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利马综合症 著

潘秋娣 现代言情

小说《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潘秋娣潘秋娣,文章原创作者为“利马综合症”,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非重生、不反转、无救赎、无CP)潘秋娣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人在将死之际,一生所经历的事都会如走马灯一般闪过。为什么自己在这一刻却还想着不要被人发现,就这样烂在地里变成肥料也是好的。她跑不动了,被谁抓走也好,再打骂欺凌也好,已经无所谓了,她没有力气再去挣脱这命运附加于她的珍贵牢笼……被叫去警察局认领尸体的是和潘秋娣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位同班同学。明明打电话报失踪的人是她的父母,来人却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长相俊秀的男生耳边带着助听器,是非常夸张那种,比他的耳朵大了整整一圈。和他身上精致笔挺的礼服截然不同。听警官讲话时微微歪着头,神色悲怆。他颤抖着手掀开盖在她身上的白布,踉跄一步,眼中闪过不知名的情绪。那是一个孩子的玩具坏在别人手里的愤怒,也是孩子失去玩具的无助……他不敢相信明明半个月之前的潘秋娣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终于可以逃脱,如今却灰败着一张脸躺在这里。“潘秋娣,游戏还没结束,谁会允许你自主喊停……”新闻速报:“X省与T国交界处发现一家三口尸体,疑似在翻越边界线时遭到枪击”...

来源:fqxs   主角: 潘秋娣潘秋娣   更新: 2023-11-04 20: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主角潘秋娣潘秋娣,是小说写手“利马综合症”所写。精彩内容:一些奇怪的想法在潘秋娣的心里种下了。这一夜潘秋娣睡得格外香甜。翌日“秋小姐”管家阿姨正在对潘秋娣说着在这个家的一些注意事项。至于为什么叫她秋小姐,还是因为潘秋娣心里的那一点点的虚荣之心...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第7章 欢迎来到希望中学(1)在线免费阅读

从潘秋娣角度看过去姨妈当真是村里难得一见的美人。

江敏的确好颜色,符合老一辈天庭饱满地正方圆的说法,又有着符合当下流行趋势的美感一双眼睛暗含秋水,即便是偶尔流露出的那一丝不耐烦的神情也娇憨异常。鼻梁高挺,鼻头圆润,没有被规整的牙齿都能为她增添一丝风情。

想来姨妈能走出那吃人的魔窟,这张脸也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吧。

一些奇怪的想法在潘秋娣的心里种下了。

这一夜潘秋娣睡得格外香甜。

翌日

“秋小姐管家阿姨正在对潘秋娣说着在这个家的一些注意事项。

至于为什么叫她秋小姐,还是因为潘秋娣心里的那一点点的虚荣之心。

潘秋娣在一旁仔细的听着管家阿姨的话,并且时不时的做着一些记录。

“院子里的那些花草是不用你去处理的,会有专门的花艺人员,他们半个月左右来一次,这些花都很娇嫩,随意触碰都会枯萎的。

你需要负责的就是从大门一直到二层的所有平面上肉眼可见的。

每天用清水擦洗,一天两次,早上要在雇主起床前,下午要在雇主上班后。切记轻手轻脚不能撞坏人家的东西,都十分贵重。不过你是这家的人,应该不会叫你赔偿的,但还是要小心为上。

潘秋娣点头,管家阿姨又说道:“这里的所有地毯一共十二个大张六个小张和四个羊毛绒的。一周清洗一次,羊毛绒的最是娇贵不能用蛮力不能用刷子,储物间里放着清洗的机器,过几天要洗的时候会叫你在旁边观摩一下的。

夫人交代过了,平常你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做家务只是锻炼身体而已。

…………

看着时钟转到十二点的样子,管家阿姨终于将所有的注意事项都说了一遍。

但索幸真正需要潘秋娣做的并不多,比起她在家里干的那些农活实在是少太多了。

简单的吃了午饭以后,丁敏提出带潘秋娣出去逛一逛。

丁敏原本想着随意为这丫头买两身衣服,别带着乡下进了那学校平白给她丢人。只是看着那张与自己有着两分相似的长相充满期待又笑意吟吟看着自己。

丁敏心里也有点不忍,可是她毕竟没有生过孩子,也对这样年纪的心情有些讨厌。

她只是冷冷的看了潘秋娣一眼,心里有些觉得潘秋娣不值得被同情。

两人的购物之旅就在这突如其来的诡异气氛中降到了冰点。

潘秋娣也恢复了之前小心翼翼的模样,那股子可怜劲儿一出来,丁敏才觉得对味。

她将潘秋娣从那个吃人的地方逃出来,可不是为了让她过上好日子的。

她只是想在自己的老公面前搏一个好名声,加上这个家里最好拿捏的人也就是备受欺辱的潘秋娣。

不过潘秋娣心里依然是感激,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高楼大厦。

商场的电梯可以看见楼外的景色,可以看见高楼林立,可以看见车水马龙,可以看见人来人往。

这是那个没有人情味的小村庄不能带给潘秋娣的。

潘秋娣站在一家服装店门口,局促不安。

店员上下打量她的神情活像是透过皮囊看见了她的血肉骨头。

她不敢在店里面光明正大的闲逛,只能往那些特价区走。

红边黄底特价标签让潘秋娣感觉到舒适,这才是她的舒适区。

可,即便是这里面的东西她依然买不起。

刚才丁敏接到一个电话先走了,给了潘秋娣两百块钱让她自己去买东西。

这样一家大型的购物场所,就算是打一折的东西,潘秋娣也买不起。

就这样,潘秋娣又窘迫了起来。

她红着脸,局促的站在一旁,终于她吸引到了一位导购。

那个导购将她看成偷东西的小偷了,因为一个在商场里一直闲逛什么东西都不买的人真的非常可疑。

况且,这个女孩已经在特价区站了半个小时了,人来人往的,她竟然丝毫不受影响的站在那。

导购面前的潘秋娣,穿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风裙子,手里紧紧攥着粉红色的什么纸张类的东西,不过已经被汗湿。

脚上的鞋子也明显的比她的尺码大一些,三四厘米左右的高跟显得面前的女孩不伦不类。

这样的人,很难不惹人怀疑。

不过这位导购也是个很有善心的,她并不想冤枉一个好人。

“嗯……小妹妹?你?

但潘秋娣被这位好心的导购员吓了一跳,长时间窘迫的心理让她无所适从,导购的一句话也让她神经紧张,吓得她拔腿就想跑。

此时又有人很大声的叫喊“哪个挨千刀杂碎,连老人的钱都偷

导购自然误以为是潘秋娣,没给她逃跑的机会,一把抓住她。

潘秋娣眼见被误会,就想挣脱,可惜导购没给她机会,那位大妈也是个急性子,没等人解释就冲过来左右开弓给了潘秋娣两巴掌。

“小贱蹄子,看你穿的这风骚的样子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边说一边就将潘秋娣攥在手里了快半个小时,已经被汗湿的两百块夺走,还不忘接着辱骂“贱皮子,年纪不大手脚却不干净,你碰过的钱,我都不想要了。

潘秋娣眼看着小姨给自己的钱就要被这个满嘴脏话的大妈抢走,也不知触动了她哪根神经,她猛地挣脱开,直直跪在了地上,对着那大妈就磕头,一边磕一边声泪俱下“大妈把钱还给我吧,别抢钱!!!爸爸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她这样癫狂的举动,让特价区一层一层围满了人。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大妈,现在也像个鹌鹑一样,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不知道从人群中哪个角落里传出一声“查监控啊

是啊,都二十一世纪了,这样的大型商超里早就普及监控了。

刚才那位导购也仿佛如梦初醒,开始用对讲机喊人,几个人疏散人群,那导购搀着已经脱力的潘秋娣去监控室。

经过一番排查,还好那里不是什么监控死角,大妈的钱只是被人流挤掉了。

但这个大妈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导购询问潘秋娣要不要报警。

潘秋娣看向站在她对面的大妈,大约是因为刚才那过分的举动,大妈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看潘秋娣的眼神也有一丝愧疚。

潘秋娣不敢报警,她怕小姨会因为这样麻烦的事而讨厌她,或者说,她习惯了,只是被别人欺辱而已。

“没关系的,这位….阿姨….也是着急。

导购也觉得今天倒霉,特价区是她这个月第一次过来站班就遇到这样的事,奖金一定被扣光了,还遇到这样疯狂的两个女士,真是流年不利。

潘秋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商场的,等她反应过来以后,才想起刚才那个大妈没有把钱还给她。自己身上连坐公车的钱都没有,本来要买的衣服也没买成。

现在只能凭着印象走回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两条腿和心理都被冷风吹的一样麻木,潘秋娣终于看见了别墅的影子。

因为她这像鬼一样的状态,她在向别人问路时,没有一个人敢搭理她,她就这样凭着感觉回到了这栋房子。

这里也不是她的家,好像她一出生就已经没有了家。

丁敏见她这么晚回来,不由得蹙起好看的眉毛。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买的东西呢?

潘秋娣想解释,但千言万语都堵在了喉咙,最后只是憋红了眼眶。

丁敏见她那要死不活的样子更生气,都有些后悔为什么给她接出来了。

丁敏摇了摇头,让她回去休息了。

一整夜潘秋娣都没睡着,和昨晚那样香甜的梦乡不同,潘秋娣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像走马灯似的想起在村里的日子。

路边对她汪汪大叫的狗,在班里对她动手动脚的男同学,在家中对她喊打喊骂的父母,甚至是那两头养了好几年都没出栏的母猪都在脑海里不断被闪现。

一夜无眠,五点的闹钟响起,才让她回过神来。

对了,在家她是没有闹钟的,因为村里的公鸡醒得最早。

在床上发了会呆才猛地想起今天已经是星期一,是要去上课的。

换好衣服的潘秋娣站在镜子面前,也显得很邋遢。

不合体裁剪看得出购买者是否用心,打不上只能像红领巾一样系在胸口的领带看得出衣服主人的修养。

拿起书包才知道边缘已经有磨损,肩带的一长一短无不昭示着潘秋娣并不属于这个繁华的世界。

她就像地里老掉的红薯秧子,没有人食用,只能等待时间让它腐烂成为下一轮农作物的养分,不然便只能喂猪,却总也喂不胖。

皱眉看着潘秋娣大概是丁敏这三天来做的最多的动作,她买校服的时候是按照这个年纪的孩子制作的,可是长期干农活的潘秋娣比这个年纪的孩子更结实。

衣服穿在她身上鼓胀的都要爆炸,白色的连裤袜也不知道从哪里蹭上的黑灰,一切都显得不伦不类。

不过丁敏无暇顾及她,她早晨还有例会要开,当然她并不想多放心思在这位并不讨喜的侄女身上。

潘秋娣也没能吃上早饭,因为她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再麻烦别人,也感受到了她自己的格格不入。

积累了超过24小时的疲累让她在公交车上扛不住睡了过去。

果不其然,她迟到了。

当她背着书包在教学楼里狂奔的时候,被老师拦住,将她带去办公室训斥了很久。

等到她被班主任领着进班时,班里的孩子已经上了三四节课了。

“都安静下,班里来了新同学……你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潘秋娣的班主任是一位已经在这所学校里教了快十年书的女士。

她看上去优雅大方,和善可亲,说话的声调也十分温和。

可潘秋娣是最会让人失望的了。

站在讲台上半天,她支支吾吾的愣是一个字也没憋出来。

台下已经传来了嘻嘻索索的笑声,出于礼貌班主任轻咳一下以示安静。

但这位教了许多年书的李女士又如何不能知道这个孩子的窘迫,可是她却不能插手干预。

班上做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将来的国之栋梁,他们背后的家族也许只是搓搓手指都能将自己捏碎。

如果面前这个同学不能让其余人感受到舒服,也许她也不会逃开玩具的命运。

“我叫潘秋娣……

她的声音细若蚊蝇,台下所有人哄堂大笑,那笑声尖锐到刺耳,让潘秋娣心中升起退却之意。

但她又哪里来的退路呢?

“笑什么?!一道清冽的男声,让班里瞬间鸦雀无声。

是那天那位,带她进学校的帅哥,潘秋娣感激的目光投过去。

只是那个男生,只是被吵的很烦,肃静了班级之后又低下了头不知在写些什么。

不过这也足够让潘秋娣感激涕零了,解救她于危难的天神。

“你坐我这吧对着潘秋娣招手的是个扎着斜马尾的女生,她笑起来甜甜的,两个酒窝在双颊上若隐若现,很是可爱。

她的另一边坐着位和她长得差不多的女孩,两位很明显的双胞胎。

潘秋娣坐在了那里,只是她没看见那对双胞胎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的装扮。

“我是颜娜娜,这边这位是我妹妹叫颜妮妮。你叫什么呀?刚才太吵了我都没听见?

潘秋娣从嘴角处扯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对颜娜娜说道:“我叫潘秋娣

“你多大啦?

“17

“十七岁?!颜娜娜听见这个数字仿佛很吃惊,拼命摇晃她的前桌迫使对方回头。

“颜娜娜,你干什么回头的姑娘头上别着一个浅绿色的发箍,皮肤白皙五官清丽很是漂亮。

“林秋雅,咱们的新同学可是和你一字之差哟,而且她都十七岁了

这个被叫林秋雅的女生白了颜娜娜一眼,回过头去任凭颜娜娜怎么撒娇打滚撒泼拉扯都不回头,也不搭理她了。

“嘿嘿,潘秋娣同学别介意,咱们秋雅同学就是这样的,高冷的校花,咱们这些凡夫俗子只配仰望人家

潘秋娣也跟着一块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但愿她的校园生活也能像现在这样轻松愉快吧。

潘秋娣没看到四周投来的那些玩味的眼神,以及自己身后那个趴着的男生默默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又趴下去睡着的过程。

小说《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