京城第一美人,嫁给温文尔雅三皇子,在京城中都传为一段佳话。

娘亲站在我身侧,艳羡地看着这恢弘排面。

“松萝,可惜你是庶女,娘亲是看不到你能有这般的婚仪场面了……

我淡淡笑了,并未接话。

这日,父亲上朝回来后,匆匆将我叫到书房。

“松萝,今日朝堂,皇上精神很是不好,宫中近日恐有变动。

来得这么快吗!

“父亲,皇上如今只是禁足太子,一旦有变化,太子继位,父亲只需按从前,中立立场即可。

“太子的个性,不会是个好君主,我们现在与摄政王联手,后面可以徐徐图之。

当夜,我提着几坛杏花楼最烈的酒,去了摄政王府。

进去之前,我先吞了解酒药丸。

云骁一身深蓝衣衫,腰间绑着云纹腰带,勾勒出宽肩窄腰的身材轮廓。

“李二小姐,管家的感觉如何?

我笑笑,“还好,想念你府中河豚滋味了,来找你喝酒。

夜凉如水,竹影婆娑。

我们在亭中对饮。

他从袖中递给我一支木簪,“这是西蜀送来的神木,我顺手多做了支。

他一个摄政王,不该不知道赠人发簪的含义吧?

那可是结发!

这也能顺手?

我惊讶地张了张嘴,耳边响起他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我可以给你最尊贵。

他对我,不会是我想的那种意思吧?

如何委婉拒绝?

我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惹他不高兴……

片刻的功夫,我的思绪已经百转千回。

他见我愣着没有动作,径直给我簪在发上。

“你那只银镯,我看着甚是喜欢,给我试试。

我皱眉,“这是最普通的,配不上云大人的身份。

他朝我摊开手心,我只得摘下递过去。

11

京中贵妇们都以金玉为贵重,这是有年我生病,治病的道爷给我的。

他皮肤白皙,骨节分明,戴什么都好看。

“我喜欢,留下了。

这不就成了,相互送礼物?

我上去就想抢,“不行。

他往后躲避,我扑了个空,压在他坚实胸膛。

两人鼻息相对,近在咫尺。

他眸中一片星光,倒映着我的身影。

我赶紧坐起来,“云大人想要什么样的镯子都不差,还给我罢。

他浅浅笑了,“金银玉石,我都有,但我唯独就喜欢你这个。

我不禁心中一颤。

他在说什么?

是我听到的意思?

是我醉了,还是他醉了?

我给他倒酒,他都一一喝了。

他原本酒量就不是很好,此刻已经醉得趴在桌上。

我悄然走进旁边的书房,快速巡视屋内布置。

历经两朝的摄政王,不可能没有做过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这就是我要寻找的把柄。

我想起有次来找他,他站在书架前拨弄着什么。

果然,我在书架上找到暗格,是一沓书信,看完以后我原封不动放了回去。

此时拿走这些书信,会打草惊蛇。

从摄政王府出来,已经深夜,外面街道空荡荡。

夜风一吹,酒意亦清醒了不少。

我摘下发簪,极简单的祥云图案,让人想起他常用的云纹。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12

很快就传来消息,皇帝退位,传位太子荣锦。

朝臣们渐渐发现这位新任帝王,沉迷酒色,荒废朝政,重用奸臣。

父亲每每上朝后回家,都长吁短叹,感叹朝堂乌烟瘴气。

我对父亲坦言了,我和摄政王的预谋。

父亲是忠臣,他更担心山河破碎,终于同意和我们一同谋划。

摄政王府,我们正在商议。

父亲的目光落在云骁手腕,然后瞥向我。

这只银镯跟随我多年,父亲一眼就能认出。

云骁看了看我发间的木簪,唇边溢出涟漪。

出去的马车内,父亲终于忍不住开口,“松萝,你跟摄政王之间……

我淡定解释,“父亲放心,我与他只是相互合作的关系,他说他喜欢便给了他,不过一个手镯而已。

父亲松了口气,“摄政王为人心思极为深沉,此次事情了结之后,你最好离他远远的。

“知道了,父亲。

我悄然取下木簪,紧紧攥在手心。

父亲借口练兵,驻扎到了军营内。

按照我们的指定地点,调兵遣将将整个皇城团团围住。

其实这些都只是以防万一。

现在的皇帝荣锦自从继位后,屡屡往后宫中收纳美人,兵力部署估计看都未曾看过。

云骁带着一队精兵,直冲皇帝寝殿。

荣锦还在吸食五石散的幻觉中,见云骁闯进来,还以为他是陪他寻欢作乐的。

“爱卿,来,跟我们一起跳舞,朕现在有如身处仙境,飘飘欲仙。

真是天欲要其亡,必让其狂。

荣锦登基才几个月,就被迫退位,被关进天牢。

朝堂之上,众位大臣都纷纷举荐摄政王继位。

我父亲和其他大臣站出来,举荐三皇子继位。

13

云骁瞬间就明白了,我从来就不是站在他这边的。

官员间争执不下。

散朝后,云骁直接冲到我们府上。

门口守卫连连阻挡,“摄政王,请等我们通报。

“摄政王,请等我们通报。

……

此时,我正在院中训斥欺凌霸道的嬷嬷们。

我挥手让守卫不用管了,“今日就散了,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仗势欺人,必不轻饶。

云骁抱着手臂缓缓走过来,唇边勾起凉薄笑意。

“李二小姐,好威风啊!不仅能御下,利用本王也是一把好手!

我将他带到书房,拿出几封信放在他面前。

“这是什么,想必云大人很是熟悉,联合敌国,互通贸易,交换军情,说好听点是为国为民,说得不好听是通敌叛国。

他嗤笑一声,自嘲般道“难怪你来找我喝酒,就是为了找这些!原本你是早已盘算好,利用完就将我踹掉?!

我淡定给他斟茶,“云大人,我们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合作讲究互利共赢,你依然是举国上下权势最大的摄政王。

“我当皇帝,可以封你为后。他的话,掷地有声。

我挑眉,“我想要的,是三皇子当皇帝,我嫡姐为后。

云骁仿佛听了莫大的笑话,哈哈笑了,“没想到你这样心思狠毒的女人,还会为他人着想,可你有没有想过,三皇子和三皇子妃,他们是否愿意?

这世上还有人不想当皇帝?

这时,院中传来争吵声。

我开窗看过去,三皇子赤华带着嫡姐玉蕊回来了,正在院中就和父亲争执。

大概意思是,父亲没有经过他们夫妻同意,就擅自推荐三皇子为帝。

三皇子刚被许了封地,在一处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的地方。

他们夫妻已经准备回封地,过逍遥自在的生活。

父亲气他们怒其不争,顾不得礼仪与他大吵。

玉蕊在旁轻声啜泣,说父亲不为她考虑,一旦入宫会和多少女人共享丈夫,会有多少腥风血雨……

云骁看我笑话,“李二小姐,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一幕吧?

14

我说“我们可以支持你当皇帝,条件是荣锦交给我处理,今后永葆李家和三皇子平安。

他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爽快就答应,“为何又不争了?

“玉蕊想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希望他以后不要后悔。

云骁得到满意答复,从书房大步出去,他路过院中,院中所有人瞬间鸦雀无声。

他们刚刚可是在就皇位争夺吵架,他岂不是都听见了?

云骁潇洒离开,“你们继续。

我从书房出去,“父亲,他们不想要,就算了吧,姐姐姐夫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让他们过什么样的生活。

父亲长叹一声,摇摇头走了。

摄政王获得全部大臣推荐,继任皇位。

他原本就是先帝兄弟,也是名正言顺。

新皇登基,举国欢庆。

深夜,我一身黑衣斗篷,去了天牢。

监狱长被新皇授意,任我处理荣锦,又被我收买,此时连忙迎上来。

“姑娘吩咐的,都准备好了。

我点点头,递给他一袋沉甸甸金子。

天牢内,曾经的太子,后来的皇帝荣锦,抬起浑浊的眼,良久仿佛才想起站在牢房前的我是谁。

“你是李家那贱婢庶女?就凭你,也想看朕的笑话?等朕出去以后,诛你九族!

“当初让你给你嫡姐下药,你原本答应的好好的,临时反悔,你有什么用?果然是贱婢生的!

……

我向监狱长挥挥手,他领命去了。

片刻后,他带回来几个壮硕死刑犯,这些人都满脸通红。

他们都被下了烈性情毒,曾经他对我和玉蕊用的手段,我原封不动还给他。

死刑犯们都被关进荣锦的牢房内,里面传来不可言喻的疯狂声音。

任凭荣锦怎么呼救,外面也没有丝毫动静。

监狱长谄媚地笑着问,“姑娘,到什么地步收手?

曾经他将玉蕊折磨而死,让侍卫们将我凌辱致死,那就让他同样下场。

我冷冷吐出两个字,“到死。

监狱长嘴角抽了抽,“姑娘,他毕竟是皇族,会不会……

“皇上没有吩咐清楚?还是大人没有听清命令?任由我处置!

“是是是,听姑娘的吩咐。

曾经他把我和嫡姐当成草芥,如今我也让他尝尝被当成草芥的滋味。

15

几日后,宋家上门提亲,问我对婚仪有何要求。

我说,尽快,一切从简就好。

宋久安满心满眼都是我,又给我做了我爱吃的桃花酥。

父亲不解地问,“松萝,你姐姐姐夫已经去了封地,新皇登基朝堂安定,对咱们家亦没有苛待,难得岁月安宁,怎么不多些时间,将婚仪办得盛大些呢?

我捏紧了手中的木簪,“父亲,避免日常梦多,还是尽快最好。

云骁对我的心意,我约莫是了解的。

趁着他现在刚登基,有众多事务要处理,对我还有怨愤,赶紧和宋家把亲事定下来。

宫中太监来宣旨的时候,我穿着喜服,正被扶着上花轿。

所有人跪了一地,但久久没等到太监开口。

宣旨太监满头大汗,眼神凌乱,“这,这这……哎呀呀,哎呀呀……李大人,李小姐,你们在这稍等片刻,都别动啊!咋家去去就回。

宣旨太监掉头就跑,慌乱中被门槛绊了一跤,扶了扶摔歪的帽子,赶紧回宫。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一串匆匆马蹄声响起。

新皇从马背上下来,喘着粗气站在我们面前。

“李大人家中喜事,怎么都没告诉朕,让朕也讨一杯喜酒喝?

父亲带着我们跪伏行礼,“圣上万安,不过是老臣家中庶女亲事,怎配告知圣听,不知皇上此次来是……

皇帝一把将我拽走,“我有话问你。

在众人惊诧目光中,我被他拉到房中。

这是他当皇帝以后,我们第一次见面。

他缓缓揭开我的红盖头。

四目相对,眼神复杂。

他面色阴沉,寒声道“李松萝,朕许你皇后之位,把这门婚事退了。

我行礼,“皇上,我与宋家公子两情相悦,民女一个庶女,配不上皇上,配不上皇后之位。

他咬紧了后槽牙,深深吸了口气。

“我半年前初次见你,就对你一见倾心,但我了解之后,才发现你只是庶女,确实配不上我,所以才未曾接近你。

“但上次被你所救,我从未有过被女子相救,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在乎你是不是庶女了。

他眼眶红红一步步逼近我,“李松萝,你利用我,对我耍手段,我都可以原谅你,你是庶女,我也不介意。

“可是为什么,你要宁愿嫁傻子,都不愿嫁给我?

我被他逼进角落,“皇上,你冷静一点。

他紧抓我的肩头,霸道地强吻下来,“我问你,你对我可曾有过片刻动心?

我咬了他的唇,他吃痛放开。

“皇上,我有心机算计,但从内心来说,我最厌这种生活,我向往纯真无邪,若是当了皇后,此生再无单纯。

他终于放开了我,眼神破碎,“李松萝,你对我是全是利用?有没有半点动心过?

我从袖中拿出他送的那只木簪。

“皇上,不是你不如宋久安,而是我选择以后过这样的生活,就像当初我姐姐姐夫选择回封地。

16

一年后,春日宴,我和宋久安携手同去。

他在阳光下放风筝,笑得甚是开心明朗。

“松萝,你看,我放得好高。

我远远看着他,“小心点,别摔了。

身边走来一个高大人影,明黄衣裳,长身玉立。

“如今的生活,你可开心?

我行礼,“皇上万安,民女的生活如何,皇上不是很清楚吗?

李宋两府,一直有他的眼线。

他伸出手,露出手腕上他抢去的我的银镯,“若我放下这一切,你可愿与我携手,去过你想要的生活?

我轻叹,“皇上,人生不能重来。

玉蕊和赤华,也从封地回娘家小住,还带着他们的小宝宝。

云骁遥遥望着,他们一家三口的恩爱身影。

“当初我曾说过,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希望他以后不要后悔,看来他真的没有后悔。

他渐行渐远,声音消散在风里,“而我,却后悔了……

小说《归来复仇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归来复仇意》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