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震惊!嫡母重生成儿媳

>

震惊!嫡母重生成儿媳

沧海镜 著

古代言情 娇蓉蓉 谢卿白

以娇蓉蓉谢卿白为主角的古代言情《震惊!嫡母重生成儿媳》,是由网文大神“沧海镜”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前世她是养在谢府里那个等待与谢家家主成婚的尚书左丞之女,在三个月前就已经被谢家长子谢凌风灌入的一杯毒酒赐死。重生而来她变成了那个寄住在谢府里,令人厌恶的二房姨娘的远房亲戚身上,还跟谢府儿子纠缠不清。这都什么啊,她一个有名无实的嫡母重生成了勾引儿子的小姐!呸呸呸,这都什么恶心的开局。看着步步紧逼的儿子们,她该何去何从……...

来源:yylrsj   主角: 娇蓉蓉谢卿白   更新: 2023-11-04 19: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震惊!嫡母重生成儿媳》是由作者“沧海镜”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茶盏溅出一滴茶水来,旁边剥着核桃的丫鬟连忙抬手擦拭干净,同样是大气不敢出。卢蓉依旧垂着头,看不清神情,衣袖遮挡下,她的手却握紧了衣摆,弄出好些褶皱出来。“罢了,你且起来吧,地上凉。”崔老夫人瞥了眼她的衣摆,淡淡开口,似乎不甚在意的模样...

第18章

人物设定精心构思,《震惊!嫡母重生成儿媳》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和鲜明的特点,为观众带来了无尽的惊喜。这本小说目前已连载到最新章节,总字数达到26.4万字,绝对是古代言情、穿越、读者不能错过的佳作!

书友评论

太爱丰将了,他怎么可以死????
太好看了吧,真的看不够,好喜欢丰将啊,太完美咯!!!!当男主好不好啊,
真的好好看啊,每天都在期待新的一章,绝了!好想发点福利多看几章啊!!!!

这啥剧情,求爆更,心痒痒的!!!

啊啊啊啊啊!终于发现了吗?精彩

章节推荐

第69章 公爷

作品阅读

只几天功夫,卢蓉便与秋雀搞好了关系。

卢蓉待秋雀极好,崔老夫人赏的缎子首饰,也都是送了她一半使的。

秋雀见卢蓉待自己真心实意,那点子嫉意也都收了去,反而常在崔老夫人面前为卢蓉说好话。

卢蓉也装得乖巧模样,她很清楚,若要日后真正许个好人家,得罪了在洛城中有极大人脉关系的崔老夫人,可不是好事儿。

于是她一方面讨崔老夫人喜欢,一方面又时不时透露点儿自己害怕公爷,不想入公爷院子的心思。

大约又过了三四日,二房的人还没回来,卢家的庶女卢鸢却先进府了。

这日,天不见日,万里有云,天气有些阴沉,裹挟着些许湿漉漉的气息。

府里下人忙进忙出,过路者皆行色匆匆,除了与各自忙着手头上的事以外,无人有空交谈。他们在府门外布置着东西,红灯笼、红绸缎,张灯结彩的,就连门口石狮子也被擦得锃亮!

秋雀因从外面回来,瞧见府门口那一副隆重的样子,顿时来了气,冷哼着进了屋来,脚步挺重“不过一个送来给公爷伺候的庶女,既是妾侍,居然还敢从正门进,外头的门房婆子是做什么吃的!我定要去老夫人跟前告上一告!

卢蓉对这些事儿不怎么感兴趣,也不想总听到自己这边的人在抱怨,免得府上的人还以为是她心生妒意,便好脾气道“谢府太大,想来是偏门太远不好走。

她语气中已然带着些许劝告,希望秋雀不要再议论此事,偏偏秋雀根本听不出这个意思“不好走也得从偏门进!她既是妾,又怎可走正门。

卢蓉心中无奈叹气“毕竟她是卢家送来的人,卢家家大业大,总是不同的……

不说还好,也不知她的话语是哪儿戳中了秋雀,令她怒气更甚,又忘了自己的身份“原不过一个庶女!又算得了什么,既不是主母,又有什么好嚣张的?

说到这里,秋雀已经怒气上头,全然不管不顾起来,于是立刻兴冲冲出去禀报老夫人,留下卢蓉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

窗外有淡淡花香飘进来,外头行色匆匆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也传入了院中。

卢蓉怔怔看了片刻……当真这样热闹?

想了想,她喊来桃琴,让桃琴出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没一会儿,桃琴便回来了,如实禀报道“是卢鸢姑娘已经到了大门口,卢身边有大公子一同陪着来的。

卢蓉的眼眸微微暗淡些,原来是兄长一同来了。

难怪让从正门入了,卢大公子作陪,旁人也不敢欺辱,还必须要给些重视,才能叫两家关系保持住。

一旁的桃琴又有些困惑道“不过卢鸢姑娘坐的不是轿子,是马车。

“马车?卢蓉一怔,“不是说门口装点起来了吗?难道不是为了迎接她入门的?

“门外是装点起来了,但我瞧见琴姨娘也在,二房许多人在门外等着。桃琴语气中带着些对外头热闹的好奇。

她似乎还想再继续瞧瞧。

卢蓉瞬间回过神来是昀湘公主和二房老爷谢高释要回来了!

大门处的装饰也不是为了卢鸢,而是为了昀湘公主!

二房的人若真在近日回来,那谢府内的局势又要改变了!

卢蓉赶紧起身,提起裙摆就往外头走去“我去门外瞧瞧。

桃琴在前方带路,她跟着桃琴匆匆到了府门外。

此时府门口的灯笼都换了样式,鲜红很多,地面连同那石狮子皆被清洗干净,甚至那些过路人和孩童被驱赶着不让靠近此处,唯恐将这些布置给弄乱。

石阶上,许多府里的人都出来迎接,还有不少外头的官员,也都来了谢府门外。

他们分站四处,每个人身边都有下人丫鬟随同。这样一来,人上加人,看上去门口确实聚集了不少人,众人偶尔低声交谈,很是热闹模样。

卢家的马车已经停在了正门外,有一名小厮牵着马车去了后门,卢令植和卢鸢已穿过人群,进了府里。

卢鸢到处张望,那双眼眸如漫天星辰一般亮晶晶的,任谁看了都觉得她天真烂漫!

“这样热闹,兄长,是有什么喜事吗?卢鸢四处看着,又伸手轻轻拉住兄长的衣袖,低声询问。

今日是她入门的日子,但表面上又算是真的迎妾,所以瞧见门口这样多的人来迎接她,心中不免有些期盼会不会是公爷为她安排的……

卢令植看了眼身后周围的其他人,低声回应“应该是昀湘公主要回府了。

卢鸢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她疑惑道“昀湘公主?是那个前段时间被……

她只说了一半,便立刻住了嘴,怯怯地看向兄长,被他眼神警告了下。

好在谢府所有人都在迎接公主和谢高释,几乎没有人关注到他们,自然也无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卢鸢重新放下心来。

卢令植带着卢鸢在门内等了许久,才有个婆子过来迎接“是卢大公子和卢鸢姑娘吧?我是周管事派来迎接二位的,请跟我来吧。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与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卢鸢进门只有一个婆子相迎,反倒显得冷清了。

卢令植没有说话。

好在,卢鸢似乎并不在意这种事情,脸上依旧笑得甜甜的,并未生气“多谢嬷嬷,辛苦您啦。

她正要跟着婆子去,却远远瞧见卢蓉过来,立即兴奋跑去,倏然牵住她的手,甜甜开口“姐姐,我们又见面啦!今日我入府来,姐姐是来看我的吗?

她看上去很是高兴,像一只小糯米团子似的黏糊在卢蓉这边。

卢蓉原本只是看个热闹,没想到卢鸢不仅出现得突然,而且还这般自来熟。她视线看向了站在卢鸢身边的卢令植,唇角轻轻扯动,转瞬即逝。

卢令植没注意到她神情的变化,冲她微微颔首行礼“娇姑娘,许久不见。

卢蓉点点头,也行了个礼。

婆子见是娇蓉蓉,有些看好戏,语气里带着些许冷嘲热讽,道“等会儿卢鸢姑娘去的院子,从前就是娇姑娘住的,娇姑娘更熟悉些,不如娇姑娘陪着一同去?

卢蓉眼睛微微眯起来。

卢鸢却满脸惊喜,摇晃着卢蓉的手“真的吗?那是我和姐姐一同住吗?

婆子撇撇嘴“娇姑娘如今住在崔老夫人处。

卢鸢疑惑,但没多问,只可惜地叹了口气“这样啊,那日后姐姐若要回来住,就尽管来找阿鸢吧!

卢蓉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样子,脸上仿佛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她视线再次看向卢令植这位亲哥哥,尽管已经重生成了娇蓉蓉,但前世亲人的血脉依旧留存在心底。

卢令植再次注意到她的视线,心头有些说不出的异样,但说不清也摸不着。

他轻声咳嗽一下“娇姑娘愿意陪同小妹走走吗?

“好。卢蓉想了想,没有拒绝。

几人穿过竹影斑驳的竹林,穿过花草伸出头来的小道,很快便来到了绣绮院。

与之前卢蓉住时不同,绣绮院已经很快被布置好了,两侧垂挂着崭新的红灯笼,匾额都被清洗得一尘不染。

乍一下看,就像是一处从未有人住过的新院子。

门外地面还种上了新的海棠树,郁郁葱葱,此时还在海棠花盛开的好时候,花娇艳欲滴、惹人垂爱。

“好漂亮。卢鸢原地转了个圈,到处看看,一副十分喜欢的样子。

她身后带来了两个丫鬟,丫鬟们也跟着高兴应和“公爷真是贴心,知道姑娘喜欢海棠花,这花衬着姑娘真好看。

卢鸢羞涩一笑。

有风从树上吹拂而来,海棠花纷纷而起,撩起了卢令植的衣袂和发丝。或是有感而发,他不自觉喃喃念道“繁于桃李盛于梅,寒食旬前社后开。

“大哥这首诗作的真好。卢鸢立刻赞扬道。

这是诗人齐已写的诗,可不是卢令植作的。

但卢蓉只一笑,并未说什么。

卢令植似乎习惯了卢鸢的有意追捧,只垂了下眸,嘴角抿起一抹淡笑,笑意未达眼底。

卢鸢见卢令植没有回答,又亲昵过去揽住卢令植的手臂“兄长总说我就像海棠花一样,需得无风无雨地养,否则就长不大了。

卢蓉侧目看向卢令植,说道“卢家自是桃李满院,不必担心养不好妹妹。

卢令植一怔,他回望过去,撞入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是淡淡的浅灰色眸瞳,映着斑驳树影,仿佛如湖面泛起的盈盈涟漪。

这一刻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

卢鸢似乎没有听明白,只看了卢蓉两眼,隐隐察觉出一丝不对,但也想不明白。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便转移了话题,装作兴致高涨似的,带着丫鬟进了屋去,想要好好瞧瞧“兄长,我进去看看。

“好。卢令植回道,看着她背影远去。

院落中一时安静下来,只有卢蓉和卢令植两人。

立在院中的两人就这样静静对视,明明是如此近距离的看她,卢令植却反而无法辩清眼前这人的模样“娇姑娘也喜欢齐已的诗?

“半月暄和留艳态,两时风雨免伤摧。卢蓉说出了后半句。

她知道,齐已是兄长最喜欢的诗人。

卢令植微微眯起眼睛“卢家未有桃李满院,满朝文武都是陛下的学子。

“是吗?卢蓉的眼神很轻很浅地扫了他一眼,“夫春树桃李,夏得阴其下,秋得食其实;春树蒺藜,夏不可采其叶,秋得其刺焉。希望卢公子能得偿所愿,别种错了树,结错了果。

卢令植看向卢蓉的眼睛更加深意,仿佛像是自己隐藏在心底的另一个真实的想法,在这瞬间被人看穿一样。

这个娇姑娘,可不像是谢府人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无能的花瓶。

小说《震惊!嫡母重生成儿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震惊!嫡母重生成儿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