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嫁侯爷后,将女她深藏功与名

>

嫁侯爷后,将女她深藏功与名

二舅爷 著

古代言情 楚洵 洛慈

高口碑小说《嫁侯爷后,将女她深藏功与名》是作者“二舅爷”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洛慈楚洵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陪着满门忠烈一起离去。后来想想,她还要报仇,不能死……于是,她找到了那个杀人如麻的人间恶魔,和他进行了交易。她:“我们明码标价,各有所需,侯爷想要什么?”他:“这江山甚美,可惜没有美人,本侯想要你今生今世陪在身边。”她本以为是卖身契,却没想到他竟然给了她一个名分,一纸婚书……后来,她被宠成了娇滴滴的大小姐,再也没有了将门之女的戾气,完全成了侯府夫人,直到那天,侯爷遇难,她——“我已没了至亲,不想再丧夫,吾乃麒麟之主,山河得令!伤侯爷者,杀!”...

来源:ffsjzddi   主角: 洛慈楚洵   更新: 2023-11-04 22: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洛慈楚洵是古代言情《嫁侯爷后,将女她深藏功与名》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二舅爷”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可你的丫鬟好像并不许你晒太阳”晏温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他猜测和她身上的毒有关,可是中了噬骨花的人自骨头缝向外冷痛,最是趋暖了,又怎么会不让她晒太阳。洛慈差点忘了,那天他都看到了。洛慈心想,与其让他胡乱猜测试探,到不如真假掺着说,于是解释道“有人用一味药暂时压制住了我体内噬骨花的毒,这一味药遇暖功效减...

第3章

其中一个黑衣人站在洛慈身前戒备的看着对面的男子,他一边对洛慈说“小主,你该走了。

“回京的车驾明日清晨就会入京,再不走你就赶不上了。

是了,洛慈得在车驾入京前把里面的替身换出来。

洛慈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抬手轻轻的拍了拍护在自己身前的侍卫,轻唤他的名字“青羽,示意他让开。

青羽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移开了,却依旧戒备的看着对面的人。

洛慈上前几步,抬头和那个妖孽般的男子对视,紫衣玉带,墨发金冠,腕间一串刻着花纹的奇楠手串,一颗颗漆黑的佛珠被一根醒目的红绳串联在一起,一黑一红诡异非常。

只一眼,洛慈就已经确定了来者的身份,大楚山陵侯——晏温。

民间说法,天下十分绝色,美人占九分,而这九分有六分在大楚,三分在岚国,大楚的六分里三分是洛慈,三分是山陵侯晏温。

据说这山陵侯晏温似神似魔,鬼魅非常,是楚皇的左膀右臂,三年前曾为楚皇平定楚夏战乱,为大楚换来了如今的安稳。

年仅二五就已经身居高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太子在他面前都得自降辈分,小心行事。

和晏温相貌的美名截然相反的是他在朝堂,战场之上对待敌人的杀伐果断不假辞色,好笑的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偏偏信佛,自入仕起便佛珠不离手。

传闻曾有别国使臣在太和殿内大放厥词,取笑山陵侯一生杀孽无数,哪怕戴了佛珠也不会得神佛庇佑,下一秒太和殿的空气里充满了猩甜的气息,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时,使臣的黏腻的血液就已经溅到了周围人的身上。

而晏温却一脸平静的用手帕擦拭着金灿灿的发簪上的血,没有人看到那凄寒的发簪是怎样划破使臣的喉咙的。

晏温将发簪重新插入金冠,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漫不经心的将沾了血的手帕扔入大殿的灯笼内。嗤笑道“我从来不需要神佛庇佑,我向来自渡

他似乎对神佛充满了不屑,可偏偏又佛珠不离手,虔诚的参拜每一座神佛,让人猜不透他到底信不信神佛。

而此刻,晏温就这样毫不避讳的站在屋顶,墨发在夜风里张扬,深紫色的衣袂也猎猎作响,内窄外阔的丹凤眼里闪着意犹未尽的兴味。

他在把今夜发生的一切当戏看,不同于洛慈淡白的唇色,晏温薄唇泛着血色的红润,此刻正微微勾起,丝毫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尴尬和窘迫。

萍水相逢一场,只要没有利益冲突,洛慈不会傻到直接点破彼此的身份,而且山陵侯半夜三更跑到这护国寺也不可能是临时起意随便逛逛,各有各的目的,擦肩而过也只当未曾谋面。

平静的对视,无视晏温眼睛里的探究,洛慈拱手行礼“阁下请便

说完只当他不存在,转身离开,一袭狐裘,手炉暖手,以滔天火光为背景,给了晏温强烈的视觉冲击。

把视线从洛慈的背影上移开,看着大火中面目全非的佛像,晏温嘴角上扬,颇有兴致的问“你说,洛家没了,八十一座金身佛像也没了,大楚还能像以前那样无坚不摧吗?

茫茫夜色里,除了他明明看不见别人了,可在晏温话音刚落,一个鬼魅般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晏温身旁,言简意赅“将如主子所料,大厦将倾,山雨欲来。

睡梦中的人终于被大火剧烈的响声吵醒,呼喊声此起彼伏,晏温瞟了一眼往这边赶的人影,无声的笑了笑,下一秒消失不见。

而寺庙的一角,一个身穿月白金线绣纹袈裟,眉间一颗朱砂痣的佛子在一片吵闹声中依旧不动如山的敲击着木鱼,身为佛子却冷眼旁观着八十一座佛像灰飞烟灭,让人唏嘘不已。

回京的官道上,两匹毛色漆黑乌亮的千里良驹架着带着专属标识挂着御赐金玲的马车缓缓前行,那马车由黑楠木制成,雕梁画栋,巧夺天工。马车内软榻书桌,茶具地毯一应俱全。

晏温坐在车内,慢悠悠的往天青色的茶杯里倒茶,掀开帘子,看着护国寺冲天的火光,那双水光茫茫的杏眼再次浮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今夜原本是前往护国寺取一件东西,没想到看了这么一出好戏。

薄唇轻启,玩味着“洛慈……好歹留了一个后,只是洛家……可惜了

有洛家这样的臣子,是国家之幸,可惜大楚皇室目光短浅,配不上洛家的牺牲。

晏温对面坐着一个穿着粉色衣袍的年轻男子,骚包亮眼,桃花眼快速转溜几圈,察觉到自己被无视后手指敲了敲晏温面前的桌面,吊儿郎当道“晏二!你想什么呢?

若是细听,会发现他喊的“晏字读音有些奇怪。

晏温迅速回神,丹凤眼里含着笑意,摇摇头“没什么

粉衣男子不依不饶“取个东西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晏温红润的薄唇勾了勾,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看了出戏

粉衣男子好奇的追问“什么戏

晏温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敷衍道“忘了

粉衣男子面上表情僵硬了片刻,自知打不过,压下心的熊熊烈火,依旧上杆子热脸贴人冷屁股“一点都不记得了?

晏温眼睑微微下垂,抬手撑着一侧太阳穴,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似乎在努力回忆“对了!唱戏的人,生的极其漂亮

粉衣男子…………

另一边,一袭白衣一匹黑马,黑夜里洛慈打马而来,双腿狠狠的夹了一下马腹,马鞭挥动间划破长空凌厉作响,在嘶鸣声中黑色的汗血宝马飞驰在小道上,清秋明月和那几个黑衣人紧随其后。

他们必须赶在天明前追上回京的车架,一旦入了京有太多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清晨,洛家回京的车架抵达城门口。马车内清秋明月把一根白玉发簪插入洛慈刚刚梳好的发髻上,洛慈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额间一根守孝的白色抹额,嘴唇苍白没有血色,一看就是重病之人。

拿起桌上的口脂,用纤细的食指轻轻点蘸,压在薄唇上一抹,苍白被血色掩盖,像正常唇色一般,整个人显得明亮有气色,洛慈身中剧毒这件事,除了身边亲信再无人知晓。

她不希望她以一副病殃殃的模样出现在世人面前,洛家子女不该是这种样子。而且她知道京城有太多人等着落井下石,看她的笑话,一旦踏进这道城门她代表的是整个洛家。

明月提起桌上的茶壶将刚刚泡好的茶倒入茶盏内,一手扶着杯身一手托着杯底将杯盏放到洛慈身前“小姐,您喝水

看着杯中微微荡漾的水,一双杏眼眸光一闪,洛慈头也不抬的吩咐道“清秋,把药给我

清秋满脸震惊,抗拒的劝说“小姐,还没有到服药的时候……

“我知道,只是接下来我有一场硬仗要打,服了药……我才能有备无患洛慈安抚的看着清秋,眼眸里温柔如水。

“可是此药伤身……清秋继续劝说,

却被洛慈柔声打断“听话。充满柔光的眼睛里是不容拒绝的威严。

清秋没有再阻拦,转身沉默的取出药,她知道事关重大,如果她站在洛慈的立场,她也会做一样的选择。

对于他们这些活着的人而言,复仇早已经成为了他们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更别说小姐又是怎样的一种心境。

有些时候她真的恨不得替小姐受这噬骨花的折磨!

面无表情的把药丸吞下,洛慈平静的看着镜中一袭白衣的自己,守孝结束按理来说她不用在再穿白色了,她今日穿这身白衣不为别的,只为提醒都城内上至皇天贵胄下至平民百姓,他们现在的安稳富足是怎么来的。

楚皇越想淡默洛家的功绩,淡默洛家在百姓心中的地位,洛慈就越要提醒他,激发百姓对洛家的感激之情,只有这样当楚皇的罪孽被公之于众时,无论自己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洛家都不会背负骂名,楚皇才会永无翻身之地!

洛慈端起茶盏轻抿一口,冲淡了唇齿间的苦涩。

小说《嫁侯爷后,将女她深藏功与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嫁侯爷后,将女她深藏功与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